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非常的有意思,在网上看到一篇“爷爷眼中的日本鬼子”的文章,我突然想起岳父整好在家,把网上的内容告诉他,看看他对日本鬼子的看法。

岳父今年81岁,老家在河北省乐亭县姜各庄,他的童年和少年,都是在那个地方渡过的,后来参加革命。

他小的时候,也正是日本侵略中国的时期,他对那段颠沛流离的生活还是记忆犹新的。他们家 的条件在当时还是不错的,是属温饱型的小地主那个级别,上学是他童年最重要的大事。

在日本鬼子到他们庄时,就是挨门逐户的登记造册,大人出门必须得带身份证,不带,抓住就按“八路”算,白天就在规定的范围内活动,整的每天都是人心慌慌的。开始他们还能上课,但在后来的殖民化教科书,要求他们学日语和唱日本歌曲,有的老师反对,日本鬼子就把老师抓到县里关起来了,由于老师不够,我们这课就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上,再到后来这课就没人上了,我们小孩就天天在家玩。

由于“八路军”和“武工队”的总来打小鬼子,特别是那“武工队”的队员真是非常利害,他们白天背个土篮子捡大粪,和老百姓一样,晚上腰别两颗手榴弹,拎着大刀就去摸炮楼子,把小鬼子打的晚上从来不敢出来。真是和一前演的电影一摸一样。老家那是平原地区,又临大海,面积很大。小鬼子为便于管理,最损的就是,把边远散户的房子给烧了,在把几百户人家,强行全部给你集中到一起后,四周用铁丝网围上,在挖上两米深,两米多宽的大沟,就是防备“武工队”,也好便于他们的管理,说白了就是害怕中国人多,算计他们小日本,一听到枪响,我们就在也不敢离家半步,真的那时候是很难熬的。

我问他:日本鬼子对你们小孩好吗?他气愤的说:好什么好。他们管我们中国人就向管牲畜一样,一点自由都没有。记得有一次,我们在家没事,我就领着你叔和几个孩子到庄边去玩。被远处炮楼的鬼子看到后,就向我们小孩这面打枪,把地下的土打的直冒烟,把我们吓的全都跳下那大深壕沟,我的脚都崴肿了,躲到黑天才敢喊大人,拿梯子才爬上去,回到家还很很挨了一顿打,脚疼的不能走,在家趴了好几天。

我说:人家那面的小鬼子,对当地的小孩可好了,还给糖什么的。他说:要是给,也是糖衣炮弹。我小的时候,比一般的小孩长的要高,走起路来挺显眼的,有一次到集上去买东西。正好碰上一队小鬼子,不知怎的,就是看我不顺眼,他们也是知道我还是个孩子。这些他妈不是人的小鬼子,把我靠在墙上,两个人拽着我的胳膊,上来一个鬼子就用手心狠劲的揉我的鼻子,左一圈、右一圈,一直揉到鼻子发酸,眼泪直流,鼻子出血为止,这几个鳖独子还叽里哇拉的大笑不止,拿我去笑,我是羞愧难忍,当时把我哭坏了,这些不是人的东西,就是折磨人。我是从心里往外的恨小鬼子,你说小鬼子那点好,也就是汉奸吧,才和他们穿一条裤子,汉奸才说他好呢。

你说的那种情况有,他们家肯定和日本人有来往,最次也得是个乡长什么的。向我们这种人家是根本就不挨边的,在说你也不敢挨鬼子的边,“武工队”有警告的次数,只要你干坏事达到次数,一准给你砰了。特别是对汉奸,那是决不留情。我们老家那南边XXX是个大地主,不就是和小日本狗打连环的,老是围着鬼子的后屁呼转,掂掂的,没完没了的,总是欺负人家老百姓,“武工队”警告过他好几次,让他别和鬼子走的太近,他还信思小日本能保护他呢, 结果怎么样不还是让“武工队”给他砰了,现在人讲话,他就是“得瑟的”。

鬼子无偿的把我们家的地给征用了,是要修炮楼子,象我们家这样有劳动力的,是必须要出民工的,切全是白干活,饭都要自己带。以前我们家还能维持生活,但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和贫农差不多。农村生活要是没有土地,人还能活吗?彻底是没有经济来源了。这样我们一家人才到沈阳谋生,我也是在那面参加革命的。

不管别人怎么样看,就从我亲身经历来看,反正我对小日本鬼子是没有半点好印象。

本文内容于 2008-9-4 13:52:05 被知松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