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参加宁都起义的青海人

共 178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9251973
  • 工分:7558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参加宁都起义的青海人

1985年的一天,一名中年男子叩响了甘肃省酒泉市城关镇一座普通民宅的大门。耄耋之年的主人应声而出,听到来访者亲切的青海口音,老人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感慨万千。

来访者,是西宁市委党史研究室的祁镇;这位老人,就是参加过宁都起义的青海籍革命志士——吴生霭。

虽然这是近三十年前的采访经历,但祁镇先生的回忆,仍然是那么鲜明如昨。身材魁梧、精神矍铄、面色红润,革命老人吴生霭给祁镇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那时候吴生霭已经近八十岁了,但是他精神非常好,思维也十分清晰,回忆起自己的革命生涯,激动之处他的语速会明显加快,讲述起来给人身临其境之感。”

参加宁都起义跟党走

吴生霭出生于乐都高店东村,比起那个时代的孩子,他的童年是幸运的,因为在那个教育并不普及的年月里,向来重视知识的父母送他到西宁求学,这个决定,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1926年,有较好文化基础的吴生霭得以就读于兰州陆军军医教练所,三年之后,在国民革命军26路军军医院任职。

时光荏苒,爆发在1931年那个寒冷冬夜的激情,令吴生霭回想起来依然热血沸腾。虽然时光已经过去了大半个世纪,他的思绪仍然会不时回到那段涌动着激情与热情的岁月。

1931年3月,26路军被迫开往江西宁都参加对中国工农红军的反革命围剿,其后,九一八事变爆发,民族危机空前严重。久受冯玉祥将军熏陶和中国共产党影响的西北军,爱国心切,将士们大都不愿意为蒋介石打内战当炮灰。一时间,26路军中弥漫着抗日反蒋的浓厚气氛。救亡图存的传单标语,在军营内外四处散发;“我们要北上抗日,蒋介石不让过江”消息,则令血气方刚、矢志抗日的吴生霭和他的战友们义愤填膺。一时间,“国民要抗日,政府不让抗日,这还叫什么国民政府!”的情绪在军中蔓延。

12月14日黄昏,董振堂把吴生霭叫到跟前说:“今晚你跟着我,哪里都不能去。”此时的吴生霭还不知道一场彪炳史册的起义正在悄悄酝酿。然而,细心的他注意到,董振堂带着随从人员到处巡营察看,三步一岗,五步一哨,部队戒备十分森严,口令也换得十分频繁。这令吴生霭预感到或许一件重大的事情即将发生。

“拂晓前,三颗信号弹从城头腾空而起。武装起义了,董振堂郑重其事地对大家说:大家都把帽花摘下扔掉!部队沿着既定路线一直往前开,直到离瑞金不远的任田市才停下。党代表刘伯坚公开宣布:起义成功了!26路军走上了革命的光荣道路,中国共产党表示热烈欢迎。刘伯坚当时对我们分析道:红军是蒋介石的心头恨,冯玉祥是蒋介石的眼中钉。蒋介石要你们剿共,就是妄图一石二鸟,使我们两败俱伤,他坐收渔人之利,既拔除了眼中钉,又去掉心头恨。”吴生霭的生动讲述,祁镇记忆犹新。

加入中国共产党

祁镇说,宁都起义成功后,26路军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5军团,吴生霭在13军卫生部担任卫生科科长。

在任田整编期间,吴生霭与其他起义官兵学习了中国共产党的十大政纲,痛斥了蒋介石的十大罪状,进一步坚定了革命信念。吴生霭曾说,通过学习,自己的心更明眼更亮,深深懂得了一条真理: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他也就更加坚定了跟着中国共产党走的决心。

之后,受到进步思想熏陶的吴生霭跟随部队南征北战,北攻江西赣州、东下福建龙岩、南征广东水口,不断在战火纷飞的前线锤炼着革命意志,用自己的精湛医术救死扶伤。1933年5月,经受了战争考验的吴生霭在曾林茂、王际坦的介绍下,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就在此时,在一场激烈的战斗中,宁都起义中的主要领导人赵博生壮烈牺牲,眼看着自己敬重的首长永远地倒在战场上,吴生霭的革命火焰烧得愈发热烈。部队成立少共国际师后,他调任该师卫生部部长,接着又调任教导师卫生部部长,驻防瑞金,担任着保卫中央苏维埃的光荣任务。

