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世界宗教源流史》基督教之四十三:加尔文的神学观点1

基督教之四十三:加尔文的神学观点1

加尔文的宗教思想同路德很相似,但加尔文是来自于君权专制的法国,成长于社区政治唯一成功的地方瑞士,所以具有了专制主义和社区主义的混合精神,不像路德来自于政治分裂、封建气氛浓厚的神圣罗马帝国的南部小城。从学术渊源上看,路德来自于、得益于奥古斯丁修道院精神的熏陶,而加尔文身上更受到基督教人文主义的影响和法律教育的影响,所以在加尔文的思想中,对俗世的改革一直处在重要地位,他的理想中具有建立人间天国的基督教人文主义的精神。

加尔文和路德都强调人的原罪,指出在宗教信仰和灵魂得救问题上人是不能自由选择的,因为功德不能帮助人们灵魂得救。他们都只接受洗礼和圣餐两项圣仪,并都主张所有的职业和地位在上帝的眼中是平等无二的。加尔文和路德都期望建立一种强有力的政治秩序和政治权威,都把圣徒保罗和奥古斯丁的学说看作是神学理论的基础,认为人是靠信仰得救的,由于人类自己的弱点不能自救,所以灵魂得救是上帝给人的无偿恩赐。

前定论是加尔文神学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路德那里已经有前定论的影子,但在加尔文那里,前定论发展为系统理论。路德以信称义的学说意味着在一定程度上拥护前定论,然而路德只论述了人的得救是前定的,但拒绝人的灵魂不得救也是前定的,因为上帝不可能导致人类犯罪。加尔文则认为不应当作这样一种区分,如果人们真的信仰上帝,那么他必须完全相信上帝。如果人堕落了,他应当赞美上帝的公正,因为上帝给他的惩罚是公正的,符合他的罪行的;如果人得救了,那么他也要赞美上帝的慈悲,因为灵魂得救不是他自己的力量,而是来自于上帝对他的无偿恩赐。不管哪一种结果,都是前定的,没有人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一切来自上帝的审判,由上帝决定是否要让一些有罪的人进入天国。这样,加尔文就回答了神学的一个难题:为什么有罪的人类可以获得拯救。原因不是人们自己的功德,而是上帝的恩赐和拯救。

加尔文在《基督教神学大全》中,认为上帝的威力和计划是历史发展的推动力,历史就是完成上帝的神圣计划。他提出神定论和上帝的选民的概念。虽然每个人不能确切知道自己是否能够灵魂得救,但是却有着灵魂得救的感应和希望,这种感应来自于上帝的召唤,个人的目的最终表现为完成上帝的计划。这样,加尔文就要求在人间建立一个上帝之国,他把日内瓦当做实现上帝之国的一个范例。

加尔文认为,人在地球上的所作所为,无法改变他的命运。他承认,有些人的行为是道德的,因而上帝会喜欢的,但这却不是灵魂得救的标致和依据。另一方面,因为人需要时刻做上帝欢喜之事,所以他必须过一种道德的生活,这样才能符合选民的基本要求。

加尔文因此规定了生活中的道德标准和不道德的标准。他希望人能虔诚地信仰上帝,虔诚地阅读《圣经》,不做像跳舞那样的有伤风化的事情。为了促进基督徒的道德,他恢复了公共忏悔的做法,并要求教堂每天都对人布道。布道和公共圣餐是教会重要的活动。在圣餐问题上,他的观点介于路德和慈温利之间。加尔文不同意慈温利把圣餐看作上帝只是象征性地在场和主要是对上帝进行纪念的观点,他认为不是纪念性和象征性的在场,而是实质性的在场。同时,他又拒绝路德那种肉身的说法,认为在圣餐中上帝虽然在场,但只是精神性的,不是肉体性的。

加尔文的《基督教制度》一书,比较全面地阐述了加尔文教的原理,既有理论又有实践,从而形成该教的体系。对基督徒的信仰、责任和义务,都有明确规定,在日内瓦和法国产生了直接影响。日内瓦成为上帝之城和新教城市的典范。加尔文教徒认为自己的宗教和行为是世界各地人民学习的榜样。加尔文派出许多传教士去欧洲传教并建立教会。1559年,日内瓦还建立了一所大学,用来训练这些传教士。加尔文受基督教人文主义的影响,视教育为改造世界的重要手段。许多有关加尔文教的书籍印刷出版,把加尔文教的神学理论和教会制度传播到世界各地。当1564年加尔文逝世的时候,在法国已经有了100 万自称为胡格诺的加尔文教徒。在巴拉丁领地、英国、匈牙利和低地国家,都有加尔文教徒的组织和教派。加尔文教并且传播到德国,成为那里新教中的重要派别。

加尔文把政府看作一种神圣的组织。他认为臣民应当尊敬和服从他们的统治者,即使是暴君,也需要服从。他否定民众革命,主张如果反对暴君成为需要时,应当由官员提出改革办法,而不是由民众来进行革命。加尔文对于君主制度不是很感兴趣,因为国王可能搞个人迷信,这样就违背了神的荣耀。他对于民众的改革也是抱不支持态度的,因为这可能导致对法律和秩序的冲击。他相信通过选举制度可以把民众的意愿和贵族的意愿结合在一起,建立一种贵族化的精英政府。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