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尽管近年意甲顶级薪水的球员数量有所减少,但总体收入仍居高不下,这些超出常人的富有阶层是怎么消费的呢?他们的钱都花在哪里了?

显然,他们的现实不需要考虑,他们以及他们的家人尤其是女友或妻子,可以活得非常逍遥。如《米兰体育报》所说,“进超市可以不看任何打折推销单,买最新款的手机,做D&G的最忠实顾客,在保时捷上兜风,带着鼓鼓的钱包在迪斯科厅点几瓶价值250欧元一瓶的DomPerignon香槟……”

但未来必须要考虑,因为总有一天,他们会挂靴,不再能挣那么多钱,而且这一天或许不久就会来临,退役的日子在生命中占的比重更多。“退役之后,我还想过我现在过的生活。如果一种生活你维持了15年,怎么能瞬间说改就改?所以,我要在足球之外再经营自己的东西”,这也是科科的意思。卡拉泽是米兰贾尼诺餐厅的股东之一,这家餐厅正是加利亚尼和德罗巴曾经碰面的地方,而科科在意大利好多城市都有自己的服装店。

先讨论球员小的花销,一个意甲球员对自己的钱包有多看重?随身钱包有多鼓?阿斯科利中场球员佩奇亚很可能是球员联合会下任主席(接替坎帕纳),作为球员的他比较普通,1997/1998赛季在尤文得了冠军,上赛季在博洛尼亚,他在意甲综合指数很高,人缘很好,所以是《米兰体育报》本次调查的一个重点。

佩奇亚说:“我的钱包里不多过300欧元。我通常刷卡,不带多少现金。”世界杯夺冠功臣格罗索转到了大俱乐部国米,收入增加,他是从丙级不断打上来的,收入增长显著,生活本该改善很多,“但实际上,我的习惯都没改,只是允许自己多买几件物品而已。逛超市,我仍然从来不看优惠单,看中什么马上买,把手推车塞得满满的,总是我妻子杰西卡(数学专业学士)在提醒我。高额消费都在电器上面,电视、电脑、摄像机等。”谢甫琴科就曾在米兰商业街买了一台液晶数码电视、一台DVD、4张碟,竟然花了5万欧元。

科科表示:“我身上从来不带现金,钱包都用不着。我只在要跟朋友出去吃饭时才揣上钱。我不是一年换一辆车的人,也不喜欢在酒吧泡。我的钱都花在旅游上,比如在纽约10天,光为住宿就花了2.3万欧元。我喜欢旅游和装修这方面的奢侈。”

最猛的是卡拉泽,“我的钱包里通常要有1000到1500欧元。”在得知佐夫因为1000欧元被人抢劫后,卡拉泽又说:“是,应该带少点钱,可我喜欢享受生活,我中意本特利车,我都有三辆了……我什么都不缺,而且密切关注意大利时尚,时刻准备把它们引入我在东欧的商业活动。”

最后佩奇亚总结陈词,有点像老大哥,“在更衣室里,我通常告诫年轻人,不要浪费,多为家人考虑。我的钱几乎都花在书店,给我的孩子买书,很奇怪吧?事实就是如此。”

小的花销自己决定,如果买房、车等大型购入和商业投资,球员会寻求帮助。很自然,大部分人的第一资助对象是自己的亲人,也有球员把这些事交给律师、经纪人或某些专门单位。小莫吉的GEA公司从前就有大范围控制球员的倾向,后因爆出丑闻案解体,如今的Pentagon经纪人组织负责给自己名下的400多球员客户找赞助、签订合同等,他们的任务之一就是帮助球员找房产和理想的车,然后管理那些房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