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中将土匪王三祝

共 449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士
  • 军号:13185235
  • 工分:2379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中将土匪王三祝

中将土匪王三祝

悟道人

解放战争时期,豫北土匪活动猖狂。他们在国民党的支持和帮助下积极反共,捕杀共产党员与农会干部,掠夺群众财物,残害当地人民,具有强烈的政治色彩。臭名昭著、作恶多端的王三祝,就是这样一个双手沾满共产党员及人民群众鲜血的大匪首。

王三祝是河南省滑县老店乡东岳村人,字代英,曾用名华颂,1926年出生在一个地主家庭。12岁考入卫辉豫北私立中学,15岁考入国民党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洛阳一分校步兵科,毕业后分配到商震部队任少尉排长。不久,王三祝找借口返回滑县,在其父手下当参谋。

王三祝的父亲王泰恭在滑县当过联保主任。1938年日军占领豫北后,打起“抗日”旗帜的王泰恭招兵买马,拉起一支约2000人的队伍,下编4个大队。这支打着“抗日”招牌的乌合之众,畏敌如虎消极抗战,却勾结伪军残害我抗日根据地军民,破坏我党减租减息、锄奸反霸的斗争,成为群众痛恨的日军帮凶。为巩固抗日根据地,我冀鲁豫军区的部队于1944年12月25日围歼并击毙了王泰恭。王三祝带领其父残部百余人南逃封丘,收容残匪扩充队伍,以后又重新组建3个大队,并在滑县黄德集成立所谓的滑县人民自卫军,自任司令。王三祝的部队没有供给来源,衣物粮草全靠抢劫补给,成为地地道道的土匪,附近群众几乎没有不被抢过的,老百姓深受其害,对他恨之入骨。

日本投降后,王三祝通过军统特务王见善,以请客送礼打通河南省保安司令刘艺舟的关节,弄到一个河南保安第四纵队上校纵队长的头衔。长垣、封丘、延津三县交界地明确为他的防区,这个土匪头子顿时觉得腰粗气壮,于是将残存的“皇协军”吴蓝田、王树林、赵福久、赵汉卿等部土匪加以收编,兵力迅速扩充至3000余人,编为5个大队。

自以为找到靠山的王三祝,巳成为豫北一支较大土匪武装的首领。随着实力的膨胀,他的野心也越来越大。为了实现在自己老家建立封建统治以光宗耀祖的美梦,王三祝急不可待地突击拼凑地方政权班子,将自己的副司令以下军官及亲信分别委以“县长”、“保安司令”、县府各科和乡镇官员,甚至连各种印鉴、行政区划地图也准备妥当,单等“接管”滑县政权。

为了“接管”更加名正言顺,王三祝用重金买通国民党郑州绥靖公署主任刘峙,并多次给刘峙写信献媚,表示愿意充当进攻解放区的马前卒,配合国军北上。刘峙即以“绥靖公署”名义任命王三祝为豫北先遣纵队上校纵队长。

1946年9月中旬,郑州绥靖公署新任主任顾祝同以15个师的兵力分三路进攻冀鲁豫解放区。王三祝奉命将自己的2个团配属国民党大部队,他组织特工人员利用人地皆熟的条件,搜集情报提供给国民党部队。在借助国民党军力占领滑县后,王三祝把全县划为4个“防剿区”,每个“防剿区”辖4个乡镇保甲队。“防剿区”主任由他各派1名营长担任,这样滑县军政大权就落在王三祝手中。随之,他又将势力向邻县扩展,派亲信担任了浚县、濮阳、延津、封丘、淇县、长垣等县的保安团长,仅几个月的时间,他就把7个县的军政大权操在自己手中,建立起割据性很强的土匪政权。王三祝在拼命扩充地盘的同时,大量收编土匪、地主武装,很快就有8个团和6个县保安团的本钱,他自觉羽翼丰满,就蠢蠢欲动,向共产党领导的地方武装频频发起进攻。

