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观察者网7月31日报道

印度累计确诊病例数居全球第三,政府“抗疫”不力,另一方面又加紧对舆论口的钳制,抓捕、打击那些批评政府“抗疫”举措的记者。据英国《卫报》7月31日报道,印度已有超50名记者被拘捕、警方指控,或遇袭。报道称,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在印度农村地区工作的独立记者。公开数据显示印度农村人口占总数60%以上,此前报道揭露,印度农村存在严重的死亡数据不实的嫌疑。“潜台词是,我们不能展现政府不好的一面,即使这意味着我们必须对看到的某些事只字不提,”《印地日报》记者奥姆·沙尔玛(Om Sharma)表示。他在社交平台脸书(Facebook)上为疫情下挣扎求生的工人们频繁发声,之后警方以“散播虚假信息,违反公务员纪律”等多项罪名对他进行指控。

据《卫报》报道,在宣布封城前,印度总理莫迪曾与印度几大媒体的20名主管、总编举行视频会议。“阻止悲观、消极情绪以及谣言的传播是至关重要的,”莫迪对他们表示。《卫报》一语道破,讽刺称“印度的社交媒体上流传的消息半真半假,有些假新闻还是政客自己散播的,甚至一些不可靠的(新冠)治疗方法也被推广,然而这个国家的政府还在最高法院前控诉‘假新闻’会让劳工们逃离城市。高院最终责令媒体‘参照、发布有关(疫情)进展的政府官方报道。’”

印度多地还发生记者被袭击事件。据《卫报》报道,4月11日警察掌掴、用警棍殴打《喀什米尔观察报》记者贾尼(Mushtaq Ahmed Ganai),之后逮捕了他。该记者之前报道了斯利那加(Srinagar)市封城。报道披露,记者们的出行也受到严重限制。更糟的是,他们时常被限制不能请律师,法院也只在紧急案件上举行听证会。印度“言论自由联盟”(FSC)的吉塔·塞舒(Geeta Seshu)表示,“疫情期间,印度政府在环境和铁路交通方面采取了高压政策,大多数印度媒体为求自保,对相关政策都保持沉默。”具有讽刺意义的是,今年5月,印度信息广播部长贾瓦德卡尔(Prakash Javadekar)在推特上表示,“印度媒体享有绝对的自由。”目前,印度的累计确诊病例居世界第3,仅次美国与巴西,7月30日新增确诊病例55078例,单日增幅再创新高。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