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20年06月01日 08:00:35

来源:牛戈文草

时下的抗战影视中正刮着一股恶俗的狙击风,只要是战争剧,狙击步枪就必是一件必不可少的明星道具。最俗不可耐的是每剧必有的女兵,甭管剧情需要不需要,要是不给她们手中摆上一支缠了裹脚步的狙击步枪,就跟导演活不下去似的。

那年头,中国军队的狙击作战鲜有狙击步枪

给人的感觉,似乎这带了光学瞄准镜的狙击步枪在战争年代的中国已经十分的普及。真的是这样吗?非也。

不错,二战时的各参战国,确实已有M1903A4、Kar98K、九七式、九九式、M1891/30、NO.4MK.I等一大批技术十分成熟的狙击步枪。在轻武器万国造的中国军队中,这些狙击步枪,难保不流入进来。但因为狙击步枪并非象普通步枪那样大量生产,因而即使在原产国的军队中,也只占极小的比例,能够流入到中国军队中来的,又能有多少?

前几年央视有个跟风专讲国军狙击作战的节目,说在1935年,德国顾问曾向国军建议在军中训练狙击手,并说在国民政府1935年财政部开支列表中,有记载:“购毛瑟24猎枪120支,配望远镜式瞄准镜,每支配弹2000发,另配备用枪膛30支,望远镜式瞄准镜30支”。也有的文章称,在淞沪开战后,曾有美国华人向国军捐赠带有光学瞄准镜的雷明顿30式猎枪1200支,用于淞沪抗敌。以上两说不知确实与否。

那年头,中国军队的狙击作战鲜有狙击步枪

上图是从网上搜到的一张老照片,照片中的军官正举着一支带有瞄准镜的民用步枪,这张历史老照片被很多媒体自媒体说成是国军从德国进口列装的的毛瑟狙击步枪。

我没能找到所谓24猎枪的资料,请教几位轻兵器方面的资深网友,他们也不知道,但我还是找到了与上图那军官手中带瞄准镜的步枪很像的下面一张这样的图片:

那年头,中国军队的狙击作战鲜有狙击步枪

这是一支M98民用型猎枪,专供贵族们狩猎打着玩的。从外型看,该枪与军用型的毛瑟狙击步枪差别很大。

不管24式猎枪有没有或长什么样吧。问题是,即便以上说法都是属实的,一千多支狙击枪,对于进进出出流水一样替换的抗日军队来说,又占了怎样的比例?经过了战争初期宁沪两役那么惨重的损耗,到了南京沦陷以后,在美援尚未到来,德援又已终止的情况下,还能剩下几支?何况这也不是影视中所见的狙击步枪,而都是些民用猎枪。

因为后院走火而成为网红的王宝强,前些年在电影《集结号》和电视剧《我的兄弟叫顺溜》中,分别饰演了两个狙击手的角色,使用了同一支美式M1941约翰逊半自动步枪。

那年头,中国军队的狙击作战鲜有狙击步枪

看到这支枪,让我感叹,这导演的商业眼光与军事历史知识走了两个极端,前者能打一百分,后者却只能打负的一百分。为什么呢?因为在战争剧中满屏都是三八式、中正式的传统布局之下,弄出这么一支奇枪来,的确是很能抢得观众眼球。事实证明,这两部影视之所以让无知的观众狂追怒赞,王宝强狙击手的形象与这支半自动步枪立下了不小的功劳。

那年头,中国军队的狙击作战鲜有狙击步枪

为什么说他的军事历史知识却只能打负一百分呢?因为第一,M1941约翰逊半自动步枪特别的不适宜用作狙击。该枪自动方式不像一般自动步枪那样采用导气式,而是步枪用的极少的枪管短后座式,这样的自动方式比较适用于小威力的手枪,用在步枪上,精度与射程都不理想。第二,该枪因为故障多,在美国广受诟病,是一支不怎么成功的步枪,除了美海军陆战队外,美陆军中从未采用。解放战争时,美国大量向国军倾销他们的战争剩余物资,才有极少量的该枪进入到中国。抗战时期的中国战场根本就不可能出现这支枪。

抗战时,中国军队就一支狙击步枪也没有吗?那倒也不是,比如下面这张历史老照片:

那年头,中国军队的狙击作战鲜有狙击步枪

这是中共七大期间林彪、贺龙、张经武等人正在摆弄、围观一支日本鬼子的九七式狙击步枪。显然这是个战利品,说明八路军的确缴获过鬼子的狙击步枪。不过若再细细看照片中众人的神态,我猜,他们大概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玩艺。照片中的这些人可不是没见到过真家伙的,那为什么会争相围睹这么一支枪?答案只有一个——稀罕。

