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海塞并重”vs“海防

1874年2月6日,日本侵略台湾。后经过一番外交斗争后,清政府与日本政府于10月31日签订《北京专条》,12月20日,日军从台湾全部撤走。这样一来,中国东南沿海的防卫局势日趋严峻。日本准备大举购进先进的铁甲舰,构建铁甲舰队的消息,更是令恭亲王奕訢、文祥、李鸿章等关注海防的清朝重臣感到寝食不安。

于是老佛爷也坐不住了,向朝廷重臣问询如何加强海防保卫国家?

身为直隶总督兼北洋通商大臣的李鸿章洋洋洒洒写了一本长达九千字的《筹议海防折》。在这篇文章中,李鸿章提出并论证了“放弃新疆,专务海防”的主张。什么理由呢?

首先,新疆几乎是个不毛之地,不是沙子就是石子。这个没用的地儿,不但不能帮国家赚钱,还花费朝廷大量的银子,自乾隆年间新疆正式成为清朝的实际控制区域后,内地每年都要支付新疆驻军军费三百万两白银,这是一笔不小的支出。所以,与其收复新疆,还不如放弃新疆,省下这每年三百万两用作海防经费。至于新疆伊犁嘛,俄国人占着,毛熊惹不起,干脆也别收回来了。

其次,新疆周围都是一群狼,就算现在我们能守得住,将来不一定能守得住,就目前我们国家这幅可怜兮兮的小样儿,实在是顾不了新疆这只羊了。

还有, 新疆相当于人的肢体,而沿海相当于人的腹心。人没有肢体还可以存活,但没有了腹心,也就没有了生命。新疆不收复,不会影响到京城,而海防一旦吃紧,京城立即就会震动。所以,海防比塞防要重要得多。

最后,李鸿章认为,新疆远离中原,国际关系复杂,迟早会被他国占领。如果我军西进,则英、俄会联合起来阻挡,我军必败。与其这样,还不如放弃新疆,使英、俄两国互相牵制,确保我西北边疆安宁。

看这里到,有人或许会大骂李鸿章不是卖国贼实在太便宜他了。卖国卖得如此理直气壮、冠冕堂皇、名正言顺!其实,“海防论”当时确实有很大的“市场”。当然一来许多人为淮系派,以李鸿章马首是瞻。二来里面的内容有些确实有点道理,比如李鸿章说沿海相当于人的腹心,海防一旦吃紧,京城立即就会震动。这的确不是危言损听,第一次鸦片战争,英舰以惊人的速度攻城略地,抵达天津大沽口外,震动京师。第二次则是英法联军直接从海上攻陷天津大沽炮台,接着打下北京城,害的咸丰帝逃往避暑山庄。第三次是八国联军依然故伎重演,从海上攻取天津大沽炮台。接着直取北京,这回慈禧蹿得比兔子还快,逃得比他老公咸丰还远,直接狂奔到了西安。

所以理性的分析,李鸿章重海防也是为了国家的利益,并无卖国之心。但我们又不得不说李鸿章的目光实在是短浅,只顾眼前的利益和忧患,而没有顾及长远的利益和今后的大患!还有,李鸿章或许还夹杂着一点儿个人的私心。按照朝廷“谁坚持,谁办事”的原则,身为直隶总督享尽荣华的李鸿章断然不愿当陕甘总督去吃洋芋蛋和裤带面。还有,一旦左去收复新疆,银子还得李鸿章支持,万一收不回来,银子不打水漂了?万一收复新疆,自个儿的功劳又在左之下。所以看来看去,李鸿章此人实在是圆滑之极,不愧是曾国藩的学生!

那么左宗棠又是怎么想的呢?此时的左季高已今非昔比,经过太平天国运动、捻军起义和陕甘回民民变的洗礼,左宗棠已从陕甘总督荣升东阁大学士(官居一品的内阁大学士)。

针对手脚和腹心的言论,左宗棠呵呵一笑道:蠢猪才会自断手脚和自刺心脏呢。为什么不拿起刀锋去刺杀侵略你的人的手脚和心脏呢?

左宗棠的观点是海防和塞防并重!

首先左宗棠反驳了李鸿章对新疆的无知:天山南北两路粮产丰富,瓜果累累,牛羊遍野,牧马成群。煤、铁、金、银、玉石藏量极为丰富。所谓千里荒漠,实为聚宝之盆。

现代人看到这一段一定会赞叹左的事实就是的观点和眼光要比李实在是实际和长远的多。现在新疆在全国的地位我就不说了。举个例子吧:在新疆准噶尔盆地的东北边缘,阿尔泰山脉的东端南麓,额尔齐斯河的源头,有一个自建国以来就被列为国家高度机密的区域--可可托海。在这里隐藏着一个和共和国命运息息相关的神秘大坑――可可托海三号矿坑。可可托海三号矿是伟晶岩脉矿坑,是世界上最大的矿坑,盛产着目前世界上已知的140多种有用矿物中的86种矿,其中铍资源量居全国首位,铯、锂、钽资源量分别居全国第五、六、九位。

1960年7月,前苏联单方面撕毁对华经济援助协议,撤走专家,点名要用3号矿坑的矿产还债。总外债折合人民币52亿余元。按照协议,外债应于1965年前全部还清。经中央研究决定,以苏联急需的稀有矿产品来抵债。到1964年,中国提前一年还清了20世纪50年代欠前苏联的全部贷款和利息。有资料显示,可可托海矿务局还债矿产的价值占到了总外债的40%左右!

