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德裔美军诺曼底被俘,险遭处决,越狱后在苏联姑娘指挥下进攻柏林。

共 1671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警察一级警司
  • 军号:10074106
  • 工分:1220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德裔美军诺曼底被俘,险遭处决,越狱后在苏联姑娘指挥下进攻柏林。

1944年6月6日,这一天,正是盟军实施诺曼底登陆行动的D日,海面上,千船竟渡,万炮齐鸣,天空中,呼啸而来的机群遮天蔽日。德军密集的地面防空炮火在天幕上织出一张炙热的火网,不断有飞机拖着浓浓的黑烟坠落,更有一些被打得凌空爆炸。

德裔美军诺曼底被俘,险遭处决,越狱后在苏联姑娘指挥下进攻柏林。

一架C47运输机,载着15名伞兵穿行在令人窒息的弹幕中。他们是美军第101空降师第506伞兵团3营I连的一个突击小组,他们的任务是在科坦丁半岛上空实施空降,夺取杜沃河河口的两座桥梁,在那里设立桥头堡,并炸毁圣科姆迪蒙的变电站。

飞机到达目标上空,机舱门打开了,风声和发动机的轰鸣声扑面而来,指挥官声嘶力竭地大声下达准备跳伞的命令。不一会儿,绿色信号灯亮了,士兵们一个接一个跳出舱门,一朵朵白色伞花绽放在硝烟弥漫、炮弹横飞的空中,其中有一名伞兵名叫约瑟夫·贝尔勒,他令人难以置信的传奇,就从这一刻开始了。

贝尔勒1923年8月25日出生在美国密歇根州的马斯基根,是个德裔,来自德国巴伐利亚,他的祖母一生都不会说英语,受祖母的影响,贝尔勒的英语也不好,带有浓重的德国口音,这甚至影响到了他的学业。他还是个色盲,经常因为穿了两只不同颜色的袜子去上学而被同学们嘲笑。

贝尔勒成长的年代,正好遭遇了美国“大萧条”贝尔勒全家也和许多美国家庭一样艰难度日,兄弟姐妹都早早工作谋生了,而看似鲁钝的贝尔勒却读完了高中。

1942年6月,贝尔勒高中毕业,这时,他不仅长得身高体壮,而且显露了非凡的棒球天赋,凭着这一才华,他本可以获得进入大学深造的机会, 就在他准备继续自己的学业时,日本偷袭了珍珠港,美国民间要求报复的情绪高涨,受此影响,贝尔勒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准备投身军旅,参加对日作战。

由于被征兵海报上的伞兵形象所吸引,贝尔勒决心当一名空降兵。然而他是个色盲,而伞兵在跳伞时需要根据红绿两色信号灯发出的指示来行动,他很担心自己会因此被拒绝。然而,负责征兵的中士在得知他是个色盲后,只是问了一句:“那你开车闯过红灯没有?”贝尔勒回答“没有。”中士说:“那不用担心,当绿灯亮起时,一堆人会把你推出去的。”中士一边说着,一边在他的申请书上面盖了章,贝尔勒就入伍了。

德裔美军诺曼底被俘,险遭处决,越狱后在苏联姑娘指挥下进攻柏林。

在密歇根州当地根经过基础训练之后,他又到乔治亚州托克阿的训练营接受作战训练。训练结束后,贝尔勒被分配到第101空降师第506伞兵团,然后又到本宁堡的空降兵学校接受伞兵训练。在那儿,他学习了通讯和爆破技能,成为3营I连的一名技术军士。

1943年9月17日,第506伞兵团官兵渡过大西洋来到英国,在伦敦西边的拉姆斯伯里进行训练,准备在登陆诺曼底的“霸王行动”中执行空降

在登陆行动开始之前,贝尔勒已经执行过两次危险的空降行动,其中一次,他和战友们受命空降到诺曼底地区和抵抗组织接头,并为他们带去行动经费。但是他们刚刚降落,就被德军发现,于是他们一边与德军作战,一边寻找抵抗组织,最后终于完成了任务,但一同前去的26名伞兵中,只有贝尔勒和另一位战友全身而退。当他在6月6日再度飞越英吉利海峡时,已经是第3次来到法国执行任务了。

