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热河抗战史料]何柱国血战山海关

日军要进攻热河,就必须首先进攻地处关内外重镇,也是扼守关内外铁路枢纽的天下第一关――“山海关”。

山海关地处热河,辽宁,河北交界处,是万里长城的东部起点,具有极为重要的战略意义。

而且此处多是陡峭的山地,非常适合防守。大明以此处作为抗拒满清的最后支点,抵抗了满清十多年。

当时从关外进攻关内有二条通道:一是经过山海关,二是经过热河省。

如果要进攻热河省,就必须首先攻占山海关,控制关内关外的交通枢纽,同时消除进攻热河的侧翼威胁。

山海关战略地位虽然重要,但是此时中国军队已经根本无法有效防守这个“天下第一关”。

由于前朝满清的腐败无能,慈禧太后以无法想象的弱智观点,和当时世界主要的十几个强国同时宣战,最后自然落到了惨败的命运,北京被八国联军攻陷,中国被迫签订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

根据这个条约,中国军队不得在山海关建立任何永久工事(这一点让中国守军非常的不利)。

同时根据条约,北京到山海关一线的重要战略据点(比如天津,塘沽,秦皇岛,山海关等地)都有英法日俄等十一国驻军。

其中日军从1902年开始就在北京到山海关驻军约2000人。之后的30年内,日本又通过日俄战争等条约,逐步增加驻军的数量。

到了1933年,日本在山海关常驻守备队有300人,并且修筑了坚固的永久性工事,贮备大量的军火物资。离山海关不远处还驻有装备飞机重炮的日军4000多人。日军还在山海关海域部属强大的联合舰队,随时可以给予地面部队火炮支援。

而当时山海关南边的秦皇岛也被日军控制,日本海军陆战队可以随时登陆秦皇岛,从侧后方增援山海关的日军守备队,也可以轻松切断山海关守军的退路。而山海关的东北方向也有日军的据点。

至于山海关内,日本守备队和东北军守军各占领一部分,据负责山海关等地区总体防御的指挥官旅长何柱国将军回忆:我当时的司令部所在地临山海关城,南门外车站就驻有日本的守备队,车站南不远则是日本兵营,东门外不远又是关东军,因此山海关的南门和东门都在日本驻军的监视下,我们只有北门和西门可以自由出入。……山海关既在沿海日本海军的大炮射程之内,西南不远又有秦皇岛的日本驻军可以随时切断我们的后路。同时,山海关东北有五眼城至吴家岭之线掌握在关东军手中,这一线地形高于长城之线,居高临下可以控制山海关。

何柱国认为,当时山海关日军已经占有绝对优势,又从后方切断了东北军援军的路线,从军事上来说是山海关基本是守不住的。

何柱国于1916年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六期学习。1917年4月被保送赴日本留学,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十二期骑兵科学习。1919年秋季毕业归国后,曾任保定陆军军官学校骑兵科战术教官、分队长。1922年7月,何柱国抵达中国东北投奔奉系张作霖,

老萨简单来说,山海关已经是中日共同占领,中国军队其实处于日本的包围中,防御优势丧失殆尽。

除了军事上的问题以外,张学良对部下提出的是不战、不和、不守、不走八字战略,还有就是所谓排除万难,避免冲突的方针,希望和日本保持相对的和平,能拖就拖,不希望尽早和日本开战。

这些莫名其妙的命令,让东北军前线指挥官无所适从,不知道到底是打还是走,要不要做战斗准备?

而山海关作为扼守关内外的交通要道,是日军志在必得的首要战略据点。

中国军队在山海关的守军是东北军第9旅,旅长是何柱国将军,其中626团以一个团的兵力防守山海关(2000人左右,该团装备较差,只有2门迫击炮)。

日军采取二种策略对付山海关的中国军队,一是用诱降的手段,派出山海关守备队长试图收买何柱国将军。由于何将军曾经在日本陆军军官学校就学,所以日军派出何的校友,试图以重金(一次给200万日元)和满洲国的高位收买他。但是何将军有很高的民族气节,对这些软手段不屑一顾。

日本见收买不成,开始转而采用军事打击和威胁的手段。日军守备队早在1932年5月就开始向中国守军挑衅。

12月初,日军借口城内藏有义勇军战士,从装甲列车上开炮轰击山海关的中国守军。中国守军开枪还击,日本随即调集一个团的增援部队向山海关附近靠拢。不过此时日军的军事准备还没有完毕,所以没有向中国守军全线进攻。双方交涉一通后停战。