顾祝同和刘艺舟对王三祝的反共才干颇为赏识,先后封他为“豫北剿匪总指挥”、“第12绥靖区副主任”,授中将衔,兼河南第三区、第四区两个行政督察专员公署的联合警备司令。这个二十岁刚出头的土匪头子摇身一变,竟成了国民党的高级将领。经国民党河南省政府主席刘茂恩的保荐、顾祝同的吹捧,王三祝的名子传到了蒋介石的耳朵里。蒋介石亲自批准王三祝为国民党立法委员,并单独接见他,让他参加总统就职典礼。国民党的中央画报还刊登了王三祝和其父的照片。一时间,王三祝俨然成了风云人物,他对国民党和蒋介石感恩不尽,反共更加卖力。

这时的王三祝野心愈来愈大,他不但想独霸豫北,还企图称雄河南。为实现其政治野心,他不择手段又弄到一个河南省参议员的头衔,还在省府开封西棚板街设立驻省办事处,并将抢劫搜刮来的民脂民膏大多运藏于开封,作为通融关节行贿之用。此外,他招揽蒋军编余流散军官、聘请社会名流、培训爪牙、纠合党羽、培植个人势力。为改造土匪武装,提高其战斗力,他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建立思想控制的政工系统;实行军衔及军人手牌铨叙制;组建军需、参谋、联络、书记、副官、军械、军医、军法等八大处。加紧练兵,以备“清乡”镇压人民。

然而,土匪的本性是不会改变的。王三祝得势后,在豫北广大地区欺压百姓、奸淫妇女、烧杀抢劫、无恶不作,对人民欠下了一笔笔血债。

1946年9月,王三祝趁解放军大部队转移之际,指挥匪部先后偷袭我卫南县(新划县)2个区联防中队和滨河县(新划县)县大队。战斗中我地方武装失利,大队长裴孟周被杀害。接着王三祝又率其匪众接连打散我一些新建的联防队和民兵基干队,反动气焰极为嚣张。他在乡间大肆搜捕共产党员和农村干部,审问拷打的手段极其残忍,有的挖眼,有的断手,有的割耳,施以枪杀、活埋、砍头。王三祝甚至发出通知“一律就地枪决,勿须报批。”1946年12月29日,给部队筹措给养的滑县独立团战士刘凤林和民兵队长姚永奇不幸被俘。二人宁死不屈,大骂王匪,匪徒们一拥而上,用铁叉把他俩扎得血肉模糊,刘凤林和姚永奇壮烈牺牲。仅1946年后4个月的时间,王三祝匪部就杀害我干部、党员、武工队员及革命群众800多人,关押3000多人。

1947年3月,我晋冀鲁豫野战军实施豫北反攻作战,两个月歼敌4万余人,解放9座县城和广大地区。王三祝心惊胆战被迫率匪部从滑(县)、封(丘)、延(津)交界地区逃至新乡东南孟营一带,暂时逃脱了被歼的命运。1947年6月,我晋冀鲁豫野战军强渡黄河,千里跃进大别山以后,豫北只留下地方武装坚持斗争。王三祝以为有机可乘,于是猖狂反攻倒算,带领匪部横行无忌,打家劫舍抢粮抓丁,不断袭击我地方政权和武装,破坏解放区建设。1947年10月,我延津县第5区武工队百余人在延津白道乡王四坡村被王匪包围。队员们与匪激战并突出重围,王匪指挥匪徒追击15里。由于匪部有骑兵速度快,武工队被俘40多人,其中28人被匪徒掏心挖肝肢解。排长袁克柱怒斥匪徒,被敌人割去舌头后钉到常兴集西寨门上示众。同年11月,我滑县第6区武工队被王匪偷袭,被俘107人。在滑县明店村打麦场上,匪徒将他们按职务高低、参加革命的时间长短排好顺序后,当众依次将40多人砍头,以此威胁群众。

