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观察者网6月4日报道

自去年8月以来,印度不断采取措施,单方面改变克什米尔现状,持续加剧地区局势紧张。回顾历史不难发现,印度在包括克什米尔在内的边界问题上,经常片面强调自身利益和诉求。克什米尔归属问题系印巴矛盾核心所在,始于1947年的印巴分治。根据1947年英国殖民当局制定的“蒙巴顿方案”,印度教徒居多数的地区划归印度,穆斯林占多数的地区归属巴基斯坦。但对克什米尔的归属问题,却规定由王公土邦自己决定加入印度或巴基斯坦,或保持独立。这导致克什米尔归属问题在印巴分治时未能得到解决。

印巴独立之后,迅速因克什米尔开战。印度控制了克什米尔地区大约2/3的土地与3/4的人口。巴基斯坦控制了另外1/3的土地与1/4人口。这次停火奠定了后来双方在克什米尔的控制范围。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包含三个部分,即以印度教徒为主的查谟、以穆斯林为主的克什米尔谷地和以藏传佛教徒为主的拉达克地区。然而,自被印度控制以来,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形势就从未平静过,占据当地人口多数的穆斯林与印度当局不断爆发冲突,始终存在分离主义倾向,近年来更是愈演愈烈,成为印度当局的心腹大患。对此,印度当局始终采取高压政策,甚至“肉体消灭”带头反印分子。例如,2016年7月8日,印度军队在印控克什米尔地区打死反抗印度当局的“圣战者组织”重要领导人布尔汗·瓦尼。这导致印控克什米尔民众大规模抗议,并与印度安全部队爆发激烈冲突,导致严重人员伤亡。巴基斯坦当局就此作出强烈反应,印巴关系由此再次吃紧。9月18日,地处印控克什米尔乌里地区的一座军营遭到袭击,17名印军士兵死亡,另有30多人受伤。印度认定“穆罕默德军”是此案元凶,并指责巴基斯坦军队持续利用“穆罕默德军”等组织与印度为敌。9月29日,印军高调宣布越过克什米尔控制线对巴基斯坦一侧实施“外科手术式打击”。巴基斯坦政府否认印方越界,并对印度表示强烈谴责。巴基斯坦军队举行大规模空军演习,强调已经做好了一切军事准备。一时间,有关印巴全面开战的威胁不绝于耳,甚至出现核战争威胁言论。再如,2019年2月14日,印度“中央预备警察部队”车队在印控克什米尔普尔瓦马遭自杀式袭击,导致44名军人死亡。印方在事发后短短半个小时就指责巴基斯坦当局为此次袭击负责。2月26日凌晨,印度空军12架幻影-2000战斗机在预警机、加油机等支援下越过印巴控制线,对巴基斯坦境内巴拉克特(Balakot)等地发动空袭,作为对2月14日遭袭的报复。2月27日,巴基斯坦空军越境对印控克什米尔发动空袭,此后与印军追击战机空战,击落入侵巴基斯坦领空的印军战机,并俘虏1名印军飞行员。此轮印巴空战是1971年印巴第三次战争之后的首次,也是1999年卡吉尔冲突以来印巴空军编队规模的正式对抗,更是印度首次对巴基斯坦实施所谓“冷启动”战略。此例一开,印度未来以“冷启动”对巴频繁动武可能性大增,巴在重压之下可能被迫使用战术核武器予以还击,印巴爆发全面战争和核战争的可能性不降反增。

2019年8月5日,印度政府宣布废除授予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即原“查谟和克什米尔邦”特殊地位的宪法370条款,成立“查谟和克什米尔”以及“拉达克”两个联邦直辖区。印度此举单方面改变克什米尔现状,严重威胁地区和平与稳定。

