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90年我在坦克部队当坦克车长。有一次我们搞“坦克驾驶训练”,全连出动了3台教练车,我车断后。我车驾驶员上等兵常春生同志,外号“长虫青”,后来由于当时有个介绍治疗“拉稀”药的电视广告,其中有句广告词是“蛔虫、钩虫、蛲虫,两片一吃就灵”,全连广大官兵立马联想到了我们也有一条虫叫“长虫青”,从此,驾驶员上等兵常春生同志的新外号产生了,叫“两片儿”。刚开始叫他“两片儿”,他本人比较抵触,似乎更喜欢“长虫青”,当然,后来习惯就好了,以至于全连点名喊他大名时,战友们都有些不太适应。

话说,由我指挥由“两片儿”同志驾驶的我“勾洞拐”(907号)坦克车,在轰鸣的马达声中来到丰集村,丰集村是个不大不小的村子,是我们通往驾驶训练场的必经之路。因为坦克行进中尘土飞扬,所以我们平时都是关上仓门。当然,如果发现路旁有大姑娘、小媳妇趸足观看时,我们还是能够克服困难比较乐意打开仓门,自豪的露出半个身子来的,呵…..。这天,向以往一样,我很神气的在该探出身子的时机和地点,心照不宣的和我车其他坦克乘员摆出了自认为能够体现我军光辉形象的“POSE”,目光眺望着远方,余光扫视着左右,指挥着…….“全车注意,驾驶员稳速前进….”

突然,一个意外的情况发生了,可能是由于受到前两辆坦克车的惊吓,不知从什么地方飞奔出一只肥胖的老母鸡,只见老母鸡扇动着翅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头钻入我“勾洞拐”履带之下,转眼变成了一堆红白黄外带鸡毛飞舞的肉泥。我赶紧下命令“停车”。刚才还觉得可爱的大姑娘、小媳妇们都愤怒的围了过来,唧唧喳喳的全部站到了车前,这时有一位抱着流着粉条鼻涕光屁股小孩儿的大嫂,代表广大人民群众发言了,阐述了一番“阿凡提”式的鸡生蛋蛋生鸡的道理,要求我肇事车辆赔偿老母鸡和它主人的劳务费、青春损失费、误工费等共计30元人民币。想到赔偿事儿小影响军民关系事儿大,我赶紧下车进行深入细致的政治思想工作,小之以礼动之以情的宣讲军民雨水情,我甚至提出用我的崭新的坦克工作服做赔偿,但被拒绝了。人民群众的代表,那位抱着流着粉条鼻涕光屁股小孩儿的大嫂坚贞不屈的强烈要求按价赔偿,说实话,我们四个大兵一个月的津贴加起来也不过四十来块钱,心疼呀!另外,外出训练都穿着工作服,也没带钱。我们的旅歌里有句歌词“勇往直前的坦克兵,势如破竹的坦克车”,这时也无法勇往直前了,看来,阻拦人民装甲兵不需要什么反坦克壕、反坦克地雷,有只老母鸡外加坚贞不屈的大姑娘、小媳妇们就足够了。

本来我想训斥我们的肇事司机“两片儿”,可看到目光呆滞,头冒虚汗的“两片儿”同志时,我不忍心了,想想,也不怨“两片儿”,都怪那只不知死活的舍生取义的老母鸡,对了,这个村叫丰集,难怪冒出只疯鸡。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我车炮长山东籍的“大葱”耐不住寂寞,把坦克炮塔向左摇了“N”个密位,这时,一个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大嫂代表人民群众发话了“他们要掉头跑,不能让他们走了”。原来,群众们以为坦克炮塔调个头就是往回开。机会来了,我赶紧假装很随意的钻回坦克里,用车内通话器命令“大葱”继续转炮塔,炮管指向正后方,固定好。同时,命令张着大嘴出虚汗的“两片儿”发动车辆,这两位聪明的家伙马上明白了本指挥官的意图。群众们看到坦克发动了,炮口也冲后了,在大嫂的带领下全部蜂拥到“勾洞拐”的屁股后面,前方的障碍扫除了,机不可失失不在来呀,我也不用什么军事术语了,异常果断的命令“两片儿”------“跑呀!”。我英雄的“勾洞拐”号坦克车终于突出重围绝尘而去,胜利的奔赴训练场。

[后记]后来,想到老区人民生活还很贫困,以我为首的我们哥四个还是凑了30块给老乡送了过去,别忘了我们可是人民子弟兵呀。当兵18年了,如今也成了管着几百号兵的头儿,也时刻教育着他们------为人民服务是我军的宗旨。好了,有机会再给铁血的战友们汇报。敬礼!少校陆军。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