面对王三祝匪帮的猖狂袭击,我冀鲁豫军区第四分区部队和地方武装一方面加强情报工作,防敌袭击避免损失,另一方面寻找战机打击土匪。1948年6月,第四分区司令员张公干率领第356团和基干第2团、河防营到原阳执行战斗任务。折回延津时接侦察员报告,延津以北之平陵、通村一带住有王三祝匪部。时巳午夜,张公干当即决定于次日拂晓进攻该敌。随后紧急部署,部队连夜出发将匪部包围。清晨,第356团开始进攻,但匪部火力很强,久攻不克。双方战至中午仍相持不下,张公干看到长时对峙下去对我军不利,便命令撤出战斗。匪部也不敢恋战匆匆逃窜。由于军分区兵力不足,独立作战吃不掉王三祝匪部,虽有几次战斗也未能给其以歼灭性打击。

1948年下半年,解放战争的形势发生重大变化,我人民解放军巳在各个战场逐次转入战略反攻。6月开封解放,王三祝在开封西棚板街的兵站及库存资财全被缴获。他闻讯后惊恐不安,因为赖以生存的储备及后路都巳荡然无存。随后,郑州与新乡间的交通也被解放军切断。王三祝在豫北的处境每况愈下,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他不得不放弃他的所谓“游击战术”,筑城固守以苟延残喘。此时,王三祝的十几个团龟缩在新乡以西方圆不到5公里的狭小地区内,给养经常发生恐慌,他派出抢粮的部队成营、成团的被歼。

王三祝自知双手沾满人民的鲜血,难逃历史的惩罚,于是困兽犹斗作最后的垂死挣扎。1948年8月下旬,国民党军整编第40师师长李振清亲率该师4个团及王三祝的3个团,由新乡向滑县解放区进犯。我第四分区部队配合冀鲁豫军区第14纵队坚决予以反击。经过激烈战斗,敌师长李振清被击伤,敌师参谋长尹继长被击毙,敌人的进攻被击退。9月1日晚,敌整编第40师及王三祝匪部趁暗夺路逃回新乡。这次阻击战,粉碎了敌人在豫北打通南北交通的企图,被近龟缩在安阳、新乡二座孤城。

1949年1月21日,敌由整编第40师改为第40军的第316团团长庞庆振率守城各部队组成“东进纵队”,以王匪为先导,到延津、浚县等地抢粮。我冀鲁豫军区第14纵队和四分区武装闻讯,在延津、浚县、滑县交界处的一个河湾里将敌人截住。战斗打响后,王三祝见势不妙,趁乱率匪部仓皇逃回新乡。在我军猛烈打击下,庞庆振率第316团、318团、冀保第12团等2500人宣布战场起义。这一仗对新乡之敌是个沉重打击,敌人军心动摇,互相猜疑,各谋生路。这时,王三祝发现国民党第40军有起义迹象,即向华中“剿总”发出告密电,不料被新任第40军军长李希晨察觉。李希晨对王匪产生怨恨,命令凡空投物资一律不分给王匪部,于是王匪与第40军矛盾越来越深。

1949年2月,淮海、平津战役胜利结束。新乡之敌唯一的生路就是乘飞机南逃。为防止敌人从空中跑掉或空运增援,我冀鲁豫军区第14纵队决定夺取新乡飞机场。2月17日下午,王三祝匪部第5团配合新组建的国民党军第316团1个营向第14纵队阵地反扑。我军南北夹击,经激烈战斗敌人被打退,我军趁势夺取了飞机场。王三祝怕在城外被解放军消灭,要求进城却遭到国民党第40军的拒绝。王三祝觉得当“国军”受制于人,还是走老路当土匪自在,所以决定拉出去西窜太行山,妄图依靠山地复杂地形,继续与人民为敌。

1949年3月10日拂晓,王匪3000余人倾巢出动,离开新乡向东逃窜。太行山位于新乡西北,王匪却故意向东跑,这是他为转移我军注意力耍的声东击西花招。我方设在匪司令部驻地孟家营的情报站及时报告了王匪逃走的消息。冀鲁豫军区指示由第四分区司令员张公干率356、357团配合军区独立第2旅向王匪逃跑方向追击,务求全歼。同时,军区将有关敌情通报豫北有关部队,要求紧密配合,实行围追堵截。

