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沙俄名将高尔察克:忠于自己这片土地的无畏上将

趣历史2016-06-26 14:57:10

高尔察克 即 亚历山大·瓦西里耶维奇·高尔察克 。俄国海军上将。生于彼得堡的一个海军炮兵军官家庭。1894年毕业于海军武备学校,日俄战争期间在旅顺口战斗,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任波罗的海舰队水雷总队队长,1916年任黑海舰队司令。1917年晋升海军上将。1918年任“西伯利亚政府”陆海军部部长,随即在外国武装的支持下发动政变,建立军事独裁政权,自封“俄国的最高执政者”和俄国陆海军武装力量最高统帅。继而成为协约国第一次武装干涉苏俄时的白卫军总头目,一度占领西伯利亚、乌拉尔和伏尔加河等地区。1919年底被红军击败后被捕,于1920年在伊尔库茨克被处决。

亚历山大·瓦西里耶维奇·高尔察克(Александр. Васиилиевич. Колчак)(Aleksandr Vasilyevich Kolchak,约1874年-1920年),俄罗斯军事家和北极探险家,海军上将,曾在日俄战争中与日本作战。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他在波罗的海舰队屡立战功,升任黑海舰队司令。俄罗斯二月革命后他支持临时政府,后曾被迫流亡。他在十月革命后回国,率领白匪军与苏俄共产党(布尔什维克)领导的红军作战。他得到同盟国承认的俄国临时政府的首领地位(1918年-1920年),后来被同伙出卖给孟什维克-社会革命党政权,被契卡秘密处决。苏联时期教科书,把高尔察克称为内战时期的“反革命头领”。拂去历史尘埃,曾任海军上将的他,其实是位天才的学者、北极探险家、勇敢的战士和拙劣的政治家。

在海上,高尔察克总感到比在陆地上来得更为自信。这对于一位山地里的塞尔维亚人的后裔来说,是颇为奇怪的事。他的先祖接受了伊斯兰教,取土耳其语的“高尔察克”为自己的新姓氏。他的曾曾祖父称为伊利亚斯—帕沙·高尔察克,为奥斯曼帝国大臣,曾在第四次俄土战争勇敢地对俄罗斯人作战,但1739年在摩尔多瓦的霍津成为米哈伊尔·费奥多罗维奇·卡缅斯基的俘虏。此后,他的子嗣便自称来自顿河的哥萨克,效忠新的祖国,为保卫俄罗斯而英勇战斗了。他的父亲瓦西里·伊万诺维奇·高尔察克(1837-1899)参加过克里米亚战争,立过功、流过血、负过伤,当过法国人的俘虏,被释放后成为海军火炮工程师,1893年少将军衔退伍。高尔察克打小对军旅生涯情有独钟。他每天早起做体操,洗冷水浴,以增强体魄,并津津有味地阅读那些战功赫赫的军事统帅们的传记故事。1888年,他13岁时便考入圣彼得堡海军学校,如饥似渴地阅读各种书籍,他还通晓四种外语,其中包括对外国人来说晦涩难学的中文。19岁那年,高尔察克以第二名的成绩从海军学校毕业。他原本可以获得第一名的,但他拒绝接受,因为他认为同班的菲利波夫同学比他更优秀,理应荣获这个桂冠。他从不沽名钓誉。他一生中曾做出过许多这种骑士般的举动,尽管有时不免遭到同事的揶揄和讥讽。他也从不敛财谋私。

那时,各国科学家对于人迹未至的北极地带发生了极大兴趣,纷纷组织探险队前去考察。高尔察克也渴望能实现这一夙愿。1899年底,他收到俄国著名极地考察家托尔男爵的邀请书。高尔察克暂时调入彼得堡皇家科学院,作为水文学家参加即将出发去寻找传说中的“桑尼科夫之地”的探险队。 1900年夏,“曙光”号破冰船载着托尔的考察队起锚,向北冰洋的新西伯利亚群岛进发。1902年春,考察队终于到达新西伯利亚群岛,但继续往北的航路被冰群阻断了,高尔察克等人只好循原路返回。考察队在北极地带度过了整整两年的时光。俄国探险队头次考察了如此辽阔的一片极地,地图上增添了好些新的岛屿,其中一个位于喀拉海的岛屿就是以高尔察克的名字命名的(由于苏联当局的疏忽,该岛直到1937年才改名为“拉斯托尔古耶夫岛”,以纪念这支考察队中一位驾驶雪撬的工人)。高尔察克用“索菲娅·奥米罗娃”来命名本尼特岛的一个海角,以纪念自己的未婚妻。索菲娅万里迢迢从彼得堡赶到远东北方的亚纳河口来迎接未婚夫。婚礼就在东西伯利亚城市伊尔库茨克举行,婚后夫妻便劳燕分飞了———索菲娅返回首都彼得堡,高尔察克则径直奔赴硝烟弥漫的日俄战争战场。 高尔察克原本可以成就为名前途无量的科学家,但他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军人血与火的人生。在旅顺口保卫战中他指挥一个炮垒,但那时他因风湿病发作而卧床不起,要塞失陷后他跟着当了俘虏。一年后他才在国际红十字会的协助下,经由美国返回祖国。高尔察克受到英雄般的欢迎,并且被任命为海军参谋部的参谋。他制订出了一个建造舰艇的宏伟计划,他论证说,“10年之内必然会有一场对德国的战争。”他未能说服他们,计划被否决了。高尔察克递上辞呈,再次回到北极去了。他是一位公认的优秀极地考察家。1906年,高尔察克的学术著作《喀拉海和西伯利亚海的积冰》一书荣获沙皇俄国皇家地理学会的最高奖赏—大君士坦丁金质奖章。1910年,他随“瓦伊加奇岛”号破冰船在远东海区航行,绘制地图和航海图志。后来,人们正是根据这些航海图志去开辟北冰洋航道的。

