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美国要向右转了

共 394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中校
  • 军号:13057446
  • 工分:7629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美国要向右转了

观察者网10月27日报道

当地时间10月26日晚,美国国会参议院经过投票,正式确认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艾米·科尼·巴雷特。由于巴雷特的司法哲学是原旨主义,意识形态也非常保守;因此,巴雷特将会是坚定的保守派,不可能出现布莱克门、奥康纳、肯尼迪那种左转成为两面人的情况。这也意味着,共和党自1937年以来,第一次在最高法院占据6:3稳定优势,对于美国社会影响极为深远。此外,本次大选有可能再次打上最高法院,而火线上任的巴雷特将有可能投下决定性的一票。

一、最高法院内部的互动过程

最高法院大法官并不是简单的各投一票,而是有着相当复杂的互动过程,包括各种说服、妥协、交易,等等。手段高强的大法官,往往能影响同僚的判决,比如法兰克福特和布伦南。此外,首席大法官和资深大法官,如果属于不同的阵营,也会通过各种手段明争暗斗。比如当年保守派的首席大法官博格和自由派的资深大法官道格拉斯、布伦南的斗争,保守派的首席大法官伦奎斯特和自由派资深大法官史蒂文斯的斗争等。

巴雷特上任之后的最高法院,6位保守派大法官,从左到右依次是罗伯茨、卡瓦诺、戈萨奇、巴雷特、阿利托、托马斯。其中巴雷特的位置是,估计大概率比戈萨奇靠右,是否能超过阿利托和曾经的斯卡利亚还不确定。这其中,托马斯、戈萨奇、巴雷特的司法哲学是原旨主义,卡瓦诺自称是原旨主义,但是从判决来看没有前三位纯粹。阿利托没有明确的司法哲学,基本上是靠意识形态判案。罗伯茨的意识形态是保守派,司法哲学是最低限度主义,而且其曾长期在共和党任职。但是由于罗伯茨是首席大法官,他的首要目标是维护最高法院的声誉,尽量避免争议性较大的判决。这也导致他在大案要案一再左转。在高院6:3的情况下,在意识形态大案要案上,路线斗争将转移到保守派内部,估计其主旋律将是资深大法官托马斯与罗伯茨,分别用原旨主义和尊重先例争取中间大法官卡瓦诺。

二、死刑

在此之前,由于保守派始终没有稳定优势,废死派节节获胜。2008年的肯尼迪诉路易斯安那(Kennedy v. Louisiana),两面人肯尼迪再次站在自由派一边,判决对强奸幼女的罪犯判处死刑违宪,美国上下一片哗然,连民主党的奥巴马都看不下去。如今,保守派占据了绝对优势,理论上可以推翻一切自由派关于死刑的限制。按照原旨主义,宪法应该解读为当时一般人所理解的内容。1789年死刑明显不是“cruel and unusual”(残酷而不寻常的),因为当时刑事重罪(felony)的定义就是必须判死刑的罪行。而且当时普遍存在各种真正的酷刑。所以3个原旨主义者+卡瓦诺的票问题不大。阿利托一向以tough on crime出名,绝不放过一个死刑犯。罗伯茨之前对死刑的态度也比较坚定,没有必要在这个问题上消耗资源。因此,只要有合适的案例,自由派几十年来各种废死、限制死刑的判决大概率都会被推翻。

三、堕胎

这里首先要指出,最高法院对于堕胎的争论,并不是女性是否拥有堕胎权,而是堕胎权是否是宪法权。保守派在堕胎上的态度,以斯卡利亚为代表,宪法原文并没有提到堕胎权,但美国人可以拥有堕胎权,其正当程序是民主选举议会——议会立法,而不是让几个非民主程序任命的大法官把自己的理解和偏好强加给宪法和人民。事实上,即使自由派的女权斗士金斯伯格,也不赞同罗伊案的判决。她认为当年通过议会立法确定堕胎权的时机已经成熟,但是由于罗伊案的判决而偃旗息鼓。所以,对于堕胎,最糟糕的可能性是,罗伊韦德和凯西案被推翻,堕胎权由各州自行决定。这样一来,像阿拉巴马、路易斯安娜这样的州可能会宣布堕胎非法,但是,在全美范围内禁止堕胎的可能性为零。当然,这仍将激起巨大的争议,考虑到此案的巨大社会影响,以及罗伯茨今年夏天对路易斯安娜堕胎权案的态度,基本可以确定罗伯茨会反对推翻罗伊案。即便如此,自由派还是只有4票。这就要看罗伯茨能否说服一位保守派同僚,效仿当年的欧文·罗伯茨,“一人转向,挽救九人”("The switch in time that saved nine")。这个人不可能是托马斯或阿里托,戈萨奇作为原旨主义者原则性强,可能性也不大。巴雷特也基本不可能,所以只能指望相对温和的卡瓦诺了。在司法哲学角度,卡瓦诺相对来说比较尊重先例,而罗伊案差不多是最重要的先例之一,推翻了会造成巨大社会影响,而且对共和党极为不利,甚至可能给民主党往最高法院强行塞人提供借口。此外,卡瓦诺通过提名的关键一票来自缅因州参议员柯林斯,后者是支持堕胎的。从柯林斯放出的消息,卡瓦诺对她做出了某种程度的保证,换取柯林斯投下关键的一票。卡瓦诺应该会在这个问题上投桃报李。因此,估计最高法院会像之前一样,逐步放松对各州堕胎相关法律的限制,但大概率不会直接废除罗伊和西塞案。

