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这是人们最关心的问题,预测一个结果。

先说结果再说理由。这次这个新冠病毒,和上次的sars病毒是有关联的,这仅是一个开始,最后它会给人类带来一次大的瘟疫,而且不会亚于人类历史上的任何一次。这样说,人们不愿意接受,但现实是残酷的,我们必须做出一个最坏的打算。

现在出现的这个疫情,是它的一个过程,并且是个初始的过程,我们现在所做的对于它来说,只是一个小小的触动,我们要减少将来最坏的结果,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而不仅仅是应对它。

首先我们要冷静地看待我们现有的医学经验,它不是唯一真理,它带有主观狭义性。认识病毒这个事物,它有一个错误的方向,对于这个错误方向,不仅仅在医学经验中,在任何事物认识中,都有这种错误方向。

因为我们现有的主观经验,它并没有进一步地近于本质。我们以主观经验确定的物来作为对认识的判断,那么物从何而来?我们并不清楚。这就对物的认识缺少了一个本质过程,就是说,我们所确定的物,它是一个没有起源过程的物,而是一个客观存在的物。这样一个物,我们只看到了它的一面,而没有看到它的起源过程,那么这个物的认识,就存在了一个主观狭义。它应该包含两个方向,一个是我们看到的物,一个是它所包含的我们不知道的,归于不存在的物,综合起来,这才是一个完整的物的存在。

对于物的认识的主观狭义,就形成了《进化论》这个主观经验。《进化论》带来了很多认识,但它的主观狭义也带来了认识的误区。它没有解决物存在的根本,而是建立在表现上的过程,它在一定程度上是有作用的,只是主观经验和本质有一个类似平行的关系。在这个类似平行中,有一个惯性存在,这样就让进化论有了一定的距离的生命力。任何一个主观经验的产物,都是这样,起初它有类似平行于本质的关联,由此产生了惯性(和本质运动的),这个惯性在类似平行中,好像是跟着本质在运动,但它是惯性,惯性和本质的根本方向是不一致的,惯性是逐渐偏离本质的,当偏离到一定程度,它就失去了根本力,惯性随之而停下来。这个问题在我们认识的“引力”中,可以看到这种表现。

所有的经验都是这样的结果,否则人类不可能进步到现在,停下老的,找到新的。进化论在惯性中,给人类带来了很多经验的建立,但是它的惯性终究会停下来,人们也由此认识到进化论的狭义。在这谈进化论的问题,主要是人们对病毒的认识有着进化论的束缚,它对病毒是一个我们确定的存在的认识,而不是一个本质存在的认识,所以我们就会去找它的源头?它是怎样进化的?也就是说我们寻找的是一个已经存在的我们确定为客观存在的物,它在发展中不断地进化,我们就是沿着这个观点去寻找它的存在的,并根据它的进化而防疫它。这样的理解,不能说是错,因为人的主观经验建立,它是在智慧方向引领下建立的一个新的认识,它就像进化论一样,它和本质有一个类似平行,但它不是本质,它只是类似平行的惯性,在一定程度上,它是类似平行的,我们可以认为是对的,但在一定距离中,它就偏离了本质,那它就是不对的。

所以我们对客观存在的物的确定,就决定了我们的一个认识方向。在医学中,我们就在病毒出现时,寻找那个零号病人,寻找那个零号宿主。首先方向是错的,所以人类从几千年以前一直找到现在,也没有真正地找到这个零号源头。原因不是我们的医学经验还不够,而是这个医学经验的方向是错的。

一个我们现在确定的病毒的存在,你要认识它,仅仅依靠进化论对物的认识是远远不够的,因为你只认识了它的一个表现过程,你要从根本上去认识,需要进一步地贴近本质去认识,也就是认识它存在中的那一段我们认为不存在的存在,否则你永远没有认识它,你永远在找零号宿主,并且永远没有真正的结果。

认识不存在的存在,现在我们的主观经验中没有,所以说,依靠所有的主观经验是办不到的,需要建立新的主观经验,从何而来?是靠经验延伸经验吗?这个问题如果让人们回答,现在的答案可以说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会坚定地回答“是的”,但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所坚定的是错的。

那靠什么?靠的是智慧方向。人们对智慧方向这个词的理解,会认为是经验中的思考,其实还是经验延伸经验。智慧方向和主观经验不是一个范畴,智慧方向是个更广义的范畴,因为它源于物质存在运动的泛义对立统一,它不是人自我客观存在的,它是整个万物存在的一个意志,在对立统一中的结果。它不是绝对的主动和被动,它是对立统一的结果,所以人在对立统一中,只能是对立中的一面,不可能重合本质,所以他不知道智慧方向是万物存在的客观存在,是对立统一的结果。人在对立统一中,是对立的一面,他并不能重合另一面,所以就像进化论认识物那样,他只认识了物的一面,而没有认识到物的另一面,这样他就会认为,智慧就是人自我存在的,只是以进化论的物的认识,类似平行的建立了一个类似平行于本质的认识,认为是人客观存在了智慧这个综合物,这个综合物在万物存在中,物和物对立统一产生了智慧的结果,这个结果就是人的经验建立。然而这个认识,却出现了根本性的错误。人们在进化论的束缚下没有弄清楚,物的存在是在对立统一中运动的结果,人所确定的物是物质存在运动在类似性原则中的表现。

