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清水河在潺潺流过.哗哗的水流声淹没了副队和埔俘手的脚步声.他们涉水进入河对岸的丛林,从右侧逾洄到目标的背后.离目标还有十多米时,只听到三人在用越语交谈.谈的是我炮群打的是哪里.副队把情况通报给柳队后,按柳队的指令做好了出击准备.同时,柳队身边的两名狙击手已按柳队的命令用光学瞄准镜的十字线对向两个身着我军战士作战服的越军的头部."啪啪"两枪同时响起,枪口冒出一股淡淡的青烟.只见两名中弹的越军俩手一撒,就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那个身着我军干部服的越军惊起四下张望.这时我两名埔俘手一前一后迅速跃起向敌扑去.那人一看不好,撤步向左一跳,闪开了我第一和第二埔俘手的协同攻击,挥掌向两名来犯者攻去.我俩埔俘手一击不中,原地变招.一个就地一蹲使出扫堂腿,一个腾空一跃,一腿靠前一腿靠后使出鸳鸯连环腿.只见那越军摆头弹起一个侧翻,又躲过了这一击.站起时,手里已多了一把美式特制军刺.雪亮的的刀刃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嘿,看来是个会家子.一阵求胜的欲望立刻充满全身.在一边观战的副队一看那人是把好手,不由一阵兴奋.他把手一挥,顺手把手里的微冲丢给身边的战士.两名埔俘手退到侧后,副队趟步矮身五指如钩,围着那人急转.今天他要用家传发出后我也未见.但已加分,有的网友已读.经编辑的要求我重新整理发出,可是因网站问题未贴上,十分抱谦.待我修改后再全篇贴出望大家指正.的梅花螳螂拳拿下对手.平日,他的擒敌和埔俘拳加散打,在全军少有对手,一般不用家传功夫.今天,他看对手身手不凡,是久经战阵的同行老手.他出于保护部下的本能出手擒敌,以避免不必要的伤亡.另外,这次还未圆满完成擒敌任务,他心里终感遗憾.这送到嘴的肥肉那能不吃啊.只见副队一个弹纵,合身一个螳螂攀枝向敌面门攻去.那家伙也不含糊,挥刃向副队手腕划来.说是迟那是快,副队两爪一变.身子已到敌人侧后,右手反扣敌持刀右手腕,左手拿住敌喉,左脚侧踹,那越军不由自主的跪下,一场精彩的对打瞬间结束.我们的战士立即给他戴上指铐.副队向柳队打了一个胜利的手势,柳队命令全队迅速过河,押着俘虏向接应点走去(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