当贝尔勒跳出机舱时,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幅地狱般的景象:空中的炮弹爆炸声震耳欲聋,橘红色的曳光弹痕交织得密如蛛网,他身边不断有伞兵被击中,被炸碎的飞机零件四处横飞。

德裔美军诺曼底被俘,险遭处决,越狱后在苏联姑娘指挥下进攻柏林。

30多秒后,贝尔勒降落在一座教堂的屋顶上,驻守在教堂尖塔上的德军立即朝他射击,他用德语高喊:“别开枪!”那名德军听到了他的喊话后竟然真的停止了射击。贝尔勒脱身后,落到了地面,他躲在一堵矮墙后,打开地图一看,发现自己处在距离杜沃河大桥以西3英里的位置上,而且与战友们失散,无法取得联络,贝尔勒陷入了困境。他后来这样描述当时的情况:

“我们从英国起飞,飞了90分钟到达诺曼底,飞行高度大约700英尺的时候,德军的高炮和地面武器开始射击,有若干飞机被击落或者凌空爆炸。

我们得到了“起立”和“挂钩”的指示,信号灯由红转绿,我们在400英尺高度跳出机舱,我降落在圣科姆迪蒙的教堂房顶,有人就在尖顶那里向我开枪,我滚了下去,一路跑到教堂周围的墓地里面。

我躲在墙后,看到了我们的行动目标——杜沃河上的两座木桥,从那里可以到达犹他滩头。德国人已经把我附近的一栋房屋点燃,并还在向后续的飞机开火,满天都是曳光弹,好多伞兵在天上就被击中了。”

孤身陷入敌人腹地的贝尔勒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躲起来,等待盟军救援,要么继续战斗,但那样不是被打死就是被俘,贝尔勒选择了继续完成使命。

在接下来的20个小时里,他独自朝目标前进,途中,他用随身携带的炸药炸毁了圣科姆迪蒙变电站,并不断袭扰路过的德军,最后他误入德军阵地被俘。德军把他关在一座修道院里,进行审讯,当他被发现是个德裔时,德国人的愤怒可想而知,贝尔勒挨了一顿毒打,他后来回忆说:

“他们一天得审我20多个小时,反反复复地总问一个问题——我一个德国人后裔干嘛不向着德国人,非得站在犹太人、罗斯福和美国这边和他们对着干?

有一次他们终于把我问急了,我冲着德军军官大吼‘去你妈的!’,然后我便在医院里躺了好几天才醒过来,脑袋生疼,鼻青脸肿,之后没多久就又给拉回了修道院那里。”

德裔美军诺曼底被俘,险遭处决,越狱后在苏联姑娘指挥下进攻柏林。

最后,贝尔勒与其他盟军战俘一起被关进了德国林堡的一座战俘营。1944年9月17日,在多个战俘营里几经辗转的贝尔勒又被转到柏林东面50英里的另一座战俘营。

在战俘营里,战俘们策划逃跑,但是消息走漏,他们遭到了严惩,贝尔勒的德裔血统使他受到了其他战俘的怀疑,不被信任的贝尔勒决心用自己的方法逃跑。当时的香烟是战争时期最稀缺的精神食粮,几乎能当硬通货用。贝尔勒在赌博时赢得了60包香烟,他和两名狱友布鲁尔和奎恩决定用10包香烟贿赂一名看守,希望在他值班的时段里逃跑。看守答应了,于是他们在1944年11月的一天夜里成功逃了出去 。贝尔勒他们在一个铁路调车场中搭上了一辆他们认为是开往波兰的德军闷罐车,打算跑到波兰,与抵抗组织或是苏军接头。

火车行驶几个小时后停下了,贝尔勒他们以为已经到了波兰,可是当他们偷偷向车厢外窥视时,却被惊呆了,因为站牌显示,他们到了柏林!