王三祝匪部沿途大肆抢劫,烧杀掳掠,先后打死、活埋我滑县工商局长李裕民、税务局长贾庆仁和区村干部、民兵、群众等四五十人,抢走粮食20余万斤。王匪到达滑县八里营一带后,折头向北穿浚县进入汤阴,25日在菜园集绕了个圈子又向宜沟一带逃窜。当地民兵早巳严阵以待,在宜沟西南痛击王匪,毙敌50多人。王三祝遂又率部过平汉路,渡淇河窜到庞庄一带。张公干率部抄近道追击,到大赉店时发现王匪巳窜入太行山区。张公干立即命令部队越过铁路构筑工事,防止土匪回窜,同时与独立第2旅联系准备进山剿匪。太行山区是老解放区,这里的群众和民兵久经战火锻炼。他们闻讯土匪流窜到此,立即组织民兵对王匪拦截阻击。王匪无法突入难以立足,只好又往回逃,从太行山口窜出后抢占了山口的黄洞村。第四分区356团当即发起进攻,经半小时战斗歼匪大部,王三祝率残部乘夜暗夺路向东逃窜。

剿匪部队乘胜追击,不给王匪以喘息之机。王三祝惶惶如丧家之犬,向东北经汤阴进入内黄,见难以摆脱我军追击只得又向西折,4月1日窜进安阳,再次由匪变成“国军”。王匪逃入安阳后,马上和原驻安阳的河南省第一区行政督察专员赵质寰、保安旅长郭清等一起整顿队伍,加修工事,企图负隅顽抗。

1949年4月中旬,参加完平津战役的我胜利之师四野第42军南下途经安阳,闻知守敌还在固守城池,遂向敌展开军事、政治攻势,迫敌投降。但死心塌地与人民为敌到底的王三祝十分顽固,断然拒绝投降,叫嚣要与安阳城“共存亡”。4月17日,第42军攻城部队迫近城郊,并于25日前先后用猛烈炮火扫清了城郊的明碉暗堡。5月5日拂晓,我军向安阳守敌发起总攻。敌人拼死顽抗,战斗十分激烈。王三祝企图突围,将四面城门大开全面出击,但都被我军猛烈火力所击退,使这一狡猾的悍匪终于未能跑掉。我第42军当天攻入城内,5月6日安阳解放,俘虏王三祝等部万余人,其中团以上军官30余人,包括专员赵质寰、旅长郭清等。

几次逃脱的王三祝在解放军破城前,在其小老婆帮助下躲进地道。我军解放安阳后,深入发动群众,宣传党的政策,在广大群众的积极协助下,我军将隐藏的王三祝从地道中抓获。1949年5月25日,新乡市军管会在平原体育场召开公审匪首王三祝大会,三万多群众参加。滑县、长垣、封丘、延津等县的被害人家属代表30多人登台,声泪俱下控诉杀人恶魔王三祝的罪行。全场群情激愤,恨不得把王三祝千刀万剐。会后,王三祝被押赴刑场枪决。饱受王匪之害的豫北人民报仇雪恨的愿望终于得以实现。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20/10/26 16:38:30

      网友回复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2954164
      • 工分:36139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张海祥
      能够率部突破重围从新乡跑到安阳,这个王三祝的军事能力相当不错。
      是和40师一起,40师是庞炳勋的老部队,该部一直是杂牌,抗战时有临沂之战的辉煌,也投降当了汉奸军,但凝聚力很强,当了几十年的杂牌,小团体一直不散。

      2020/11/1 21:44:12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357660
      • 工分:539820 / 排名:1794
      左箭头-小图标

      能够率部突破重围从新乡跑到安阳,这个王三祝的军事能力相当不错。

      2020/11/1 1:02:5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3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中将土匪王三祝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