扫码订阅

首先我要介绍的是一位哈萨克族军人,是我父亲的朋友,我们是在一次新年聚会上认识的。当时我记得是我和我父亲一起开车去接他,他给我的第一个印象,就是一个字“壮”。1米8几的身高,整整要比我宽上3-4圈。我父亲开的警车他真是“钻”进来的。等他上车后,车体明显的向他坐的方向倾斜,我估计他至少也有250斤以上。上了酒桌后也不怎么说话,就是喝酒,少数民族的酒量真的不是吹,白的红的啤的混着来还不醉。

等他喝的差不多高兴了,话就说的多了起来,那时侯我才知道他是退伍军人,所以就主动找他聊聊。他发现我对这方面挺感兴趣,而且对武器装备也比较了解,就给我讲了好多他的经历,都挺有意思的。

他最早是在新疆军区空9军(这个部队去年已经裁撤了没有保密的意义了吧)服役,飞的是歼6,据他讲2002年后新疆军区仍有少量的歼6在役(汗......估计是全军最后一批,谁让我们那国土防空压力小呢),后来96年的时候(大家注意这个时间)海航从空军部队招人就把他调过去了飞歼7。在海航服役了几年后就准备转业到地方,结果被某集团军特种部队给招去了(估计是看上了他的身体素质)。在那支特种部队里的表现也不错,全军某次大比武的时候他还拿过54式手枪站姿50速射第二。2004年的时候因为年龄原因就转业到地方,安排了个副局长的位置,成天也不干正事就是到处找酒喝,家庭也散伙了,但是只要有酒他就高兴。

说真的他的保密意识真的很强,关于他在特种部队里服役的具体事情他决不开口,问他驻地,他也是回答的含糊其辞,所以我也推断不出来他是在哪个军的特种部队服役的。倒是关于他在空军和海航当飞行员时候的事情给我讲的比较多,包括飞过的飞机型号啊还有比较具体的一些飞行动作都有介绍。我问他中国飞行员的飞行时间是不是少的过分,他给我说开始在空军的时候确实飞的时间比较少,后来到海航了因为战备任务比较重所以才稍微多一点,至于目前空军和海航的情况就不知道有没有提高。我们飞行员虽然飞行时间比较少,那是由于军费确实比较紧张飞一个架次起落就是白花花的银子扔进去了,但是基本功那都是没的话说。进入空军作战部队是很困难的事,而当空勤更是要经过非常严格的选拔,平时不能飞的时候谁也不可能闲着,各种训练科目是非常繁多的。我问过他是当飞行员累还是当特种兵累,他笑笑说真的都差不多。他告诉我他能当特种兵,很多身体素质方面的基础都是当飞行员的时候积累下来的。

他看我对武器装备挺感兴趣的,偷偷的告诉我了个秘密,说中国准备搞垂直起降战斗机,我说不信,中国要那个没用啊,他还信誓坦坦的给我说这绝对是机密技术是外国的主要是为了给航母准备的!呵呵,我后来估计可能军方以前搞过垂直起降的论证,可能确实也去俄罗斯了解过雅克38/141的性能,最终可能主要是因为对性能还不是太满意放弃了。当然了这都是没有经过证实的推测,但是从这也能说明我们对航母的准备是早就开始了的,而且决心也是有的。

最后分别的时候他说要跟我交个朋友以后有机会再一起聊聊,跟我握了一下手,给我捏的生疼!大家绝对想象不到他手上的老茧有多厚,他看我痛苦的表情很不好意思,给我说都是在部队劈砖头练的。再后来也就没有再聚的机会了,真是遗憾。

