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国一名男子从中国回国后出现流感症状,为了对自己以及国家负责任,他主动去医院检测。在确诊自己患的是流感后,他回了家。 两周后,他收到了3270美元的巨额账单……

《迈阿密先驱报》2月24日报道的这个故事,迅速引起了美国各大媒体包括《华盛顿邮报》、MSNBC、《商业内幕》等的关注,并直指美国医保体系的缺陷:不完善的医保和巨额的费用,如何能指望人们主动去医院检测,为防止疫情传播做贡献?

排除了新冠病毒感染,美国男子却收到2.3万元账单
《商业内幕
排除了新冠病毒感染,美国男子却收到2.3万元账单
《华盛顿邮报》
排除了新冠病毒感染,美国男子却收到2.3万元账单
MSNBC
迈阿密的这名男子名为奥斯梅尔·马丁内斯·阿斯库埃(Osmel Martinez Azcue),他上个月从中国回美国后就出现了类似流感的症状。

他表示,一般情况下,他会去药店购买非处方药物来治流感,但是这次不同。由于新冠病毒爆发对公众健康的影响,阿斯库埃考虑到自己最近的刚从中国回来,他觉得自己应该负责任地去迈阿密最大的医院之一——杰克逊纪念医院就诊。

到了医院后,医务人员采取了必要的预防措施,让阿斯库埃待在隔离的病房里。

当医务人员告诉阿斯库埃,需要CT扫描等一系列流程来筛检新冠病毒时,阿斯库埃担心这会“掏空他的钱包”。于是,他只要求做针对流感的血液测试,认为只要呈现阳性,就能证实自己得的是流感而非新冠肺炎,可以解除隔离。

阿斯库埃如愿得到了阳性结果,随后,他就回家了。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并不清楚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是否认为流感检测阳性就能排除感染新冠病毒的可能,但杰克逊纪念医院的确就这样解除了对阿斯库埃的隔离。

回家两周后,阿斯库埃收到了3270美元的账单(约合人民币2.29万元),鉴于他只有“有限的保险赔偿”,他个人将需要支付1400美元(约合人民币9825元)。除此之外,阿斯库埃还需要提供三年的医疗记录,证明他目前得的流感与先前的病症无关。如果他不能提供证明,他就要全额付款。

乔治城大学教授、医疗保险改革中心主任塞布丽娜(Sabrina Corlette)对《迈阿密先驱报》说:“这就是平价医疗法案和垃圾保险(Junk plans)之间的关键区别,垃圾保险不覆盖既存的健康状况。”

阿斯库埃透露,他在一家不提供医疗保险的医疗设备公司工作,年薪约5.5万美元。去年他接受了《平价医疗法案》一个保险项目,每个月保费为278美元(约合人民币1951元),但当他工资升高后,保费上升至400美元(约合人民币2807元)。

去年11月,他取消了这个保险项目,如今每个月支付180美元(约合人民币1263元)购买国家一般保险的有限保险项目,也就是被批评者称为“垃圾保险”的短期医保项目。

“平价医疗法案”俗称“奥巴马医保”,特朗普一直强烈反对,一有机会就攻击。反之,特朗普政府在2018年推动短期、有限的保险项目。当时,特朗普说新计划将以“低得多的价格提供便宜得多的医疗保健”,保险金额更少,保险价格更低,而且保险公司不必为患病人群投保。

批评者嘲笑新政策是“垃圾保险”,将使健康人群远离更广泛的保险市场,提高病重人群的保费,并将购买者置于风险之中。

阿兹库埃就是“垃圾保险”的受害者之一。

塞布丽娜·科莱特告诉《迈阿密先驱报》,阿兹库埃的案例是放松保险市场监管的一个警示:“当有人出现类似流感的症状时,你希望他们寻求治疗。但如果他们有这样的垃圾保险,而且他们知道自己可能会承担超出支付能力的费用,他们中的很多人就不会去寻求治疗,这是一个公共健康问题。”

《华盛顿邮报》表示,我们都在关注特朗普政府对疫情的反应,但事实是,即使政府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许多美国人仍将面临另一个障碍,这将使危机变得更糟。

这一障碍就是他们的钱包。

报道称,“美国是最富有的国家,但我们不能像其他国家那样,保证人们有负担得起的医疗保健,这是不对的。如今,这种情况不仅仅是不道德的,它还将使美国在抗击流行病方面处于重大劣势……如果人们觉得自己得了这种可能致命的传染性疾病,我们不希望他们怀疑自己是否有能力去看医生。但是,我们已经造成了一种局面,迫使许多人这样做。”

正如阿兹库埃对《迈阿密先驱报》所说的,“如果医院等着收取3270美元的简单验血和鼻拭子费用,又怎么能指望普通公民为消除人际传播的潜在风险,而做出贡献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