12月底,日军已经在山海关附近集结了近一个旅团的部队3000多人,配备重炮30多门,坦克20辆,还有装甲列车2辆。山海关的日本守备队已经控制了山海关的二个主要城门,拒绝让中国士兵在这二个门进出。

1933年1月1日,日军密令山海关的日本侨民全部撤离该城,同时驻天津日军司令中村发表《告同胞书》,无耻之极宣布大日本皇军要严惩和平之暴敌——驻守山海关的东北军(侵略者居然还有脸说什么和平,老萨非常佩服日本人脸皮之厚)。当夜日军火车满载2000多名士兵赶到山海关,山海关日军总数达到3000人。

当夜日军向山海关守军提出最后通牒,要求中国军队立即撤离山海关。中国山海关守军为石世安的第626团士兵,石团长严词拒绝。该团士兵也都决定和日军拼了,绝不走九一八不战而逃的路。其中防守南关的营长保定人安德馨,更是发誓与城共存亡。

2日,日军在飞机和重炮掩护下,向山海关中国守军全线进攻。守城的东北军一个团当时只有二个营在城内,他们誓死抵抗。日军在炮火掩护下,架起木梯攻城。中国守军用一捆捆手榴弹把木梯炸断,攀登的日军士兵大多被炸死。日军见登城不行,随即集中3000兵力从三面攻城。日本军队装备非常精良,除了大量的机枪以外,还有平射炮榴弹炮30多门,坦克20多辆,日军飞机也飞来投弹支持。东北军用机枪,步枪,手榴弹和几门迫击炮誓死抵抗。双方激战一日,人数火力都占有绝对优势的日军居然没有任何进展。

1月3日,张学良发表声明,指责日本的侵略行为。同日,日军改变战术,集中全部重炮坦克飞机不分目标的猛轰山海关内和城墙,山海关全城几乎全部被摧毁,城内中国平民遭受严重伤亡。

没有什么坚固防御工事的东北军在炮火打击下损失惨重。日军主攻的南门的东北军安德馨营守军,更是伤亡殆尽,三个连长(关景泉、刘虞宸、王宏元)全部阵亡殉国。日军已经用重炮把南门轰出一个很大的缺口,并且集中兵力冲击,终于占领南门。安德馨营长在一个连的预备队的增援下拼死反攻,又把日军从南门打了出去。

到了中午,日军再次集中几辆坦克配合步兵猛攻南门。当时安德馨营长仅剩二个班可用,又没有反坦克的武器。但是安营长遵守之前与城共存亡的誓言,他对部下说道:人在阵地在,要是日本兵要从南门过去,除非从我的尸体上压过去。

随即安营长率领十几个部下手持炸药包和手榴弹向日军坦克扑去,日军坦克见势不好赶快后退。安营长就和蜂拥而上的日军肉搏,激战中安营长的刺刀捅弯了,他就用枪托去砸。但是日军数量很多,安营长部下很快伤亡殆尽,安自己被一发机枪子弹击中头部,壮烈殉国。

在安营长殉国的同时,南门,北门和西门也相继被日军攻陷,日军优势军队在坦克的掩护下冲入城内。石团长指挥剩下的几百名东北军士兵和日军展开巷战。激战一小时以后,日军已经占领山海关城内几乎所有据点,石团长认为坚守已经没有必要,下令剩余的东北军守军从西关撤退。

3日晚,中国军队被迫撤出山海关主要阵地,山海关被日军占领。

该战,日军以3000主力攻击东北军守军1000多人,在这种绝对优势下,日军仍然伤亡400多人,东北军伤亡800多人(阵亡400多人,伤300人)。

防守的东北军第626团称得上十分勇敢,全团伤亡过半,其中安德馨全营300多人几乎全部伤亡。

战斗中,除了士兵异常勇敢以外,东北军军官也能做到身先士卒,不惧生死。二天战斗中,营长安德馨,二连长刘窦宸、三连长关景泉、四连长王宏元,五连长谢镇藩全部殉国,一连长赵壁连负重伤。

需要说明的是,除了中国军人的伤亡以外,由于日军对山海关城内胡乱开炮,造成中国平民伤亡3000多人,全城成为一片废墟。

日军攻陷山海关以后,由于感到损失惨重,随即挨家挨户的进行屠杀。全城的年轻男子大多被日军开枪射杀,还有一部分日军在城内奸淫掳掠。

山海关战斗虽然是以中国守军失败告终,但是东北军再也不是天皇裕仁口中的太监军队,而是无畏生死的中华健儿了。

短暂而又激烈的山海关战斗是热河抗战的序幕。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