长征路上的好军医

1934年10月,举世闻名的长征开始。

吴生霭在教导师张经武师长、何长工政委的带领下,也开始了两万五千里的艰苦历程。作为军医,他不仅担负着救死扶伤的任务,还要随时准备与敌人展开白刃格斗,异常艰苦的环境下,他始终没有动摇当初自己“走向光明”的选择。

长征路上,吴生霭始终听从组织的安排,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去工作。遵义会议不久,中央红军成立干部休养连,吴生霭被调去为年老体弱的徐特立、谢觉哉等老一辈革命家防病治病。不久,他又被调到一军团工作。毛尔盖会议后,一、四方面军混合编队北上,左路军缺少西医,他又到左路军总医院为伤病员治病。

“作为军医,我最大的职责就是履行一名医务人员的光荣职责。记得邓颖超同志咳嗽吐血,病情严重,我在贺诚的统一领导下,参加制定医疗方案,终于为她治愈疾病;周恩来同志重病缠身,接到消息后,我单骑飞奔送去了急救药品。”祁镇说,回忆起这些往事时,吴生霭的脸上浮现出欣慰的神色,正如他在接受采访时所说的那样:那时能为中央负责同志治好病,这就是我对革命所作的最大贡献!

河西征战遭不幸

1936年10月,吴生霭在西路军野战医院任医务科长,踏上了更为艰苦的征程。

梨园口战役失败后,吴生霭所在的西路军卫生部和野战医院被冲击得七零八落,最后只剩下他和苏井观部长。混战中,他们也失散了。吴生霭的骡子丢失了,在漆黑的夜幕中又从悬崖跌下,他忍受着枪伤、跌伤的疼痛和饥寒交迫的折磨,一瘸一拐地在大山和戈壁中西行。听说李卓然、李先念等带领西路军左支队朝西去了,他便化装成当地百姓向西追赶。然而,在行至甘肃与新疆毗邻的安西地区时,西行之路却受到阻碍,眼看找到部队的愿望实现不了,他决定改行陕北方向。虽然凭着共产党员的坚强意志和对革命事业的赤诚之心,依靠满口的青海方言,吴生霭一连闯过了几道敌人的关卡,但当来到张掖城南十几公里外时,他突遇敌人搜捕,由于必须要讨保才能释放,在张掖举目无亲的他根本找不到保人,最终,他落入了敌人的魔掌。

就这样,吴生霭与其他被俘战士一起,被敌人押着向西宁进发,扁都口、祁连峨堡……一路上,他始终在寻找逃跑的机会,因为他知道这样回到西宁,自己的身份必然会被敌人识破,自己想再回到党的怀抱必然困难重重。一天黄昏,他趁敌人没有防备,从一处悬崖上纵身跳下。从此,吴生霭一直流落在祁连和河西地区,用自己在部队所学的医术为当地百姓治病。

吴生霭曾对祁镇说,跟党失去联系的那段岁月是自己人生中最苦闷的日子,长征虽苦,但只要跟党走就觉得前路光明,前进就有目标。因此,1949年,当人民解放军解放河西的隆隆炮声传来时,吴生霭的迷茫才结束,他觉得光明来到。党也没有忘记他这名流落在外的战士,1951年,吴生霭在酒泉专区医院参加工作,继续在医疗战线上实践着自己的革命信念。

祁镇说:“在医院工作期间,吴生霭继续发扬党和红军的优良传统,勤勤恳恳、积极工作、关心群众,想方设法改善当地落后的医疗条件。他甚至千里迢迢到北京找到他昔日的通讯员、当时在卫生部工作的周毅胜,向他反映了酒泉地区缺医少药的情况。经过努力,争取到一批X光机、救护车等医疗器材,改善了当地的医疗条件。”

“这之后,吴生霭就再也没有回到过青海,家乡的山山水水都只能在梦中亲近。听着他用一口乐都话讲述那段战火纷飞的历史,我的脑海里情不自禁地浮现‘乡音未改鬓毛衰’这句诗,老人虽然思念家乡、思念亲人,却对自己选择的革命道路无怨无悔,言语中流露出的对党、对革命事业的赤诚之情,令人敬仰。”

      打赏
      收藏文本
      3
      0
      2020/9/28 7:58:1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参加宁都起义的青海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