首先,对巴基斯坦和中国的主权构成挑战,导致印巴关系、中印关系更加复杂。对于巴基斯坦而言,克什米尔归属事关巴基斯坦立国之本。巴基斯坦以“南亚穆斯林的家园”立国,克什米尔作为穆斯林人口占多数的地区,巴基斯坦认为理应加入本国。印度单方面改变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地位,导致巴基斯坦举国上下群情激愤,印巴军队在克什米尔控制线附近排兵布阵,高强度对峙持续至今。与此同时,巴基斯坦当局在国际和地区场合,频繁要求国际社会关注和介入克什米尔问题,尤其是指责印度当局在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大规模侵犯人权,严重影响印度的国际形象。对中国而言,印度方面“地图开疆”,将隶属于中国新疆和西藏地方管辖的部分地区,划入其所谓的“拉达克”联邦直辖区,将巴控克什米尔地区划入其所谓的“查谟和克什米尔”联邦直辖区,这等于强行将中国拉入了克什米尔争议问题,刺激中巴在克什米尔问题上做出反制行动,大大增加了中印边界问题解决难度。正如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会见印度外交部长苏杰生时指出,印方的举措挑战了中方的主权权益,有违双方关于维护两国边境地区和平安宁的协议,中方对此严重关切。印方的举措对中方不产生任何效力,更不会改变中方对相关领土行使主权的事实和进行有效管辖的现状。

其次,以国内立法否认联合国决议将克什米尔作为有争议地区的认定。1947年,印巴围绕克什米尔归属开战,联合国展开积极调停,仅1948年就围绕克什米尔问题通过了第38、39、47和51号决议,此后又通过了若干决议。上述决议明确表明,联合国认定克什米尔地位尚未确定,是国际社会认可的争议地区。印度以国内立法实质性改变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地位,将其作为一般的国内省邦单位对待,此举显然违背联合国决议,单方面改变克什米尔现状。正因为如此,2019年8月16日,联合国安理会举行克什米尔问题非正式闭门磋商会议,听取了联合国秘书处就克什米尔局势和联合国印巴军事观察组工作情况所做的通报,这是联合国安理会50年来首次举行有关克什米尔的专门会议。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表示,查谟和克什米尔的最终地位将根据《联合国宪章》通过和平手段解决,呼吁各方不要采取可能影响查谟和克什米尔地位的步骤。巴基斯坦常驻联合国代表表示,这次会议从根本上否定了印度有关查谟和克什米尔是印度内部事务的说辞。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表示,克什米尔问题是印巴之间的历史遗留问题,安理会相关决议认定克什米尔地位未定,是国际公认的争议地区。克什米尔问题应当根据《联合国宪章》、相关安理会决议以及双边协定,以和平方式妥善解决。这是国际社会的共识。印方修宪改变了克什米尔地区的现状,引发地区紧张。中方对当前克什米尔局势表示严重关切,反对任何使局势复杂化的单方面行动。

近年来,印度当局之所以在包括领土争议在内的一系列重大问题上一意孤行,是由于当前印度国内印度教民族主义大行其道,导致印度当局及其战略界已经被所谓的“双重自信”冲昏了头脑。一方面,2014年和2019年,印人党连续两次赢得议会多数席位,结束了此前印度政治生活持续几十年的“朝小野大”悬浮议会局面,国内政治地位空前巩固,传统大党国大党凝聚力下降,号召力削减;曾一度在印人党和国大党之外扮演第三股政治势力的左翼政党陷入低谷,选情低迷;只有深耕地方的地方政党尚能在局部勉强与印人党交手一二,但在全国范围则鞭长莫及。这导致秉持激进印度教民族主义的印人党政治自信空前。另一方面,美国等一些西方国家从意识形态角度出发,为了对冲中国举世瞩目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成果而力捧印度,“屁股决定脑袋”,罔顾事实为印度大唱赞歌。2017年以来,美国特朗普政府大幅调整国家安全战略,出台“印太战略”打压中国的发展势头,为此更是把印度作为香饽饽,不仅大肆拉拢赞美,而且对印度当局在印控克什米尔地区滥用武力等种种不当行为视而不见。这又刺激了印度的战略自信爆棚,自认为“印度大国地位是天命所归,其他国家承认就好”。然而,无论印度怎么“自信”,怎么自我感觉良好,企图以武力手段攫取领土注定要遭到失败。例如,1947年,印度通过第一次克什米尔战争攫取了印控克什米尔地区,但却导致印巴在克什米尔控制线附近长期重兵对峙,牵扯了大量军事、经济和外交资源而严重影响国内经济发展和现代化进程。更为严重的是,此次战争导致印度和巴基斯坦自诞生之年起便成为生死对头,根本无法将巴基斯坦和阿富汗这一南亚西部地区整合入自身发展战略,无法将南亚整体作为其大国之路的战略依托。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