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20年06月29日 18:02:25

来源:四川日报

本文原发于2005年11月15日

在国际事务中,严正交涉、握手言欢的背后,不少暗箱操作鲜为人知。国际间的这种斗争,天长日久,从来没有停止过。

无耻的偷盗手段。一是偷窃我官方文件。他们全然不顾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规定,千方百计,窃取我传递中的外交邮袋,非法开拆,摄取我国机密。二是盗窃我外交人员的笔记本或有关资料,用以研究我有关会议情况,探索我意图,有针对性地破坏我行动计划。间谍们化装成各种身份,被派往世界各地的码头、旅馆、空港、车站,进行跟踪盯梢、伺机下手行窃。我国外交信使的一个文件袋,就是在美国休斯敦机场头等舱候机室被这种职业间谍窃走的,使我国在国际交往上蒙受了损失。

阴险的窃听、窃拍照手段。我们的对手利用秘密安装的形形色色窃听、窃拍照器材,监听、偷拍我驻外机构的机要部门、工作人员办公室或宿舍的情况,收集我外交官的谈话内容和有关会议情况,定时发报或传真给间谍机关。

我国驻某国大使坐车的门把手,被间谍机构放入了窃听器,这个经过处理的门把手,从表面看与其他的把手没什么两样,从外形上找不出任何差异,只有用仪器才能检测出它的“奥妙”。还有,我国一个使馆参赞的办公桌被放入窃听器;我某使馆会议室墙壁内被放上窃听器……

我国驻某国使馆选址时,为防止间谍安窃听器搞阴谋,曾以“你出来,我进去”的不利购买条件,不惜重金,迅即买下一座旅馆,拿到全部房间钥匙,并立即派人住进看守。可是,即使这样快买妥的房子,间谍人员还是安了窃听器,只是安得少一些罢了。后来,我得知有此怪事,纳闷地问有关人员,间谍在这样短的时间内如何来得及安装那玩艺儿呢?答复是,那些人每天暗中跟踪,凡是中国买房人驻足的处所,他们都安上窃听器,不管此后买与不买,先“安装”了再说。

间谍人员为监听我情报,有时暗里进行一项相当规模的“工程”。

我驻某国使馆正在建设新馆舍———旧馆全部拆平,原地起高楼,新馆工程包给当地建筑公司。工程到了按图开挖地基的阶段,工人们居然在一楼大厅下面挖出了一个很大的“地下室”,而且布置讲究,有地毯、桌椅、照明等设备。这一突然发现,搞得使馆吃了一惊。为尽快弄清情况,使馆人员轮流去工地挖洞。

原来,“地下室”是国际间谍机构的窃听前沿。在这敌人“阵地”的顶部,也就是贴近使馆那间大厅的部位,装着很多窃听器。“地下室”内的各种电路、线路,在离地面约两米深的部位,顺着一个通道,向右前方延伸数十米,穿过使馆的围墙地基,进入“邻居”的院子里。

据了解,有一个时期人们见到每天有一辆卡车,装满崭新的木箱运出“邻居”的大院,不知送到何处;又见,每天也有一车崭新的木箱运进大院。以为工厂在倒腾某种产品,谁也没有多想别的什么。啊,原来人家夜里施工,白天无动静,只把已经装箱的沙石泥土运出一车了事。一天一车,大概也是“工程”的进度。这样,那个“邻居”院里挖地道当然不显山不露水了。

此外,国际间谍机构腐蚀和策反我外交干部的策略还有,一是以金钱收买。美国中央情报局曾公开放风,规定了我各级外交官投靠美国的“奖励”标准。职位的高低不同,“价码”也不等,一般都在十数万美元一位。二是以美色勾引,遇到不坚定分子便设法下手。三是以不同的威胁手段,逼我失足人员就范。但是,这些可耻的阴谋手法,一直难以奏效。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