接着他又从军事和地缘关系上进行反驳:如果新疆保不住,则蒙古就有岌岌可危了,那么甘肃、陕西、山西甚至华北都会更危险了。俄罗斯正在疯狂扩张,而我国日渐衰弱,如果新疆要是失去了,难道其余的西北领土能够保得住吗?最好的防手就是进攻,不如直接开打!

所以左宗棠观点是:“窃维时事之宜筹、谟谋之宜定者,东则海防,西则塞防,二者并重。”

《西征表》感动了西太后

在以淮系首领李鸿章的党同伐异和拉拢鼓动下,中国的官方和民间几乎形成了一种舆论:新疆实在万不得已可以放弃。“海防派”的人数大大多于“塞防派”。

在“海防派”的成员里,有一个名字格外让左宗棠刺眼。他就是督办台湾大臣沈葆桢。沈葆桢是林则徐的女婿,左宗棠曾重点培养过他,举荐他做了福州船政大臣。其实左或许不知道沈葆桢和李鸿章的关系极为密切。在各方面利益和人情的驱动下,沈葆桢和李鸿章站在一队是很正常的。

左宗棠很生气是因为林则徐当年对塞防的忧虑他沈葆桢不会不知道;当年和林则徐的湘江夜谈,他沈葆桢也不会不知道;林则徐将新疆事业托孤给左宗棠他沈葆桢还不会不知道。

想到这些,左宗棠竟气得忍不住当众人的面大骂沈葆桢:沈葆桢,反对收复新疆,你对得起九泉下的林公吗?你就是林公家的败类,和李鸿章一起丧权辱国!林公当年把女儿嫁给你简直是瞎了眼!

骂着骂着,左宗棠竟然放声大哭起来,他说自己实在无用,他或许恨自己“有心杀贼、无力回天”,眼睁睁看着林公坚守的伊犁被沙俄吞并,眼睁睁看着新疆的大好河山沦丧在他人的铁蹄之下。在场许多人听着听着也开始潸然泪下。

看到这里,我的眼角也湿润了。其实作为许多新疆本土人,都应该被左宗棠的大哭所感动。因为仔细想想。如果没有他收复新疆,新疆注定是沙俄的一块肥肉。我们的祖辈、父辈自然不会去新疆,自然也不会有“我们”的存在。

痛定思痛,左宗棠冷静下来,决定给朝廷上奏一个“为什要收复新疆,为什么能收复新疆”的奏折:《西征表》!

在论述中,他重点提到新疆对北京的军事重要性:“重新疆者,所以保蒙古,保蒙古者所以卫京师,西北臂指相连,形势完整,自无隙可乘。”。以及如果失去新疆是什么结果:“自撤藩篱,则我退寸而寇进尺,不独陇又堪虞,即北路科不多、乌里雅苏台等处,恐亦未能晏然。”

大意是如果失去放弃新疆,西北和蒙古就危险了,如果西北和蒙古危险了,北京危险时候就掐指可算了。

左宗棠先是晓之以理,后是动之以情。

左宗棠含泪写到:“臣本一介书生,辱蒙两朝殊恩,高位显爵,久为生平所梦想不到,岂思立功边城,觊望恩施?”

意思是我本是乡里的一个读书人,承蒙两朝皇帝的信任,现在官位和爵位都已经很高了,是我这辈子都梦想不到的,现在国家边防有难,我只想一心为国家解难。哪里还想着争着去边疆立功,得到朝廷的恩惠?

“况臣年已六十有五,正苦日暮途长,及不自忖思量,妄引边荒艰巨为己任,虽至愚极陋,亦不出此。

意思是而且我已经六十五了,活的日子也没多久了,没必要去追功名利禄,我只是一心想在国家边疆危急的时候为朝廷排忧解难。如果不是这样想的,即使最愚蠢的人,面对这种情况都知道怎么去选择。

这些用心写下的文字,把慈禧感动地稀里哗啦。她或许想起了三国时期,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北伐中原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出师表》。这些情真意切、掏心肺腑的言语比《出师表》简直有过之而不及。慈禧虽是个没什么文化的家庭妇女,但是哪句话真诚,哪句话在装逼,她还是能分辨出来。左宗棠用他的刚直、真情和周密的论证深深地打动了西太后。从左宗棠那里她看到了信心和希望。

最终,慈禧当场拍板:任命左宗棠为西征统帅,以钦差大臣身份督办新疆军务。

李鸿章听了当时就傻逼了。自己组团处心积虑、千方百计筹谋的“放弃新疆、专务海防”的计划一败涂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