另外我要介绍的一位,不能称作真正意义上的特种兵,因为他服役的时候是侦察兵,但是那个年代我们的部队里还没有特种兵这一概念,所以他也算的上是那个时期的特种兵吧。

这位军哥可不简单,参加过两山轮战。轮战结束后提干混了几年就转业到我父亲的单位。由于我父亲是他的直接领导,所以我们走的比较近,对他的情况了解的也比较详细。

军哥18岁的时候就当兵了,在新疆军区8师侦察连服役。20岁出头就当上了班长,86年后去南边参战。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最美好的青春在南大门站岗放哨。每次说这话时候的豪劲,真让人羡慕。军哥也是爱酒的人,成天就找酒桌子为这个我父亲没少说他可是总是改不了,一喝酒了媳妇都能不要了,呵呵。他也胖,比我也能宽个2圈吧,但是肌肉还是很吓人的。一次我们一起吃完饭步行回家,一路上就吹当侦察兵的时候怎样怎样,给我老爹听的不高兴了,就说天天都是听你说,看你那肚子大的,立正都快看不到鞋了哪象个侦察兵。话没说完就看军哥一个上步两下就站在了路旁的一堵高墙上。虽然说我小时候也是淘气淘的惯了,上房揭瓦的事没少干,但是象这样标准的身手还真是没见过,根本没的比......

军哥18岁当兵,什么都还不懂,新兵下连的时候来了两个军官看他身体还不错,给他两捶,看看他没多大反应就给拉回侦察连了。到了侦察连军哥才知道什么叫苦,以前以为当几年兵混个日子到头就回家工作,根本没想到当了侦察兵,象军哥这样的城市兵哪受过那样的苦。但是城市兵有个好处,就是头脑灵活受连长班长喜欢,什么动作领悟的也比较快,再加上军哥本身的身体素质也不比其他农村兵差,所以当并第二年就提了班长。就在刚当上班长的时候,军委下令全军各侦察部队轮流去两山轮战。军令如山倒,还没有轮着上战场,就先要在训练场上把决心表现出来,那时候的人也单纯。军哥给我说,他们连的训练量比实战还要大很多,就在他的班就练死过两个兵。不是出什么差错,就是人实在太疲劳了到了身体承受的底线。50米冲刺跑到一半就突然栽在地上再也就没有起来。突击训练了几个月就拉到云南了。其实军哥参战的时候已经到86年后了,整个战线上也没有多少枪响了。侦察连的任务就是晚上出去埋伏抓几个“舌头”回来(为什么把俘虏叫舌头我一直没搞明白)。军哥给我说小越鬼子抓起来很容易,一个班出去能搞定他一两个。不用枪就用匕首或刺刀,从后面摸上去脖子一卡匕首一逼上就拿下了。他们班在整个参战时期就牺牲过一个人。一次出去设伏,一个新兵由于立功心切在直接就扑上去给小鬼子拿下了,结果身后还有一个小鬼子根本就没观察到,就牺牲了。军哥告诉我当时全班人眼睛都红了,什么俘虏政策根本就没记起来,一个班上去给两个小鬼子直接就突突了。

有一次我们跟着他去他原来的部队参观,就是8师,新疆军区的第一主力师(不算泄密吧)。现在8师的参谋长就是军哥参军时捶他的那两个军官之一,他在侦察连时的老连长。甲种师就是不一样,师部大院绝对足够气派。主车道两旁的灯箱上都是黑框的照片,都是8师在两山轮战还有在国内反叛战场上牺牲的烈士,我数了数,在两山牺牲的烈士有10来个,所以从这来看前一阵有人在这发关于两山轮战时期各部队的伤亡数字我认为是瞎编的产物。

关于他参战的故事还有很多,现在由于我个人原因我们聚的少了,以后还有机会,我一定多套点东西出来和大家分享。

比较这两个特种兵,我得出以下三点他们是非常相同的:第一是胖,而且是巨胖,我分析原因可能是当特种兵或者侦察兵的时候训练量大,一下停下来了,身体就会发福,应该是有医学根据的吧。第二就是能喝酒,酒=命而且酒>>媳妇。第三,就是他们身上总是不经意之间流露出来的豪气!这种豪气通过他们的语言,通过他们总是不变的军人站立行姿势,通过他们手上粗后的老茧体现出来,真的,认识他们,我觉得是很自豪的事情,往大了说,也为我们国家有这样的军人而高兴。

想起一句话 百万雄师无弱兵。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