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关于川军及其抗战史,有很多网友已发过多次了,我也不想再重复。四川素有“天府之国”美誉,山川秀丽,物产丰富,文化底蕴深厚,是古代各朝代粮饷赋税的重要地区,自古就有“扬益二州”的说法,是古丝绸之路的起点,广汉三星堆,成都金莎遗址出土的文化内涵丝毫不逊色于中原。

也正因为这点,四川也就成了各王朝的必争之地,这里经常发生战争,有些民族和村落有时神秘消失,象宜宾的“悬棺之谜”;由于人口锐减,也吸引不少外来移民:川北的主要有陕西,甘肃,江苏;川东主要有湖南,湖北,两广;川南和川西坝子主要有江西,两广;这些移民和本土汉及藏羌彝等文化的交融,形成的独特巴蜀文明。这里的人灵性,勤劳,彪悍;我说的彪悍不是指体格而是指骨子里的气质:远古周秦汉能一统华夏,用的兵员主要就是四川的,比较遗憾的是当年刘备虽有诸葛亮和庞统贤相,却没能实现这个心愿。

在元,明,清和民国,四川都是抵御外民族或政权时间最久最惨烈的;当年曾征服亚欧大陆,不可一世的元大帝蒙哥就是战死在四川合川的钓鱼台城下;当年的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可是兵败安顺场,也充分体会到川军的厉害;四川人的刚烈性格引发“保路运动”而最终导致辛亥革命,推翻了封建帝制;在民国初期,这里的护法护国战争打的不可开交,大将军喻培伦,朱德,刘帅,可都是当时的风云人物;虽然是旧军阀,他们也有爱国的民族之心,20年代川东军阀杨森在万县就下令炮击英舰,比解放军陶勇的壮举还早了20年,如杨是我党人物,教科书早就把他列为民族英雄了;在二三十年代,川军大小军阀内战10多年,尤其是二刘叔侄之争,闹的民不聊生,实为不齿,给人就是“双枪兵”的印象;进入抗战时期,川军的义举彻底改变了国人的印象,尤其难得的是几百万川军从没有出现投降和变节的,没出过一个汉奸,哪怕全部战死殉城,而我党培养的最杰出的抗日女英雄--赵一曼就是四川宜宾人,也为川人争辉了,这些都是川军身上最可贵的民族气节,全国是没有地方可比的;在解放战争尾声,川军刘,邓,潘,田四上将在彭县通电起义,以区区几万人顽强切断胡宗南集团几十万大军向西康方向退却的企图,为新中国建立作出贡献;抗美援朝时期,对印,对越,不的不承认川军出的战斗英雄是最多的:黄继光,邱少云,胡修道,柴云振等,牺牲也最大。

以上都是些肤浅的流水帐,下面想重点聊聊民国时期四川军阀及其部队的战斗力:

以前,四川旧军人给人是“草鞋草帽,步枪烟枪”的印象就认为川军弱不经风,没有战斗力,这是绝对误解,川军大小军阀几十个,光授上将军衔的就有:熊克武,刘湘,刘文辉,邓锡候,潘文华,田颂尧,杨森,王陵基,王瓒绪,孙震,唐式遵,李家钰,王铭章等;其中,熊督军当年被孙中山邀请出任广州军政府副大元帅,熊还看不上眼而未去,刘湘可是一级陆军上将。在民国地方军阀史里,川军的资历和规模是仅次于冯玉祥的西北军而高于李白的新桂系以及阎老西的晋绥军。

四川军阀,大小几十位混战了几十年,能说没有战斗力吗?你弱了马上就有人来吞并你。以前军阀混战主要是围绕刘文辉和刘湘叔侄之争,也包括和川东杨森的战争,其他的就是墙头草,两边倒,成都省府经常是轮流坐庄;后来中央政府为平衡势力,还专门把四川的三州,攀枝花和雅安,西藏的部分地区划出成立西康省给刘文辉,而这里的地盘就是当年红军长征的主要区域。二刘之争以刘湘获胜,刘文辉损失10万人马,元气大伤,就退出成都留守西康了。抗战爆发,二刘言和,商议两人中一人出川抗日,一人留守四川,就是防止两人同时被蒋吃掉。蒋一直窥视四川,也是借抗战迁都和暗算了川军龙头老大刘湘才实际控制了四川的,我印象蒋亲自兼任省主席的,这种中央主席兼地方省主席一职,恐怕也是仅此一例吧,可见蒋对四川军阀的忌讳和势力的重视。后来,局势得到绝对控制后,蒋才把省主席一职交给他的心腹,结拜弟兄同样也是川人的张群。

我个人认为,川军没有桂系的名气大,主要是由于军阀内部混战没有形成统一的军政集权,加上连年征战,武器落后,各军阀队伍里痞子和袍哥成分偏多,形象差,影响了外省人对川军的看法,这也是不争的事实。但,要否定川军的战斗力可就大错特错了,以30年代黔,滇,川军阀和红军对垒和比较来分析:

