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上海沦陷后,日军兵分三路直扑南京。蒋介石紧急召开军事会议,商议南京的留守问题。对于这次会议的内容,李宗仁在自己的回忆录中做了详细的描述:委员长首先问我说:“德邻兄,对南京守城有什么意见?” 我回答说,我不主张守南京,在战术上说,南京是个绝地,敌人可以三面合围,而北面又阻于长江,无路可退。我军新败之余,士气颇受打击,又无生力军增援,南京必被攻破。与其如此,倒不如我们自己宣布南京为不设防城市,以免敌人借口烧杀平民。而我们可将大军撤往长江两岸,一面可阻止敌人向津浦线北进,同时可拒止敌人的西上,让他徒得南京,对战争大局无关宏旨。

接着蒋介石又询问白崇禧的意见,他也主张弃守南京,总参谋长何应钦和军令部部长徐永昌则表示一切以委员长的意旨为意旨。当问到唐生智时,唐忽然起立,大声疾呼道:“现在敌人已迫近首都,首都是国父陵寝所在地。值此大敌当前,在南京如不牺牲一二员大将,我们不但对不起总理在天之灵,更对不起我们的最高统帅。本人主张死守南京,和敌人拼到底!”唐氏说时,声色俱厉,大义凛然,大有张睢阳嚼齿流血之概。 委员长闻言大喜,说孟潇兄既有这样的义愤,我看我们应死守南京,就请孟潇兄筹划防务,担任城防总司令。唐生智慨然允诺,誓以血肉之躯,与南京城共存亡。


真的是自告奋勇守南京?唐生智:我是被老蒋逼的

李宗仁在回忆录中称唐生智是自告奋勇守南京的,并猜测他这样做的目的是“静极思动,想乘此机会掌握一部兵权”。但唐生智却在自己的回忆中给出完全相反的说法,声称老蒋强迫他二选一,自己是被逼上任的。


唐生智是这样描述这次会议的:委员长提出了守南京的问题,并问大家说:“守不守?他自己又说:“南京一定要守。”我说:“我同意守南京,掩护前方部队的休整和后方部队的集中,以阻止和延缓敌人的进攻。”他说:“哪一个守呢?”当时,没有一个人做声。他说:“如果没有人守,我自己守。”我说:“用不着你自己守,从前方下来的人中间派一个人守,或者要南京警备司令谷正伦守都可以。”蒋说:“他们不行,资历太浅。”又说:“再商量吧!”


这次会议结束后的第二天,老蒋又去找唐生智,并和他一起参观了桂永清所指挥的教导总队的阵地。期间再次谈到南京的守卫人选,唐生智推荐谷正伦和桂永清出任城防正副司令,罗卓英为总司令,由这三人负责实施南京保卫战。老蒋又以这三人资历太浅为由拒绝,唐生智一时不知老蒋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当天下午,蒋介石又将唐生智找了去,对于这次谈话,唐生智在自己的回忆中也做了详细描述。


真的是自告奋勇守南京?唐生智:我是被老蒋逼的

唐在回忆中称:下午,蒋又找我去,对我说:“关于守南京的问题,要就是我留下,要就是你留下。”我说:“你怎能够留下呢?与其是你,不如是我吧!”他立即问:“你看把握怎么样?”我说:“我只能做到八个字:临危不乱,临难不苟。”我自从九一八事变回到南京以后,始终是主张抗日的。同时,担任的工作也是筹划抗日的工作。上海战事开始时,我又兼任军法执行总监部总监,我能违抗命令,不守南京吗?加之,在这种情况下,蒋介石这样来将我的军,我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李宗仁在自己的回忆录中称唐生智是自告奋勇守南京的,而唐生智则称自己是被蒋介石强逼上任的,究竟谁说了谎话,或许只有当事人自己才清楚。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