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水浒传》里李逵将沧州小衙内连头劈成两半一事一直被许多人认定为是李逵毫无人性的血腥暴行。在很大程度上我不认同,事实上就算没有宋江的下死手吩咐, 极有可能李逵也会这么干的,在全书中我们看到梁山出身于吃牢饭这一行的人员中基本上就没有哪个手里是干净的,哪个不是对犯人敲骨吸髓、为所欲为的?但偏生只有李逵貌似不曾如此,这不是我胡说,有两件事可资证明,一是戴宗在李逵与宋江初识时说过“但吃醉了时,却不奈何罪人,只要打一般强的牢子。”,这一点戴宗无须替李逵说谎,但从中我们便可知道,喝醉了的李逵都不会去奈何犯人,平日里的李逵就更不会了,要不然在他没钱的时候,完全可以去敲诈犯人而非找戴宗解决。你可以说戴宗的钱也是从犯人身上诈来的,但毕竟李逵没有直接诈犯人,反而他给人种遵循你能诈犯人,我就能诈你的简单逻辑法则;第二就是他在蓟州被罗真人算计了一番坐牢时,他虚言敲诈的对像依然是节级、牢子等人而非犯人。可谓是梁山出身于吃牢饭这一行的人员中的“另类”。现在我们说回正题,为什么李逵一定要杀小衙内呢?正是因为小衙内是李逵出气的对像,大家都知道,沧州知府在见了朱仝对自己身边人四处用钱后,刻意点明朱仝是故意义放雷横一事,逼朱仝说出了“小人怎敢欺公罔上?”一句话后才让小衙内出的场,然后顺理成章的以令其成为小衙内的长随军形式变像敲诈朱仝钱财,确实朱仝到沧州时是囊箧满满,但他花在小衙内身上的钱,知府是绝对不会给他报销的,只出不进肯定不能长久,就像后文中王庆被张管营算计一样。等到朱仝钱财用尽时,好一点知府打发他回牢营干一般犯人的活,不好一点知府就直接以“欺公罔上”的罪名来治他了。所以说李逵杀小衙内就是因为他是沧州知府变像敲诈犯人的一个道具,但李逵又不能去敲上沧州知府一笔,自然是只有直接毁了这个道具,大家都没的捞。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