民国时期,西南的地方军常被人讥笑为“双枪兵”,训练装备之差、战斗意志之弱,一直为中央军所不齿:最典型的就是王家烈的黔军,乌江让红军一渡再渡,遵义一占再占,赤水河居然让红军四过,如入无人之境。红军那时也是元气大伤,不象后来宣传的那么神勇。在贵州,红军是想狠咬尾追的中央军一口,来来回回一直苦于找不着中央军的破绽,只好反复拿黔军来练刀,黔军被打得一佛出窍二佛升天满地找牙。但打黔军捞不着油水,缴来那些“赤水造”破枪红军根本看不上,通常架堆柴火烧了。

有着讲武堂和护国起义传统的滇军主力是红军的一块心病,辗转赤水佯攻贵阳,毛大帅就想调动滇军这只虎离开云南的大山。滇军果然听调,云贵两省来回狂奔,虽然拖得疲惫不堪,却始终跟着红军不弃不离,应该说双方都无心正面过招,滇军的战斗力也就无从考证。龙云既怕红军占了自己的地盘,更怕被委员长顺手灭了,一面命令各渡口烧了渡船,一面抽调保安团驰援省城。中央军总指挥薛岳飞来昆明,冷眼看着保安团把高射炮架上了省府五华山,一点没觉得坐困危城的龙主席在搞笑。红军一过金沙江,我们这位龙主席如释重负,赶忙上表中央“自请处分”,这厢又毙了派去封江的少将参军孟智仁,假戏真做,意外得到蒋公的褒奖令。

川军倒是真跟红军硬干过,先是土城,后是会理,再是百仗关,川军在死守自己那一亩三分地时,战斗力不可小视,硬是让红军啃崩了牙也没有得到便宜:

(1)土城战役:是遵义会议毛大帅重新掌权,亲自指挥的一场血战和败仗。对手是刘湘部川军潘郭二旅,尤其是郭勋琪旅悍是顽强,连朱老总也亲临一线,最后把陈赓的干部团也用上了,结果是红军惨败,不得不撤出战斗,土城战役是红一方面军至湘江战役以来遭受的最大的一次重创,人数由3万多锐减到不足2万。此战,郭勋祺晋升中将师长。

(2)会理战役:红一方面军打会理原本是为了筹粮,没想到川军刘文辉部刘元瑭旅跑是死,不是被红军打死就是被军法处死,不跑死守也是死,如果红军不以强攻对死守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于是收拢部队,一把火烧光了城墙外房子。一面大肆宣传围城的是“打家劫舍、共产共妻”的红脑壳,一面残忍杀害了被红军放回的几十个俘虏,谁讲红军好话就杀谁。于是乎,红军一攻城,全城百姓不分老幼敲盆打锣、呐喊助威,那同仇敌忾的场面想来煞是壮观。仗着高大的老城墙,刘元瑭战法原始但有效:红军一爬城,城头上煮沸的开水、稀饭就往下泼;红军一打洞就灌水,使炸药作用大打折扣,战斗中城墙两次被红军炸坍,刘元瑭满脸是血提着指挥刀总在最危急的地方督战、堵缺口,以千余人枪死扛彭德怀勇猛的红三军团,打得有声有色。

红军打会理城是想筹集军饷,会理城地处较大的“坝子”,地理上远不如通安和狮子山重要,不是北上所必争,刘元瑭龟缩进城里,并不影响红军大队休整、通过。红军辗转万里缺少攻城重武器,大概一路来也没见过那么“齐心”的老百姓,无心恋战,打了三天啃不动即撤围北去。其间中央还在城外开了著名的“会理会议”。

会理保卫战,川军悍将刘元瑭一战成名,蒋公派飞机战场空投嘉奖令,火线官拜国军中将。刘元瑭知恩图报,屁颠颠跟着中央军尾追红军一直到丹巴。

(3)百仗关战役:张国涛仗着红四8万人马,另立中央,拒绝北上战略,想率部南下打到“成都吃大米”,在雅安的名山百仗关主动与川军决战,这时的川军是两头受气(红军和中央军),可红军捣成都无疑是要川军的老命,于是川军空前团结,战斗力也是大大提高。张国涛不懂军事,没想到仗越打越大,成了名副其实的消耗战,而川军已经增加到2,30万人,还有中央军背后督战,红四只好硬着头皮死扛,红四的主要首长全部亲临前线,面对极大的伤亡,最后极好面子的张老大也不得不下令退出战役,被迫北上。此战以后,红四由8万锐减到4万,是红军至湘江战役以后第二大损失。川军也是元气大伤,正所谓蒋的“一石击二鸟”策略的成功运用。

红军一,四方面军在与川军对垒中,经过土城,会理,百仗关战役后,部队大量减员,深感川军的战斗力,而川军也是元气大伤,双方都尽量避战。而贺胡子的红二,就根本不敢和川军对阵,远远绕道滇西和西康,他那一万多人马有一半是为避战在过草地而活活饿死的。

最后声明:1)这不是地域贴,没有贬低他人他省的意思。2)这里的川军包括重庆。3)部分资料借用老茶空间,在此表示感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