贝尔勒他们白天在柏林躲了一天,晚上出来向一个铁路工人求助,那个铁路工人把他们交给了地下反纳粹组织,可是第二天,他们的据点就被盖世太保发现了,贝尔勒一伙就落入盖世太保手中。盖世太保起初以为他们是几个德军逃兵,便对他们严刑审讯,当知道贝尔勒是个逃亡战俘,而且是个德裔时,盖世太保大骂他是叛徒,把他毒打一顿,然后准备将他枪毙。战后,贝尔勒这样描述了他在盖世太保监狱中的遭遇:“接下来的几天工夫,我们终于认识到了之前所说有关盖世太保的一切可真不是吹牛逼。他们审讯我们,严刑拷打,拿脚踹,往身上踩,反捆双手,拿鞭子抽,拿棍子敲,拿枪托砸,花样翻新,层出不穷,揍迷糊了刚醒还接着揍。揍完就往牢房一丢,牢房又冷又黑,没有马桶,陈年老屎满地都是……”

然而,贝尔勒命不该绝,在被押往刑场的路上,他看到一辆德军的大众82型“桶车”迎面驶来,上面坐着两名高级军官,他连忙用德语大声呼救。德国军官闻讯后,下车拦住了盖世太保,指责他们越权处置战俘,声称战俘必须交由军队处理,贝尔勒因此躲过一劫,又被关进了德军战俘营。

1945年1月,贝尔勒再次计划越狱,他和布罗尔与奎恩三人设法混上了一辆来战俘营装货的卡车,车上装满了木桶,贝尔勒他们就躲在木桶中间。卡车开出战俘营后,他们以为逃跑成功了。可是他们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发生了意外,卡车在营门外下坡时,车上的木桶滚落了下来,贝尔勒他们顿时暴露,守卫朝他们开枪,布罗尔和奎恩当场被打死,贝尔勒跳车逃生,躲进了一条河里,德军虽然派人带着军犬搜捕,却没能抓到他。

接下来的三天中,贝尔勒昼伏夜行,朝东边 传来隆隆炮声的方向摸去。来到两军交战前沿后,他潜入了苏德阵线之间的无人区,躲在一个干草垛子里。不久,他听到有一队坦克驶来,还有人在草垛外面用俄语说话,他知道自己遇到了苏军。于是他从藏身之处走了出来,高举双手,用他会说的唯一一句俄语喊到:“我是美国同志!”他一边重复着这句话,一边激动地朝苏军走去,并掏出香烟送给他们。

这支苏军是近卫第1坦克集团军的前锋部队,他们装备的正好是美国援助的谢尔曼坦克。这些苏军在这里突然遇到一个美国人,也很惊讶,于是他们把他带到了长官那里,贝尔勒一见之下,更是大吃一惊,原来这伙苏军的长官是个漂亮的年轻姑娘,她就是苏联的传奇女车长,亚历山德拉·萨穆先科上尉。

德裔美军诺曼底被俘,险遭处决,越狱后在苏联姑娘指挥下进攻柏林。

贝尔勒在日记中记录了他与苏联女军官的这次邂逅:“我和她说我是逃出来的美军战俘,想和他们一起去柏林杀德国鬼子。在和政委商量了好一会儿之后,她允许我成为苏军的一员,还给我发了支带弹鼓的冲锋枪。第二天早上,在密集的炮火准备之后,我们离开农场向西进发——我这个越狱的美军战俘坐在一辆谢尔曼坦克上面,而我们的长官还是个女人!”