物的全面的认识,要从运动中开始,也就是更贴近于本质,物存在的运动,人是不认识的,认为是不存在的。说到运动,人自然会拿进化论对于物的确定来认识,就是说,有了物才存在了运动,没有物拿什么运动?这个认识,到现在都是绝对的真理,但现在就给出一个永恒的真理:这种认识不但是错的,而且和本质正好相反。本质的答案是什么?现在就告诉你,我们确定的物,也就是事物的存在,它存在的根本是运动,我们确定的物,它是物质存在运动类似性的表现,也就是有了运动才有了物,而不是有了物才有了运动。这个问题只需要做一个硬性认识,否则你在这里找不到任何认识,在这不做详细地解释,要解决这个认识,人类还需要很长时间,现在只是开始,它会从现有的哲学、宗教、人类的所有经验中不断地否定,再肯定,才能走出一个新的认识。

有了这个硬性认识,你就可以继续去理解一个病毒的存在。病毒是一个事物,它的存在是从运动开始的,也就是我们现在认为不存在的存在开始的。我们现有经验认识它的时候,那是因为它已经形成了一个运动类似性的表现。为了便于认识,我们把病毒分为隐性存在,(也就是我们认为不存在的存在)和显性的存在(也就是我们确定的存在)。你不能把这种存在分割,因为我们现在就在分割地去看,也就是只看到了它的一面,所以我们就会傻傻地去找零号。

对于这个病毒的存在,它是任何物存在的一种,物质存在于运动,运动的类似性的表现是我们确定的物的存在,但它的存在是广义的存在,我们认识的是狭义的存在。物质存在的运动是无限永恒的,为保证无限永恒,运动要遵循三原则:类似性、差异性、多样性原则。怎么看三原则?就是说,如果运动是一条直线,那么它总有停下来的时候,它就有绝对的开始和结束,这符合人的主观经验的认识,但本质却不是这样,所以它需要无限运动轨迹来保证运动的无限永恒。如果没有类似性,那么运动将失去规律,杂乱无章,它会相交重合,它又回到了一条直线,所以,它要有一个规律,这就是类似性原则,光有类似性原则不行,它最终在无限类似中,又会回归一条直,所以还需要差异性原则来阻止类似性回归直线,这还不够,它还需要多样性原则来稳定差异性,这就是我们看到的物的变化的根本。当然我们看到的变化,是类似性原则运动的表现。

认识到了物质存在的运动,也就是我们确定的物的根本,那么你才能够进一步认识物的本质,也就是才能够进一步地去认识这个新冠病毒。

这个新冠病毒,它的运动存在早就形成了,也就是它的隐性存在早就存在了,我们现在看到的只是它在类似性中的表现,并且这个表现还是在运动中,它还会继续表现。寻找零号宿主,方向是错误的,这是我们对物固化认识的一个错误而导致的,就是在寻找它最初存在到进入人的身体这个过程,那只是它的一个表现过程,它其实早已存在了。这个存在是个隐性存在,其实新冠病毒,它的显性存在也早已存在了,只是我们没有发现。

所以说新冠病毒是从动物传染给人的,这个认识是错误的,因为不如说是人传染给动物的更准确。当然这个病毒存在靠传染,这个认识,不能说它是错,它是一个主观经验类似平行的结果,但可以说它的方向错了。这个病毒早已存在了,传染是它存在过程中的一个条件,而不是它存在的基础,对于新冠病毒,说蝙蝠是源,是错误的,说是中国病毒是错误的,这不仅仅是一个道义上的错误,而是一个认识上的错误,那么现在就可以说,它的显性存在,早已存在于世界上的每一个人,很多动物,甚至植物上都存在。这种认识,没有人会接受,在这不去探讨这个,因为这是一个物质广义存在的问题,只需要做一个硬性认识。

一个事物的存在不是孤立的,万物存在不是孤立的,所有事物存在是关联的。这种关联可以确定一个相对由近到远的认识,类似性运动的表现是我们确定的物,但类似性的过程,它也是物的存在,就新冠病毒来说,它是一个广义存在,我们发现是一个集中表现,它的广义存在是缺一不可的,它存在于人,动物,植物,甚至我们确定的无机物,最后在类似性运动中,集中表现在人的机体中,体现了出来,但是它这个广义类似性是缺一不可的。在动物身上,只是类似性由近到远我们看到的相对最近的。

这个病毒最终在人身上开始显现了。这个病毒(事物)的广义存在的类似性过程,存在一个类似核心的问题,万物都是一样,就像太阳系那样,这个类似核心的体现,就在人的机体上。

这个病毒在人机体上体现,是广义存在的结果,就是说这个病毒它早就存在于每一个人的隐性存在中。零号病源体,我们认为是病毒的根源,其实它不是,这只是由隐性存在走向显性存在的条件,就是说如果这个机体不存在这个病毒(隐性存在),那么它就不会由一个机体传染到这个机体上。这个机体的病毒存在,传染是条件,而不是决定。这个条件它不单是传染,它有很多条件,只要满足,它就显性存在了。

如果你把这些条件做一个主要因素和次要因素来划分,再去追究,就会发现”传染”它并不是一个主要因素(在这不要形而上学地理解,不是说不存在传染,只是说传染不是唯一因素,一个事物的存在是广义关联的结果,主次是相对的,如果非要针对地去看,那么很多主要因素在关联中它并不主要),它是一个辅助因素,而环境因素是个主要因素,它包括广义存在的关联,还有就是温度。对于温度,你要贴近本质去看,在关联中看,不要以人的主观经验对事物固化认识去看。温度它体现了运动的速度,这个速度不是一个独立存在,要在关联中去认识。它是相对的,在这个病毒上,它的运动速度,也可以认为它的显性存在,和所关联的速度是关联存在的。就这个病毒,温度决定了它的速度,所有的病毒都是这样,所以人类及很多动物,做为生命体,它是以恒温来影响病毒的速度的。(待续)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