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北宋中期,国家已是问题多多,不变法不行了。但是,变法要有个变法的样,不变固然不可,急功近利也是不可。总之,不变法北宋必亡,急功近利则北宋速亡。

王安石代表了变法的主张,也代表了急功近利的主张。他对北宋的灭亡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一点在北宋灭亡后被南宋朝野官方认定,数百年来也被历朝历代认定。到了近代后,因为晚清在变法问题上的纠结,被许多人诟病,王安石的形象才得到改变,被推崇抬高,甚至变法中的许多错误做法都与他无关了。这显然不是事实。

司马光则代表了反对变法的主张,当时大多数的士大夫都反对变法,司马光则是其中最激烈的一个。后来,他当了宰相,完全废除了新法。对此,现代人都对他持批评态度,但在当时,他的做法被大多数人所赞成,特别是老百姓。当然,近代以来又不同了。近代国家多难,文人多以为必须变法,故对反对变法的则持否定态度。

现在看来,二人皆有所失,亦各有所得。当时固然不得不变,但急功近利亦是不可,故王安石、司马光之过错半斤八两。但由此引起党争,数十年不能协调,则肇始者不得辞其责。谁引起了党争?王安石是也,故对于北宋灭亡,王安石的责任大于司马光。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