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就目前来说,愿意并搞得起代孕求子这一条路的人,非富即贵。别看代孕产业链上的男同身份特别显眼,但大家都忽视了一点:这些搞代孕求子的男同,无一例外都是有钱人。女权为什么痛恨男同通过代孕的方式寻求后代?因为她们担心,男同的这一做法可能会引发有钱直男的模仿。

本来,大部分有钱直男为了避免财产损失,再好色,结婚欲望也很低了,如果不是出于传宗接代的需要,结婚欲望可能还会更低。要是再来个代孕合法化,会让有钱的直男发现自己不用结婚也能有个自己的孩子,同时避免孩子的生母母以子贵分享自己的财富,又不会耽误自己搞后宫,这就是女权最害怕的地方——著名球星C罗就通过代孕的方式得到了两个孩子,他不结婚,只泡妞,绝对是个钢铁直男,可不是什么基佬,连双性恋也不是。

为了防止有钱的直男再好色也不需要老婆了(但是不耽误开后宫,不停地换女朋友),因此必须极力阻止代孕合法化,男同不过是一个可以说得出口的靶子而已——她们自己都很清楚,婚姻制度对女人大有好处,做老婆比做女朋友、做炮友的收益更大,因此不能容忍男人(尤其是上层男)不和女人结婚。

顺便说一句,为什么会有女权一边反对代孕一边提倡男同想要孩子不如去领养一个?看女人说话,不能只看表面,这是我很早以前就说过的话。她们在鼓励男同以养父的身份拥有一个名义上的后代,然后呢?不妨想一想,和养父同样性质的身份,是不是还有继父这一个角色?说白了,她们是在暗示想要孩子的男同:“你们有钱去代孕一个孩子,还不如把这个钱拿来娶一个有孩子的女人,然后当孩子的继父,这样你就有孩子了。”只要你不把钱花在女人身上,那你就是十恶不赦的。

另外,代孕产业的主要客户其实是异性恋夫妇。当男方无法生育的时候,不孕不育的异性恋夫妇可以购买精子库里的精子拥有一个孩子,这个过程不需要代孕。当女方无法生育的时候,才会通过代孕的途径来解决。如果不能通过代孕的方式解决没有子嗣的问题,那么男方大概率会离婚再娶,有条件找代孕妈妈的男人,自然也有条件再娶一个,但如果他通过代孕有了孩子,就没有必要为了生育问题而再娶了,这让某些希望可以有机会母凭子贵的女人无法接受。

另外,女权通常反对的是国内放开代孕,对于国外的代孕,是不支持不反对的态度,这一点就很微妙了。不妨想一想,假如有一天,中国将代孕入刑,而国外代孕合法,女权会怎么做?她们绝对不会呼吁国外禁止代孕,只会对国内的男人趾高气扬地说:“国外代孕一个孩子都要XXX美元,你给不起这个价钱还有资格要孩子吗?你给不起这个价钱女人还给你生孩子那真是太吃亏了!”

十年前,代孕费还很昂贵的时候,她们就喜欢拿代孕费说事,甚至写出“让上层女找底层女代孕是实现女权的最好方式”这样的文章,后来发现代孕费没有她们想象得那么贵,并且放开代孕会导致代孕费持续下跌,到最后可能会导致原本只有富豪才承担得起的代孕,变成有点闲钱的中层男都可以搞定的代孕,从此转变口风反对代孕,连同那篇“让上层女找底层女代孕是实现女权的最好方式”也删掉了,矢口否认自己支持过代孕,嘿嘿嘿。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