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芝诺悖论与香港问题解决之点滴想法

什么是芝诺悖论

两分法问题

一个物体在通过某段路程之前,必须先通过这段路程的一半,但在跑完一半之前又必须跑完四分之一,依次类推可至无穷。所以既然这种步步紧缩是无穷的,运动就基本没有可能,否则这个物体就必须在有限的时间内通过无限个分段了。这个问题成立的前提是空间微分而时间不微分,换句话说是时间微分,空间不能积分。

阿基里斯问题

全希腊跑得最快的阿基里斯永远追不上慢慢爬行的乌龟。因为,他要追上龟,首先就要到达龟所爬行的出发点,这时龟已经往前爬行了一段;当阿基里跑到龟的第二个出发点时,龟又爬行了一小段,阿基里又得赶上这一小段,以至无穷。阿基里只能无限地接近,但永远不能赶上它。所以,假如承认有运动,就得承认速度最快的赶不上速度最慢的。这个问题前提是空间微分不积分。

飞箭问题

飞着的箭在不同的时间处于不同的位置,甲时在A点,乙时在B点,在连续的时间中,箭相继地静止在一系列的点上。既然是在某一点上,怎么能运动呢?运动实际上是一系列静止的总和。这个假说的前提是,时间连续,空间不连续。

竞走问题

假定空间和时间由点和瞬间组成,设有三个互相平行的点A、B、C。另C往右移动,A往左移动,其速度相对于B而言,都是每瞬间移动一个点,这样一来,A上的每点就在每瞬间离开C两个点的距离,因而我们可以对这一最小的时间区间再进行分割,上述步骤可以重复进行以至无穷。通俗的讲 就是如果时间是“瞬间的小片”,那么,在这个瞬间的小片的时间内,a点相对b点移动了一个趋近与零的一个单位长度,同时a点相对c点移动了趋近于零的两个单位长度,而在时间是趋近于零的瞬间小片的前提下,那么abc三点或者静止不动,或者在瞬间的小片时间内,空间出现了两种不同的度量,结果时间就不可能由瞬间组成。再换个容易理解的说法,在空间和时间都微分化的前提下,质点或者静止或者无法定义(或者不存在)。

这四个悖论的结论是错误的,是形而上学的,但悖论本身在认识史、辩证法史、逻辑史和科学史上却有重要地位。这四个悖论涉及到运动和时间、空间的关系以及极限和无限分割的问题,还接触到运动本身存在连续性与非连续性的矛盾,所以历来受到科学家和哲学家的重视。

对于两分法或阿基里斯问题,逻辑上并无困难,问题只在于我们缺乏那种凭感性印象去理解无穷收敛级数性质的想象力,这种级数对于精确说明连续性十分重要,但在我们模糊的连续性观念中却不会牵涉到它。

飞箭问题全然是一个导数概念问题,运用这一概念,问题就迎刃而解。这个疑难中的论证,也同竞走问题一样,涉及一段距离或一段时间的间隔都包含着无穷多个部分这一假定。数学分析已经证明,无穷集合的概念不是自相矛盾的,这里的困难也像前面两个困难一样,是由于不能直观地看出连续统和无穷集合的性质。

芝诺悖论的哲学含义

芝诺悖论的本质是对时间和空间 运动和静止 有限和无限进行了静止的机械的和形式主义的抽象思考,由对时间和空间,运动和静止,有限和无限的居于当时的科技水平的不完善的定义出发而做出的符合形式逻辑的一种诡辩式的推导。

辩证法

要解决芝诺悖论这样的哲学问题,就必然开创一种崭新的思维,那就是辩证法。而且芝诺悖论本身也暗藏着辩证法的萌芽,比如时间是连续的也可能是离散的,空间是连续的也可能是离散的,无限和有限本身也只是人类在观察研究可以接触到的有限时间和空间而抽象出的具体的科学理念。

辩证法遵循着芝诺悖论所依存的形式逻辑所反映的客观世界的一般原理和思维规律,同一律,不矛盾律,排中律,充足理由律。同时,也暗藏着一个遵循的公理性的前提,那就是世界的或者事实的公理性的可解性前提,形式逻辑要求我们认识世界要遵循同一性和确定性,更重要的还要保持理由的充足性。而即使面对我们事实上接触的这个有限的空间时间或者世界,我们依然无法保证充足理由律的要求,罔论面对现代科技所告知我们的这个无限的世界和宇宙。所以,世界和客体的公理性的可解性前提就作为辩证法的最重要的部分而区别于形式逻辑,就好像芝诺问题中的竞争问题中反映的那样,我们将时间空间微分化后,质点或者静止或者就无法定义或者不存在,按照机械的形式逻辑的思维方式,科学的虚无主义就会可怕的产生,而在我们的辩证法思维中,世界的可解性这个公理前提,让我们抛弃一般的形式逻辑的思维方法,在科学实践,社会实践,阶级实践这三大实践中探索有限世界的无限性。无限细分的时间和空间以及在这种情况下的无法定义的质点,才可能在芝诺千年之后的牛顿和莱布里茨的研究思考中得到我们这个年代的关于它的正确科学思考和结论。

运动与静止 运动和静止在芝诺看来是决然不同的两个概念,而在以爱因斯坦为代表的现当代科学家认为,运动是绝对的,静止是相对的,没有离开物质的运动,也没有离开运动的物质。

相对静止的物质是物质在某一阶段保持稳定性的标志。

有限与无限 有限是相对的 无限是绝对的 在现实世界和可接触的宇宙中,科学研究也放弃了“恶无限”的观点,倾向于认为宇宙是一个类似微分中的无限的这个数学概念,宇宙是个我们永远无法穷极的有限的时空。这个其实也是我们对有限时空研究得出的具体的结论。真正的宇宙的到底如何,现在下结论为时尚早。