笼罩在俄罗斯和欧洲上空的战争阴疆越来越浓密了。高尔察克被派往波罗的海舰队加强战备。 1914年8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在波罗的海舰队任舰队作战部长的高尔察克极为振奋。然而,帝国笨重的战争机器很快便运转失灵,沙俄许多将帅表现得十分平庸。但高尔察克极具指挥才能,他在里加城下给德国海军陆战队以迎头痛击,因而不久后被擢升为海军少将。高尔察克擅长布雷,他的舰只往往深入到敌方水域很远处布雷,曾炸沉数十艘德军舰艇。1916年,高尔察克晋升为海军中将并出任黑海舰队司令。他[2] 在黑海也是战功卓著—在君士坦丁堡击沉了多艘德国军舰并将黑海的制海权牢牢地掌握在俄军的手上。

1917年3月俄国爆发二月革命,沙皇被迫逊位;高尔察克是第一位宣誓效忠临时政府的海军上将。他说:“我不是为这种或那种形式的政府服务,而是为被我视为高于一切的祖国服务。”他期望新政府能在国内建立起秩序。然而,事态的发展却让他大失所望,临时政府发出的第一个命令竟是允许士兵不服从长官。地方苏维埃的代表来到海军上将跟前,命令他交出武器。“这武器不是你们给我的,”他一字一顿地说,“也不能由你们夺走。”接着,他便把镀金的格奥尔基佩剑(旅顺口保卫战的奖赏品)扔进了海里。他们没敢逮捕高尔察克,因为他在水兵中深孚众望。1917年6月17日,塞瓦斯托波尔的水兵、士兵和工人代表会议通过决议,解除高尔察克黑海舰队司令的职务,派他到美国去进行军事考察。高尔察克在美国待了两个月,在他途径日本返国时,得悉布尔什维克举行了十月革命,他把自己视为被推翻的合法政府的代表,认为有必要与布尔什维克进行斗争。

1918年在乌拉尔地区的乌法成立了内阁执政,即俄国临时政府,后来,内阁执政迁移到了西西伯利亚的鄂木斯克,高尔察克被任命为军事部长。在鄂木斯克见到的一切令他感到不悦。内阁执政的成员整天陷入关于俄国未来政体的无休止的辩论之中。军队是一些缺乏训练的散兵游勇组成的乌合之众。军官们纷纷建议把全部权力交给高尔察克。1918年11月18日,高尔察克海军上将真的被宣布为俄国最高执政官。白卫军的将军邓尼金和尤登尼奇都承认了他的政权。在短短的时间里,高尔察克就组建起一支15万人的军队并在1919年春天展开了由东向西的全面进攻。军队已进抵接近伏尔加河一线的地域,迫使苏俄红军缔造者托洛茨基乘坐装甲列车亲临前线督战,多次派卫队投入战场。在别拉亚河上,堪称高尔察克精锐之师的几个军官团被图哈切夫斯基指挥的缺乏给养、装备极差的红军部队歼灭了;战线左翼遭到伏龙芝指挥的南线红军大反攻,无法打通和安东·伊万诺维奇·邓尼金的战线联系。从此,白军一蹶不振,节节败退。1919年10月,高尔察克的部队又在托博尔斯克被打败。于是,大撤退开始了。数十列满载士兵、逃难者和各种物品的火车从鄂木斯克开往东方。最后一个离开鄂木斯克的是高尔察克,他要把白卫军从喀山的国库弄来的黄金储备随车带到东边去。

