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一个逃荒的卖艺者,被康熙以莫须有之罪处斩,只因他揭穿盛世谎言。

来源作者:@蜀山笔侠

2020-06-03

读史明智,读史惊心。康熙五十年(1711年),清朝曾发生一起大案,此案的主犯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逃荒卖艺者,但他居然牵连了礼部尚书贝和诺、刑部尚书齐世武等数十名大臣被问罪,到底怎么回事呢?

此人身份普通,连名字也普通,叫陈四。由他引发的这件案子,后世史学家称之为“陈四流民案”。按道理说,陈四这等普通人只要没制造什么重大恶性事件,是不会惊动大清皇帝责问案情的,康熙拿着放大镜找陈四的罪名,是因为一个叫班汉杰的人告了御状。

班汉杰也是个普通人,来自山东,但他胆子很大。这一年的正月、二月,班汉杰连续两次“叩阍(指古代平民或案件当事人直接向皇帝申诉冤情)”,当时康熙正忙着巡视河堤、查看漕运情况,班汉杰第一次叩阍康熙帝还没注意,第二次他就起了疑心。

他看了班汉杰的状子,上面简略写着:班汉杰曾在河南确山县一带遇上“山大王”陈四,陈四等百余人明火执仗过境,将他掳掠其中,由此他得以看见各州、府、县的官吏都跪迎陈四宗族,陈四到处抢劫也无人过问。

班汉杰还说,陈四杀了他的好友戴富耀,他好不容易才逃出来。逃出来后,他便将此事报告给了湖广巡抚(这一点很令人疑惑,按照大清律,班汉杰告状本来应该先去州县衙门),湖广巡抚陈诜就把案子交给陈四所在的江陵县,命他们审理。

这个举动至少说明了一点:陈诜很容易就知道了陈四等人如今身在何处,陈四的一举一动都在官府监察下。江陵县调查后给出报告,表示陈四等男女140人是从山西太原来的流民,有驴马,要从河南经湖光到云南、贵州一带去垦荒,他们没带兵器,也没挑事抢班汉杰的东西。

鉴于班汉杰申诉的案情发生在河南省,湖广总督又让河南巡抚鹿佑去查,结果鹿佑给出的回答也一样,陈四只是逃荒的卖艺者,到了这里后,考虑到安定因素,官府便给了一些资助粮食,让他们尽快去找个安定的地方生存。

既然双方说法一致,调查结果也无矛盾之处,此案得以在康熙四十九年了结,陈四于这一年到了贵州。不知道这个班汉杰究竟与陈四结了什么冤仇,竟然跑到皇帝面前告状,但康熙皇帝重视此案却不是为了班汉杰一人,而是因为陈四的“逃荒者”身份。

按照地方呈报的情况,陈四原本在山西安居乐业,但康熙四十四年、康熙四十五年山西连续歉收,陈四宗族无法生存,只能像其他人一样携儿带女离开家乡成为逃荒者,逃荒过程中陈四靠走马卖艺、算卦等方式谋生。

康熙皇帝对此大感不满:他自康熙四十二年便一直重点关心山西一带的产收,年年巡抚报的都是丰收,没有任何饥馑,百姓肚腹皆饱足,陈四何必要外出流浪?因此可判定陈四所说不实。而且陈四成群结队而行,携带需草料喂养的骡马,“即使无谋反之行,未必无谋反之心”。

于是康熙帝下令让刑部查实罪行。刑部自然不敢再交出无罪之论,最后判决结果是陈四因“抢劫”被处斩,宗族数十人流放东北严寒之地,原湖广巡抚陈诜(现工部尚书)、陕西巡抚(现刑部尚书)齐世武、左都御史赵申乔、原湖广总督(现刑部尚书)郭世隆等一大票臣子被问责降级,陈四经过的府州县,其“失职”官吏责令督抚清理。

其实案情疑点重重,比如班汉杰说陈四杀了他的好友,但先前数次调查,都没有查到班汉杰好友被杀一事,他的好友名字甚至没有出现在先前的状纸中;比如班汉杰描述陈四等数百劫匪,但实际查办时却只查到陈四宗族男女,没有班汉杰所说的凶匪。

但康熙皇帝真正在意的也不是这些,他判定陈四有罪,那句“未必无谋反之心”的理由现在听来实在属于莫须有,陈四为何会被杀呢?其实陈四这个小人物身上发生的一切,足以揭穿当时的盛世谎言。

康熙是“康乾盛世”开创者,正所谓“盛世无饥馁,何须耕织忙”,你陈四竟然说自己在盛世之下还吃不饱,要越境逃难,这不是瞎掰吗?四处流窜造成不稳定,那身为皇帝的康熙自然以盗匪定性,维护这种基础稳定。

至于事情的真相,从雍正时期的记载可见一斑。雍正年间,汪景祺曾经西行山陕,记述了这里过去的情况,岳钟琪也曾奏报流民现象,“此邦......岁歉无收,十室九空,流离无告”、“从前逃荒之民,到处皆渐次复业”,由此可见陈四并没有说谎,他揭穿盛世谎言,便化为了盛世光芒下一抹不起眼的血痕......。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