无限小的辩证法含义

芝诺悖论产生的很大原因是对无限小的理解,什么叫做无限小,事起末,起于飘萍。无限小,现在的理解无非从正副方向无限趋近于零。也符合我们对于夸克或者层子的想象,无限小趋近于零的夸克在无限微分的空间震动热运动。也比如导数,就是曲线切线斜率的微分,反映的是一个运动的趋势。也是一个向量的“向”。无限的小积分起来,就是一个极限的值。

存在的确定性与历史虚无主义

芝诺的悖论,从时间空间的机械认识,否认了运动,否认了运动是世界的本质属性之一,甚而至于从空间时间的微分中得出质点不存在的的科学虚无主义。

科学是一个时代人类智慧的最高表现和总结,科学的虚无主义,必然会导致历史的虚无主义,历史的虚无主义会导致人类的迷失。

线性单进程与客观世界的分布式存在的互相作用与关系

芝诺的悖论考虑的是一个线性单进程的世界。

而客观世界既由线性单进程体现出它的存在性和实在性,也由空间上的瞬时分部和时间上的连续选择所形成的单一进程体现它的多元性和丰富性。空间上的瞬时分部和时间上的连续选择由不同的客观实体角度出发观照分析,会有不同的结论,进而使不同的客观实体干预单一进程的选择有不同的考虑,导致单一进程的方向或者进程本身发生改变。

不同客观实体的单一进程之间存在三种关系 异步平行 同步平行 扰动和缠绕 。

香港问题

时间空间

香港问题的产生,从短期看,只是香港97年回归过后在国外反华势力支持下出现的,反映的是西方势力对崛起的中国发展的袭扰干涉和破坏。从长期看,则是西方文化或者西方殖民统治者播下的祸根,反映的表面是中西方文化的差异,实质还是中华民族再次崛起面临的西方反华势力的打压。历史上的所谓“黄祸论”就是当前局势在历史中的回放。

芝诺分析世界,是时间微分,空间不能积分,换句话说,现在的西方仇华势力,就是在时间上无限细分我们发展的时间轴,空间上无限压缩我们既有的国土领海,试图让我们永远无法追上他们。无限细分我们发展的时间轴,体现就是用支持藏。。疆。。台。。的伎俩,将我们发展的脚步拖慢,从而为他们再“领导世界一百年”创造条件。

微分的质点

时间空间的极度微分,导致质点的无法定义或者消失。这个是芝诺的悖论导致科学虚无主义产生的原因。

科学的道理同样适合社会和人生,时间和空间失去了,你这个人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这个问题可以从正反两方面来看,提示我们解决香港问题的方式方法,以香港这些闹事的人的角度看,他们认为香港发展机会不多生存堪忧,并把这种结果归咎于香港的回归。而我们也可以就此入手,解决香港问题,无非两个方向,第一,在严格甄别反华势力企图和人员并作出相关处理的基础上,给予香港一定的发展空间,促进香港的繁荣和稳定。第二,如果分析认为香港已经成为策乱之源无法挽回,那就进一步压缩它的空间,运用我大陆的资源优势和人员优势以及时间优势,让它边缘化,然后,在以后的进程中视机管控。

历史虚无主义

层子的无法定义或者消失导致科学的虚无主义。而一个个在殖民统治下生存生活了近百年的香港市民如果无法看清自己的身份,发生自我认知的错误和错乱,也必然导致民族虚无主义和认贼作父。

香港的未来在孩子,教育要从孩子抓起。谁赢得了青年,谁就赢得了未来。这个可以说是我们大陆的一个严重失误。亡羊补牢未为晚。国家认同民族认同一定要纳入香港的基础教育。

两难的政策选择

单向进程的多元性选择和管控 政治实体的分部存在和单向进程的矛盾与联系。

对待香港问题,国家有办法,但是也有两难的困惑。

简单的说,就是宽一些还是严一些的把握问题。

香港法院基本都由外籍人士把控,这些外籍人士很多支持港。。,按照基本法,也许我们无法对这些人进行时间和空间的微分,让他们成为无法定义的存在。

但是,实体并不是芝诺考虑的单一单向进程,它也有分部存在的表现和意义。所谓的分部存在,通俗的说,我们在香港并不是只有香港政府这样一个抓手,我们还有解放军,中资企业和员工,大陆转移到香港的大量居民等很多可以依托的力量的和方式方法。

只要各种力量有机组合,切实落实到每一个香港人身上,形成他这个点的也就是一个向量的“向”的哪怕微小的变化。“无限的小”积分起来,就是一个极限的值,就是香港的发展和繁荣。因为时间是在我们这边的。

美国近段时间的表现值得注意的有两点,开始是申请军舰停靠香港,前几天是申请停靠青岛。都被我们严词拒绝。

这些小动作,无非就是为香港分裂分子站台。

科学有悖论,所以需要客观世界可解性的公理性前提。国家社会民族也有可能出现悖论似的问题,这个也只有在历史的进程中去得到合理的解决,但是,我们是实践中的人,我们是在发现顺应或者改造客体的实践过程中的活生生的主体,我们有根据我们的国家政治传统和经验去改变一定约束条件下的形势和局势的需求和能力,黑格尔说过一句有意思的话,存在的就是合理的,更重要的是,存在不是静态的观念,而是动态的实在。

辩证法的原则,唯物辩证法和历史辩证法的原则告诉我们,香港问题到了必须解决的关键时刻了,它也必会得到解决。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今日排行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6.1
热点图文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6.1
热门推荐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6.1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