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指点江山 2020-02-23 16:24

在《春秋左传》的战争誓词中,有说明秦国军功授爵的内容:“克敌者,上大夫受县,下大夫受郡,士田十万,庶人工商遂,人臣隶圉免。”并且,在《商君书》境内篇也有提到:“能得爵首一者,赏爵一级,益田一顷,益宅九亩,一除庶子一人,乃得人兵官之吏......其战,百将、屯长不得斩首;得三十三首以上,盈论,百将、屯长赐爵一级。”这样的斩首战功计算问题。

秦国为何能一统六国?一种最原始、最野蛮的制度,让秦军所向披靡

可以说,在所有东周诸侯国中,唯独秦人嗜好斩首。

秦军击杀敌军后,还要摘下敌人的脑袋,何故如此呢?

究其原因,无非三点:

一是秦君强烈的帝王意识;

二是秦国独有的奖惩制度;

三是秦地彪悍尚武的民风。

相比于其他诸侯国,秦地相对偏远落后,直到西周末年秦人仍以畜牧业为主要的谋生手段。古往今来,游牧文明多崇尚武力,所以,秦军才会以勇武著称。对于周王室来说,秦地就是马匹鸟兽的产地,在三代时期秦国统治者的祖先都是周天子御用的“马倌”。

显然,家臣出身的秦人很难真正融入到贵族社会中,对神秘礼乐的态度也充满了好奇和向往。不过,向往归向往,秦人只领会到礼乐的外在形式,只能模仿到礼乐的表象。在当时,秦人根本无法理解为什么要积累品行和功德换取权力,而不是采取更为直接的暴力手段。

秦国为何能一统六国?一种最原始、最野蛮的制度,让秦军所向披靡

平王东迁后,身为家臣的秦襄公因护送之功,跻身诸侯,成为了一方贵族。至此,秦人终于接触到让他们倍感好奇的礼乐,可以和其他贵族平等论交了。春秋时期,周统衰落,诸侯们各怀野心,想要成为霸主,秦穆公自不例外。秦穆公的战略目标是入主中原,但这一宏伟的计划因崤之战的原因不得不搁置,秦穆公只能退而求其次,转而称霸西戎。

其余六诸侯国,均将秦国视作夷狄,对秦人抱着敌视的态度。在后来的一段时间里,秦国陷入内乱之中,直到献公上台内乱才结束。自此,秦国君主逐鹿中原的野心再次蠢蠢欲动。秦孝公效仿秦穆公、秦献公,重用商鞅,变法图强,为秦国未来的统一之路奠定基础。自秦孝公以后的历代秦君,无不以成王为目标。由此可见,历代秦国统治者都对制霸中原一统江山充满渴望。

秦君为达目的追求实效的思想,更是一度影响了秦人,秦军斩首的习惯便始于此。

秦国为何能一统六国?一种最原始、最野蛮的制度,让秦军所向披靡

秦国推行的军功制度与其它国家有着根本上的不同,可以说,“斩首授爵”的制度在当时是最系统的。自上而下,秦国的军功爵位总共被划分为二十个等级,想要进爵,就要满足斩首的指标。

根据爵位的不同,秦人能够享受到的耕地、宅院、奴隶的数量也各不相同,爵位越高的秦人每年缴纳的赋税越少,在公共活动中配给的饮食规格越高。客观来说,秦人想要获得更好的生活条件,就要想办法提高自己的爵位,而获得爵位的唯一方式就是在战场上斩首。

为了配合军功制度,历代秦君均沿用了重农抑商的发展方针。如果让秦人通过多种渠道获利,军功的作用就会消减,秦军打仗的积极性也会降低。正是通过这种近乎垄断的方式,秦国统治者向秦人灌输了这样的概念:想获得财富必须依赖土地,想获得土地就要提高爵位,想进爵就去战场上砍掉敌人的脑袋!

相比之下,在其他诸侯国,老百姓想发家致富,渠道有很多种。

例如:

齐人可以靠海吃海,从鱼盐业渔利;

赵人可以靠盗墓打劫,向诸侯献艺;

鲁、宋、梁、陈四国通过种植桑麻为业,又因住在这片土地上的老百姓深受礼教影响,所以,他们崇尚节俭喜欢存钱;

楚、越两地气候宜人,资源充足,老百姓无需为温饱发愁。

相比之下,秦国的资源较少,文化也不发达。秦国统治者只要能掐住老百姓的命脉——土地,就基本控制了秦人的生存问题。

秦国为何能一统六国?一种最原始、最野蛮的制度,让秦军所向披靡

那么,秦国的这一套军功制,放到其它国家适用吗?

显然是不行的,因为:齐人文化发达,不吃那一套;鲁人宋人独尊儒术,更是对这种野蛮的制度嗤之以鼻;楚人安逸惯了,骨子里缺少韧性;赵人太过矫情,很难组织。只有质朴的秦人,不受礼乐的束缚,崇尚暴力美学,追求现实利益,才是最符合军功制度的。

荀子有云:“秦人其生民郏口,其使民也酷烈,劫之以口,隐之以口,忸之以庆赏,酋之以刑罚,使天下之民,所以要利于上者,非斗无由也。口而用之,得而后功之,功赏相长也,五甲首而隶五家,是最为众强长久,多地以正,故四世有胜,非幸也,数也。故齐之技击,不可以遇魏氏之武卒;魏氏之武卒,不可以遇秦之锐士。”

诸侯国都有自己专属的“王牌军”,但是,各国军队的战斗力都无法与秦国比肩,那么,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秦国的制度大巧不工,将战功简化为斩首的数量,将物质生活简化为爵位的高低。可以说,秦国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斩首机器,而尚武的秦人就是这台机器的零件,通过吞噬其他国家百姓的生命财产完成了对天下的统一。

秦国为何能一统六国?一种最原始、最野蛮的制度,让秦军所向披靡

说到这,我们有必要统计一下,秦国这台斩首机器,究竟在统一的过程中斩了多少人呢?

