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红楼梦》小说,本名《石头记》……。”(程伟元《绣像红楼梦》序)“《红楼梦》是中国许多人所知道,至少,是知道这名目的书。谁是作者和续者姑且勿论,单是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鲁 迅.中国小说史略.苏州:古吴轩出版社,2017)“有一种叫作‘红学’的学问已经持续进行了二百来年的研究工作,似乎有相当多的一群人在对《红楼梦》进行着极为专业神秘的研究,是一般人近不得身的那种高级研究。”(崔志刚《红楼止梦》)“一部《红楼梦》,包括所谓《石头记》的前八十回,就算拉扯着连上脂砚斋批,一共也不过七十二万多字。但是关于这七十二万字的各种笔记、评论、研究和探讨的文字 ,已经至少千倍于原作,可以说这在古今中外的文学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花在‘〈红楼梦〉研究’上的工夫,都可以再写出一千个《红楼梦》来。”(崔志刚《红楼止梦》)如此的“红学”,成果是什么呢?作者、版本仍在争论中,主旨是什么依然众说纷纭。2013年的“死活读不下去排行榜”,更是令人匪夷所思。读不下去的原因,就是不知道“《红楼梦》”的那些文字,到底是说了些什么。脂砚斋批语说的“表里皆有喻”,即有“真事隐”呀,又是什么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