四、AA(种族优待)

这个是亚裔最关注的问题。中文媒体往往把affirmative action翻译成平权政策,这是一个极端错误的翻译。AA在从词意上翻译是“肯定性行动”,按实际含义翻译则是“种族优待”,是所有种族一切平等的反面。有人可能会说,亚裔也是少数族裔,是否也会被照顾呢?民主党和自由派为亚裔量身定做了一个身份“over-represented minority”。亚裔在工程师、医生、大学教授的比例远高于人口比例,亚裔学生评价成绩也明显优于其他族裔。那么以结果均等为指导思想的美国左派会如何对待?推翻AA,一直是共和党的重要目标,可惜每次到了临门一脚的时候,总有人临阵倒戈。2003年是奥康纳,此时肯尼迪站在了三位保守派大法官一边。2016年,虽然保守派精神领袖斯卡利亚不幸去世,但卡根之前与该案件相关,自觉回避。结果这次临阵倒戈的是肯尼迪。理论上来说,解决AA问题,之前最高法院已经足够。四位保守派大法官必然判AA违宪。罗伯茨本人对AA的态度也很明确:消灭种族歧视的唯一办法,就是停止基于种族的区别对待。可是,虽然我很了解罗伯茨的意识形态和司法理念,此人目前最大的问题是他在重大案件上首先考虑的是政治影响。我基本确定他会因为推翻堕胎案政治影响太大而反对,但是对于废除AA的影响,很难说他会如何判断。自从成为中间大法官之后,他已经数次180度大转弯。所以,要靠第六个保守派大法官,才能钉上AA棺材板上的最后一根钉子。尤其是,考虑到罗伯茨喜欢写一个适用范围窄的判决的特点,他很可能只是判AA的大学没有满足之前narrow and tailored的要求而败诉,但不判AA违宪。因此,只有靠巴雷特的这一票,才能彻底定下AA的棺材板上的钉子。由于AA从原旨主义的角度是典型的种族歧视,巴雷特出于原旨主义的司法哲学和保守派的意识形态,必然会反对AA。亚裔对AA恨之入骨,必欲除之而后快。这将是亚裔在美国政治史上最伟大的胜利,尽管其决定性贡献并不是由亚裔做出的。

五、对大选的影响

之前宾州出现关于11月3日之后邮寄选票如何处理的争议,民主党控制的宾州最高法院判决11月6号收到的都算有效,宾州不服,上诉到最高法院,要求紧急暂停这一判决,被罗伯茨4:4驳回。目前,宾州已经重新上诉,直接要求最高法院就该判决是否合法做出裁决。宾州是本次大选最重要的州,最有可能成为决定性的一个州。此外,本次大选很可能出现2000年布什诉戈尔的情况,而巴雷特这一票将成为决定性的一票。

      打赏
      收藏文本
      3
      龙公子
      2020/10/27 20:41:36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7楼 汉委奴国王
      美国人在忙着买枪支弹药,这就证明了白皮有判断事情的能力,我想在屏幕前看免费的枪战大片。
      你的愿望完全可以实现,静候佳音

      2020/10/29 13:34:17
      左箭头-小图标

      美国人在忙着买枪支弹药,这就证明了白皮有判断事情的能力,我想在屏幕前看免费的枪战大片。

      2020/10/29 10:51:40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什么才是善良
      美国铁定乱,右翼左翼谁也坚决不服谁。
      死了最好

      2020/10/29 0:41:31
      左箭头-小图标

      美国铁定乱,右翼左翼谁也坚决不服谁。

      2020/10/28 16:36:04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4shen
      金毛连任定了?我们真倒霉啊
      你是美国人,还是?

      2020/10/28 13:43:26
      • 军衔:海军中士
      • 军号:7764202
      • 工分:2851
      左箭头-小图标

      金毛连任定了?我们真倒霉啊

      2020/10/28 9:13:58
      左箭头-小图标

      事实上,早就右转了

      2020/10/27 22:16:3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8条记录] 分页:

      1
       对美国要向右转了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