结合《史记》的记载,我们能够得出一组数据:

在秦国发动的二十二次战役中,秦军总共斩首一百八十万人。不过,这些战役都是被收录进《史记》中的大战。从《六国年表》来看,秦国总共打了一百三十一场仗,其中,有九十三场是秦国主动发起的。《史记》中仅给出了其中二十二场战役的斩首数量,并未透露其余七十一场的斩首数量。

显然,在这未被《史记》详细记录的七十一场战役中,秦人不太可能放过敌人,但这七十一场战役中秦人究竟斩首几何,我们已不得而知了。

因为秦人斩首的数量极多,且斩首被融入到秦国的军功制度中,秦国才会被鲁仲连视作弃礼义尚首功之国。蜀汉文臣谯周说过:“秦用卫鞅计,制爵二十等,以战获首级者计而受爵。是以秦人每战胜,老弱妇人皆死,计功赏至万数。天下谓之‘上首功之国’,皆以恶之也。”

秦国为何能一统六国?一种最原始、最野蛮的制度,让秦军所向披靡

秦律封诊式》中有两个故事非常耐人寻味。

第一个故事是某个秦兵在打仗时,为了获取战功,竟打起了同伴尸体的主意,将同伴的脑袋割下来充数,换取爵位;

第二个故事是一队士兵在打扫战场时,因“分头不均”而发生争执,竟操戈相向,自相残杀。

为了增加自己的战绩,完成斩首指标,秦兵竟对出生入死的战友挥动屠刀,可见,秦军有多热衷于斩首。显然,秦国在统一战争中,斩首的实际数量绝对远超史料中记载的一百八十一万。对于秦国来说,这是统一大业的一部分,可是,对于其他六国的黎民百姓来说,这就是一场灾难。

秦国靠着独特的暴力美学实现了一统江山的目标,为粉饰这场以武力强占中原的统一战争,让秦朝历史地位更加合法,秦始皇将侵略战争美化成解放战争,并将功德碑树在旧六国大规模宣扬:“帝之德,存定四极。诛乱除害,兴利致福。节事以时,诸产繁殖。黔首安宁,不用兵革。六亲相保,终无寇贼。”

前文中我们提到,根据《六国年表》给出的数据,秦国主动发起的战争多达九十三次。折算下来,平均秦国对每个诸侯国都发动过六次以上的战争。

秦国为何能一统六国?一种最原始、最野蛮的制度,让秦军所向披靡

战乱本来就是秦人挑起的,秦始皇却将自己和祖先为中原带来的战祸强加到六国头上,以此来粉饰武装兼并的行为。然而,是非自有公论,直到汉初人们仍将秦国乃至秦朝当作虎狼之国。由此可见,秦始皇树立功德碑的小聪明并未起到实质性作用。

汉武帝之后,集权统治已成为大势所趋,人们逐渐认同了这种专制统治的政治形势,所以,才会对秦国“网开一面”,不再深究秦国武装兼并的非法手段。后来,几乎每个封建王朝的开国皇帝都是靠这种“马上打、马下守”的方式奠定基业,所以秦国早年的做法逐渐受到后世认可。

秦国之所以能一统江山,很多朋友都觉得秦国的历代统治者顺应民意,满足了人民的期盼,秦统是东周末期政治经济文化发展的必然趋势。如果,将秦始皇留下的功德碑翻译成现代用语,再将功德碑上的内容与这种观点做出对照,就会发现,持有这种看法的朋友完全是在用秦始皇的思路思考问题。

只不过,他们的表达的方式不一样而已。

秦国为何能一统六国?一种最原始、最野蛮的制度,让秦军所向披靡

如果,没有秦国安插在六国的“间谍”,如果,没有秦人尚武成风的习性,如果,没有秦君制定的“斩首军功制”,想来秦国的统一之路不会那么一帆风顺。

说白了,当时的六国都遵循礼法打仗,讲究先礼后兵,秦国就像强盗一样用暴力手段完成外交。站在六国百姓的角度来看,六国军队就是遵守规则的“搏击运动员”,秦军是拎着菜刀砖头不讲套路的臭流氓,秦军固然能打胜仗,但也势必会遭到口诛笔伐。而秦军手里的“菜刀砖头”,其实,就是“斩首军功制”。

并且,还有一点值得一提,那就是:秦国的“斩首军功制”,是以团队战功为主,而非传统上我们所认为的提把菜刀就猛砍人的立功印象。对一般士卒和将官以不同的方式来计算战功,对于战功的考核,并非仅凭首级就可定战功,也要防止作战士卒作假、冒领。对于将官,更以战斗伤亡率来考核。

参考资料:

[《史记》、《六国年表》、《春秋左传》、《秦律封诊式》、《军功爵制与秦社会》]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