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众多史学家研讨通道会议会址当中都以1934年12月12日19时半的<<军委关于我军十三日西进及进占黎平的部署>>之"万万火急" 电报日期与时间为中心,完全属于正确的。日期与时间出来了,必须找出当日中央红军军委两个纵队所在的地方地名。

为什么如此肯定通道芙蓉村是转兵会议会址?

翻遍许多文献史料,只有<<长征日记>>中的陆定一、伍云甫在日记里明确指出12月12日在芙蓉的说明。陆定一长征时任军委宣传部长,日记:"十二月十二日晴、军委二纵队到芙蓉寺附近,野战司令部到芙蓉"。伍云甫长征时任中央军委三局政委,日记:"十二月十二日 晴、大队伍六时出发,余守候一分队发‘5363、5413‘5458’等台电报,下午到达芙蓉宿营"。除了他们俩,军委纵队领导们当中没有发现第三位在当日记 "芙蓉"了。芙蓉村是由紧密相连的三村八寨组成,当时居住着四百多户侗族同胞,西南边的半山腰上有座独立房子名叫‘木林庵’的古庙。它是四合天井,雄伟的大殿,左右有耳房;大殿前面两边各配有三间厢房;五间前殿,前殿里面有许多课桌、凳子,是芙蓉附近孩子读书识字的地方;前殿左边有个座过道亭;整个庵堂地面都是青石板铺就;过道亭前道路两边各有一棵高大的古柏树,遮掩了大半古庙;古庙背后也是一片郁郁葱葱的古林,显得十分清净优雅,可容纳二百余人,具备大部队宿营和开会的条件。身任军委要职的人都记当日在芙蓉,自然可确定当日19时半的 "万万火急" 电报是从芙蓉木林庵向中央红军各兵团纵队发出的,既然芙蓉是万万火急电报发出点,芙蓉就是今称 "通道会议" 的会址了。对于现在歪曲史实的会址县溪镇恭城书院,就连当事人伍修权和肖华都不承认的,伍修权在谈到通道会议会址时曾经说: "一纵是指挥机关,二纵是随军行动机关,我没有过县溪浮桥,在通道老县城召开通道会议是不可能的"。时任一军团十五师政委的肖华也回忆说: "进到(老)通道城的只有一军团二师、九军团和一军团十五师,其它部队都没有进到通道城"。由此可见,当今所传的 "通道转兵会议会址恭城书院"完全是属于歪曲历史,篡改党史军史!

有关通道会议会址是牙屯堡老寨村的说法也不能成立的,依照<<长征日记>>里的记载,1934年12月12日先头师(一军团一师)宿营于牙屯堡与团头之间,可从<<军委关于我军十三日西进及进占黎平的部署>>中看出: "其第一师(一军团一师)如今日(13日)已抵洪洲司,则应相机进占黎平,尚在牙屯堡(部队)则应进至洪洲司,向黎平(方向)侦察警戒,并须于(13日)十二时前全部离开牙屯堡"。

还有一处值得注意的,是<<军委关于我军十三日西进及进占黎平的部署>>里的 "军委一二纵队(从芙蓉)拟进至播阳所以北地域",这一句与伍云甫13日日记的是一样: "十三日晴、自芙蓉出发,经芦溪[村]进入播阳所"。证明中央军委两个纵队也没到牙屯堡,直接从芙蓉等村寨翻山经炉溪村到播阳去了,所以,1934年12月12日的通道转兵会议是在芙蓉木林庵召开是正确的,也符合实事求是的历史观。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