一个德裔美军战俘,与一伙苏联大兵在一起,乘坐美制坦克,在一位苏联姑娘指挥下,朝德军进攻,这是一幅多么魔幻的场景啊。

苏军一路向西,势如破竹,贝尔勒则用他的爆破技术帮助苏军清理障碍物。一路上,他们解放了多个战俘营,解救了大批盟国战俘。

在占领了曾经关押贝尔勒战俘营之后,苏军找到了一个坚固的大保险箱,他们无法把它打开。由于担心损坏里面的财物,苏联人不敢使出他们惯用的简单粗暴手段,贝尔勒再次用他的技术帮了投鼠忌器的苏军的忙,自己也发了一笔财。他后来回忆说:“苏联人手头有一些四分之一磅装的美制硝化淀粉炸药,但却不知道怎么用。我把办公室里的大保险柜炸开之后,他们只对里面的相机、手表。戒指和卢布现钞感兴趣,于是美元、加元、英镑和法郎全都归了我。我有个小号行李箱那么大的背包,我把里面全塞满了钞票之后绑在了坦克后面。我还找到了自己的战俘档案和存档照,把它们也带回了家。”

进攻柏林的战斗非常激烈,贝尔勒所在的部队遭到德军空袭,他受了重伤,被送进了苏军野战医院。

一天,朱可夫元帅来医院视察,当他获悉竟然有个美国人住在苏军医院里时,也很惊讶,他了解了贝尔勒的情况后,答应设法让他回家,并为他开具了证明。

第二天,贝尔勒被送上一列前往莫斯科的火车,下了火车就被接到美国大使馆,然而,就在他为见到了美国人而激动不已时,却遭到了同胞的怀疑。他受到了严密的监视和审讯,因为按照美国方面的记录,约瑟夫·贝尔勒技术军士早在1944年6月10日就已经战死沙场,美军不得不对这个复活了贝尔勒严加甄别。

经过一番调查,真相终于澄清了,原来,贝尔勒被俘的时候,他的身份牌被德军收缴,但是后来,在诺曼底的一具已经腐烂的无名尸体身上发现了这个身份牌,于是贝尔勒被认为已经阵亡,他的父母也收到了阵亡通知书,家人给他举行了葬礼,树立了墓碑。

甄别结束后,贝尔勒恢复了身份,被送往意大利,继续治疗伤病,然后回到了美国,1945年4月1日,劫后余生的贝尔勒终于与他的家人团聚了。

德裔美军诺曼底被俘,险遭处决,越狱后在苏联姑娘指挥下进攻柏林。

1945年11月28日,贝尔勒退役,并于次年结婚,他的婚礼是由当初为他主持过“葬礼”的牧师主持的。

2004年,作为二战期间唯一一个为美苏两军都打过仗的军人,贝尔勒佩戴着美、苏两国的勋章出席了红场胜利日阅兵活动。

德裔美军诺曼底被俘,险遭处决,越狱后在苏联姑娘指挥下进攻柏林。

2004年12月12日,贝尔勒来到他参军时接受过训练的佐治亚州托克阿训练营参观,当天晚上就寝后,他就长眠不醒了,享年81岁。他的军旅生涯从这里开始,他的生命又在这里结束,这一切,似乎是冥冥中注定的。

      打赏
      收藏文本
      6
      0
      2021/6/2 23:59:04

      网友回复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2954164
      • 工分:36513
      左箭头-小图标

      再补充一点,45年苏军中根本没有政委,自斯大林上台后,就把政委职务给撤销了,军队改为一长制,设立政治副职。斯大林时期的苏军,政委三次设立,又三次撤销,大部分年份都是没有政委的。

      2021/6/6 13:47:25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2954164
      • 工分:36513
      左箭头-小图标

      再补充一点,45年苏军中根本没有政委,自斯大林上台后,就把政委职务给撤销了,军队改为一长制,设立政治副职。斯大林时期的苏军,政委三次设立,又三次撤销,大部分年份都是没有政委的。

      2021/6/6 13:47:25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2954164
      • 工分:36513
      左箭头-小图标