日本鬼子九七式狙击步枪。就是在三八式步枪的基础上加重了枪管并掰弯了枪机拉柄改进而成,日本鬼子有装备,但装备数量极少,能够被中国军民缴获的更是凤毛麟角。

那年头,中国军队的狙击作战鲜有狙击步枪

抗战时期,狙击活动很是活跃。晋察冀军区有一种独创的打法,称作“孤胆射击运动”。何谓孤胆射击呢?就是由二至三人结成一个射击小组,携带长枪,深入到敌人据点或敌人行军的必经之路附近,隐蔽在高大的树冠中、或高房上、或苇丛里,待机对外出活动的鬼子进行远距离精确射杀,打了就跑。就是凭着这样的打法,晋察冀军区老五团创下了一个月冷枪毙敌数百而自己无一伤亡的战果。

129师师长刘伯承曾指示:“要培养特等射手,造就一枪一敌的神枪手……辽县刘二堂神枪手的故事,要到处宣传鼓励仿效。”刘伯承提到的这个刘二堂,就是一个百发百中而且专门射杀敌指挥官的狙击手。

抗战时,用冷枪杀敌的神枪手当然不止杨长顺、刘二堂了,孙存余、李殿冰、高运成、陈丙昌、金维三等等,也都是当年著名的冷枪杀敌的英雄。

除了八路军、新四军重视培养特等射手对敌狙击,抗战初的国军也一度很重视这一战法,曾定出狙击杀敌的赏格,“每击毙一名日军士兵赏50元法币,击毙一名日军军官赏200元法币,击毙一名日军佐官赏500元法币。”但不论国军共军,用于狙击的家伙就是三八式、水连珠等普通的步枪,鲜有带瞄准镜的专用狙击步枪。

侵华的日本鬼子同样也是注重狙击的,在与我抗日武装作战时,曾给我重点目标造成较大杀伤。著名的回民支队政委刘文正,就是在一次防御作战时,想通过高墙上的射击孔向外观察,刚刚把头贴近孔眼,远处的鬼子兵对准射孔快速瞄准,只一枪,刘文正就这样牺牲了。第一次长沙会战之幕阜山战斗中,国军第140师连长曾吉林利用拂晓登上山顶,利用晨幕与植被的掩护抵近观察,可就在他举着望远镜瞭望敌营时,被望远镜的镜片反光告了密,远处的鬼子兵一枪便击中其头部,致其当场牺牲。抗战暴发后不久,国军军官上战场有了一条新规定,即不再扎象征军官身份的武装带,也是屡屡遭受日军狙击后的无奈之举。而日本鬼子用于狙击的步枪,同样鲜有带光学瞄准镜的专用狙击步枪,也仍然就是普通的三八大盖。

抗美援朝战争中的冷枪冷炮活动中,曾经涌现大量优秀的狙击手,比如张桃芳:

那年头,中国军队的狙击作战鲜有狙击步枪

比如邹习祥:

那年头,中国军队的狙击作战鲜有狙击步枪

可你再看他们手里的枪,就是苏联援助的最普通最普通的莫辛纳干44式步骑枪。

那年头,中国军队的狙击作战鲜有狙击步枪

和张桃芳、邹习祥一样,志愿军冷枪杀敌活动中所有的狙击英雄,用的都是这样的普通步枪,没有狙击步枪。

不仅抗美援朝战争时志愿军手中没有狙击步枪,就是到了最近的一场战争——对越自卫反击战中,在开战之时,全军也还没有一支狙击步枪呢。中国第一支狙击步枪,即七九式狙击步枪,还是在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后,才根据战争的需要仓促之间仿制成功的。

那年头,中国军队的狙击作战鲜有狙击步枪

上图那抗日剧《国际大营救》中出现的,就是直到1979年开战时尚没有问世的79式(或85式)狙击步枪。即下图这个:

那年头,中国军队的狙击作战鲜有狙击步枪

该枪1979年仿制成功后,经过对越作战的检验,做了必要微调,1985年,才正式定型为85式并列装部队,也就是打这个时侯开始,狙击步枪才逐渐走入中国军民的视野。

一直到七十年代末,在全中国的军队中,从士兵到军长师长,估计找不到有谁会使用那种带有光学瞄准镜的狙击步枪。因为什么?没见过。

有些狙粉可能会说:没有狙击步枪,狙击从何谈起呢?那我要反问了:谁规定的没有专门的狙击步枪就不能进行狙击作战呢?我们的前辈,没有专用的狙击步枪,没有瞄准镜,就使用最普通的步枪、骑枪,照样狙击,照样把东洋的、西洋的鬼子打的不敢小瞧,照样打出了一片新天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