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来自《耶路撒冷邮报》

伊朗政权需要一个外国敌人来分散其公民的注意力,使其不去关注上个月伊朗未能对抗病毒的情况。

赛斯·j·弗朗茨曼,2020年3月8日20:00

伊朗推行病毒来自以色列的阴谋论

2020年2月29日,伊朗首都德黑兰,人们戴着防护口罩以防感染冠状病毒(图片来源:路透社)

伊朗的新闻电视台代表了该政权的英语宣传,它一直在推动有关冠状病毒的反犹阴谋,以转移人们对政权对流感大流行处理不当的注意力。

周日,伊朗卫生部报告了49例新的冠状病毒死亡病例,这是自2月中旬以来该国死于19例冠状病毒的最高单日死亡人数。截至发稿时,伊朗政府已承认有194名伊朗人死于这种迅速蔓延的疾病。但观察人士认为,实际数字可能要高得多。

在过去的几天里,伊朗推动了几份报告,声称“犹太复国主义者”是冠状病毒的幕后黑手。Press TV还引用了一些网站2017年一篇反犹文章,该文章称“美国的犹太人正在推动美国的战争”。

3月5日,Press TV宣称“犹太复国主义分子发展了一种针对伊朗的更致命的冠状病毒。”尽管该报告声称引用的是一位外国“学者”,但它符合伊朗利用外国专家为其政权自身观点披上权威外衣的模式。自从2月中旬冠状病毒爆发开始影响伊朗以来,德黑兰的议程已经增加了三倍。伊朗最初否认病毒爆发是为了增加2月21日大选的投票率。

2月下旬,一些伊朗主要政客和重要内部人士被感染,因为病毒已经从圣城库姆传播到德黑兰。为了弥补最初的掩盖,改变了说法,把未能控制病毒归咎于美国的制裁。领导人已经开始将这种病毒比作制裁。

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首先淡化了这种病毒,称它和制裁措施一样,看上去比实际情况更糟糕。3月7日,伊朗外长贾瓦德扎里夫辩称,制裁“耗尽了伊朗抗击”这种病毒所需的资源。他称之为“医疗恐怖主义”。

然而,革命卫队有其他的想法。该组织领导人侯赛因•萨拉米开始告诉人们,这种病毒是源自美国的“生物战”。他在3月5日表示:“我们正在应对一场生物战。”他认为这“可能是美国生物战的产物”。

革命卫队的故事很快成为媒体电视的话题。3月8日主页上的一篇文章链接了美国正在发动“生物战”的说法,还引用了一篇认为以色列是病毒幕后黑手的文章。根据这篇文章,一名“前CIA官员”辩称,“美国和以色列正在合作。”

Press TV在3月8日那篇文章所依赖的是在美国的同一个网站来源,该网站曾发表过一篇文章,声称“美国的犹太人正在推动美国的战争”。这篇文章是另一位前CIA成员瓦莱丽·普莱姆(Valerie Plame)在2017年的推文。她现在正寻求竞选国会议员,尽管她的机会在3月7日的预选大会上遇到了挫折。新闻电视台在今天关于冠状病毒的文章中也采用了同样的反犹论调。

Press TV使用的“犹太复国主义者”的标签,同时出版的文章链接到“美国的犹太人正在推动美国的战争”是行动的一部分,以色列与病毒的传播编织一个阴谋论,符合政府的信念,它是一个“生物战争的受害者。”伊朗政权需要一个外国敌人来分散其公民的注意力,让他们忘记上个月未能对抗病毒。

伊朗于3月7日派遣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海军少将阿里·沙姆哈尼前往伊拉克。尽管伊朗人被禁止前往伊拉克旅行,而且像沙姆哈尼这样的主要政权成员中冠状病毒感染率很高,但他还是与伊拉克政界人士握手,并没有在伊拉克被隔离。他在伊拉克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声称,“犹太复国主义者反对地区安全。”

伊朗政权只知道这一点:把责任归咎于美国和以色列。从地区安全到冠状病毒,它一直在推动同样的叙述。对于COVID-19来说,它依靠外国的反犹阴谋来增加关于病毒起源的错误信息的分量。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