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第一次长沙会战:1939年9月14日——10月。日军动用100000兵力,却在第九战区第十五集团军的抵抗下损失惨重。日军承认“在部分战场上,部分战况之激烈超过了诺门坎”。在国民革命军反击下,日军伤亡达20000人,被迫撤军,国民党军伤亡30000余人。参战的国民党主要将领:薛岳、罗卓英、王耀武、关麟征、杨森、张灵甫。第一次长沙会战,国民党军24万对付日军12万,日军攻至长沙城下,击溃国军10余万,因担心伤亡过大而主动撤退,第二天,得知日军撤退的消息后,薛岳下令反攻,趁机收复失地。国军伤亡3万余人,日军伤亡2万余人。战后,薛岳向蒋介石报告大捷,蒋问俘虏缴获情况,答曰:无。蒋某人气的肝疼,但为了不影响士气,只好捏住鼻子认了这次“大捷”

第二次长沙会战,国民党军30余万对付日军约10万,日军连续发动猛攻,仅以伤亡不到7000人的代价,连续击溃薛岳4个军,并攻进长沙,后因太平洋战争需要增援兵力而主动撤退,国军趁机收复失地,双方恢复战前状态。战后薛岳不好意思宣称大捷, 蒋问俘虏缴获情况,答曰:俘虏8名。(八路军新四军抗战期间共俘虏日军5000余,按这个标准,等于打了600多次长沙会战。当然,这不影响果粉污蔑共军“游而不击”,蒋某人在南岳军事会议上斥责第9战区“像这次长沙会战,我们有这样雄厚的兵力,有这样良好的态势,我们一定可以打败敌人,一定可以俘获敌人很多的官兵,一定可以缴获敌人无数的军械!即使没有一万俘虏,也总应该有一千!一千没有,总要有一百!一百没有,少而言之,也应该有几十人”,“丢尽了党国军人的脸面”。

第三次长沙会战,国民党军30余万对付日军第3、6、40师团和14旅团共12万(日本资料称第40师团和14旅团并未参战,因此日军参战总兵力为7万多,这个数据有待证实)。国军采用坚壁清野,诱敌深入的战略(天炉战法),集中优势兵力围歼日军,取得长沙大捷。这次日军伤亡虽然只有6000人,但确实是被国军打退了。因此薛岳再次向蒋报告大捷,共毙伤日军5万多人。 蒋某人心里知道薛岳又在谎报战果,但是国军需要一场胜利来鼓舞民众,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与民同庆。注《中华国民史资料丛稿译稿:长沙作战》所载日方统计数据则为:国军遗弃尸体28612具,被俘1065人;日军战死1591人,战伤4412人,死伤战马1766匹。也就是说,日军伤亡仅6000余人而已。第四次长沙会战——也被称为长衡会战,这次会战,日军28万进攻国军30余万,薛岳统领第30集团军王陵基、第27集团军杨森、战区直辖部队第4、99军、第24集团军王耀武。6月16日,日军抵达长沙城下并发起进攻,19日攻占长沙,被击溃的国军主力仓皇溃逃,导致衡阳守军孤军无援,战败投降。这一次,“谎报战绩连脸都不要”的薛岳也实在不好意思称自己是大捷了。蒋某人接到战报一口气差点没有上来,捶胸顿足道,这是自抗战以来最荒唐的一次战役。尽管如此,这并不能阻止比薛岳更不要脸的果粉们把衡阳保卫战吹嘘为“东方斯大林格勒之战”,但是,斯大林格勒投降的是进攻方德军的保卢斯而不是苏联红军朱可夫……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