      假的不得了,又不知哪个大千世界抄来的地摊文,45年1月苏军还在维斯瓦河东呢,近卫坦克第一集团军,用的是T34/85,谢尔曼坦克主要是在,战线南侧克拉夫琴科指挥的坦克第六集团军,隶属乌克兰那第三方面军的第18坦克军使用。1945.4.10他就回到美国,那怎么能参加柏林之战还受了伤?柏林战役是1945.4.16发动的。

      2021/6/6 13:28:36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2954164
      • 工分:36513
      左箭头-小图标

      假的不得了,又不知哪个大千世界抄来的地摊文,45年1月苏军还在维斯瓦河东呢,近卫坦克第一集团军,用的是T34/85,谢尔曼坦克主要是在,战线南侧克拉夫琴科指挥的坦克第六集团军,隶属乌克兰那第三方面军的第18坦克军使用。1945.4.10他就回到美国,那怎么能参加柏林之战还受了伤?柏林战役是1945.4.16发动的。

      2021/6/6 13:28:36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化学天才3333
      数典忘祖的败类。
      5楼 预备役陆军上尉
      看来你的观点是站在希特勒这一方的。
      希特勒得日耳曼民族社会主义党认为犹太人和日耳曼民族是势不两立得,而苏 共 布尔什维克当中

      也有如 柯伟林 这样 得 赤色日耳曼人,和卡冈诺维奇这些个 犹太人 为了共同的消灭剥削压迫得族际理想而做了几十年得亲密 同志,你是否认为 他也是 日耳曼的民族败类呢?好比爱国者认为国内那些 和俄称兄道弟得人呢?

      2021/6/6 9:47:53
      左箭头-小图标

      当时斯大林应该枪毙这些帮助国家敌人的女兵,她们犯了叛国罪。

      2021/6/5 23:17:36
      左箭头-小图标

      说明这女兵的政治水平太差,就这样纵放苏联的敌人。

      2021/6/5 20:43:02
      左箭头-小图标

      说明这女兵的政治水平太差,就这样纵放苏联的敌人。

      2021/6/5 20:43:02
      左箭头-小图标

      7楼 yzy96
      这些德裔在南北战争的时候帮着北方打南方,在一二战时帮着英法打德国。

      现在有个德裔在佛罗里达,准备三年后和瞌睡乔或民主党的什么人打一打。

      美国人都要下地狱,这些数典忘祖的家伙肯定是下地狱最底层。

      2021/6/5 18:12:01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化学天才3333
      数典忘祖的败类。
      5楼 预备役陆军上尉
      看来你的观点是站在希特勒这一方的。
      自己祖先是德国人,却站在德国敌人立场上,不是数典忘祖是什么?

      更何况,美国是个纳粹国家,是邪恶轴心。

      2021/6/5 18:11:23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4229401
      • 工分:21989
      左箭头-小图标

      这些德裔在南北战争的时候帮着北方打南方,在一二战时帮着英法打德国。

      现在有个德裔在佛罗里达,准备三年后和瞌睡乔或民主党的什么人打一打。

      2021/6/5 15:17:53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4229401
      • 工分:21989
      左箭头-小图标

      这些德裔在南北战争的时候帮着北方打南方,在一二战时帮着英法打德国。

      现在有个德裔在佛罗里达,准备三年后和瞌睡乔或民主党的什么人打一打。

      2021/6/5 15:17:50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化学天才3333
      数典忘祖的败类。
      看来你的观点是站在希特勒这一方的。

      2021/6/4 21:30:17
      左箭头-小图标

      那个苏联女上校应该是乌克兰人,名字结尾叫什么琴啊科啊大多数是乌克兰人

      2021/6/3 12:37:00
      左箭头-小图标

      那个苏联女上校应该是乌克兰人,名字结尾叫什么琴啊科啊大多数是乌克兰人

      2021/6/3 12:37:00
      左箭头-小图标

      数典忘祖的败类。

      2021/6/3 10:42:1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7条记录] 分页:

      1
       对德裔美军诺曼底被俘,险遭处决,越狱后在苏联姑娘指挥下进攻柏林。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