1918年在乌拉尔地区的乌法成立了内阁执政,即俄国临时政府,后来,内阁执政迁移到了西西伯利亚的鄂木斯克,高尔察克被任命为军事部长。在鄂木斯克见到的一切令他感到不悦。内阁执政的成员整天陷入关于俄国未来政体的无休止的辩论之中。军队是一些缺乏训练的散兵游勇组成的乌合之众。军官们纷纷建议把全部权力交给高尔察克。1918年11月18日,高尔察克海军上将真的被宣布为俄国最高执政官。白卫军的将军邓尼金和尤登尼奇都承认了他的政权。在短短的时间里,高尔察克就组建起一支15万人的军队并在1919年春天展开了由东向西的全面进攻。军队已进抵接近伏尔加河一线的地域,迫使苏俄红军缔造者托洛茨基乘坐装甲列车亲临前线督战,多次派卫队投入战场。在别拉亚河上,堪称高尔察克精锐之师的几个军官团被图哈切夫斯基指挥的缺乏给养、装备极差的红军部队歼灭了;战线左翼遭到伏龙芝指挥的南线红军大反攻,无法打通和安东·伊万诺维奇·邓尼金的战线联系。从此,白军一蹶不振,节节败退。1919年10月,高尔察克的部队又在托博尔斯克被打败。于是,大撤退开始了。数十列满载士兵、逃难者和各种物品的火车从鄂木斯克开往东方。最后一个离开鄂木斯克的是高尔察克,他要把白卫军从喀山的国库弄来的黄金储备随车带到东边去。

俄国十月革命后,原沙皇俄国舰队司令亚历山大·高尔察克纠集沙俄军队的残部,组织反革命武装,在英国的援助下,在鄂木斯克成立了独立政府。没过多久,1919年11月,鄂木斯克即被红军攻占。为了保存实力,高尔察克决定率部横穿6000多公里的西伯利亚,逃往太平洋沿岸,在那里寻求日本的支持,以求东山再起。跟随高尔察克的军队有50多万人,还伴随着75万反对布尔什维克、留恋沙皇的流亡者,其中主教、僧侣及修女等占了27万;此外,贵妇人和她们的孩子共有20余万人。其实,这120多万浩浩荡荡的逃亡队伍中,还藏有一个惊人的秘密———当时价值5亿美元的500吨金块,这是沙皇拨给高尔察克的军费,分装在28辆武装押运车中。鄂木斯克的冬天平均气温为零下22℃。125万大军在高尔察克的带领下踏上了6000公里之遥的征途,零下二十几摄氏度对于生活在俄罗斯欧洲部分的人来说并不稀罕,可是谁也没想到,刚刚走了几天,气温就从出发时的零下30℃陡然降到了零下60℃。距鄂木斯克以东1000多公里的托木斯克小城———这场灾难开始的地方,是当年地球上最冷的城镇。凛冽的寒风吼叫着,暴风雪像拉锯一般刺在身上,给有史以来罕见的大迁移人群带来了难以形容的苦难。没过多久,无边无际的西伯利亚的雪原上,冻僵的人、丢弃的雪橇、冻死的马匹,连同死尸和四周永远也下不完的雪,铺满了西伯利亚的道路。从1919年11月13日到第二年2月,三个月时间,一场难以置信的奇寒引发的人类悲剧,一天也不间断地演变成了连续剧。装着金块的28辆武装押运车的燃料完全用光了,迫不得已,他们只好把金块换到马拉雪橇上。但是,极度的寒冷使得拉雪橇的西伯利亚良种马也一匹接一匹地死去,这批从沙皇俄国继承来的巨额财宝,不得不扔在西伯利亚的荒野上。这500吨金块的下落没有人知晓,至今仍是一个历史谜团。然而,行军并没有因此而结束,人们就像移动中的僵尸,只有一双脚还在一左一右交替地挪蹭。雪越下越大,整个宇宙仿佛是一个被雪片密封起来的巨大包裹。起初,指挥者声嘶力竭地喊着“不许睡觉”用以激励人们。可是后来,连他们自己也被睡神引诱过去了。大迁移的队伍每天都以越来越快的速度减员。百年不遇的西伯利亚严寒,变成残酷至极的苦难,残忍地折磨着人们。雪像发疯似的,越下越猛,仅仅在尼古拉埃夫斯克市附近的一个夜晚就冻死20万人。到1920年2月底,队伍已从原先的125万人减少到25万人。这些人经过千难万苦,总算从鄂木斯克来到了2000公里外的贝加尔湖畔。但是,为了最后的安全,必须横穿贝加尔湖。80公里宽的湖面,结了3米厚的冰,25万活着的人们开始横穿冰面。湖面冰层闪闪发光,就像光溜溜的舞池的地板一样。冻得结结实实的贝加尔湖面,冷到了极点。温度降到零下69℃,猛烈的暴风雪吼叫着好像要冻透受难者的髓。在这种地方就是穿熊皮、裹海豹皮也毫无用处,极度的寒冷只不过使熊皮在身上起到冰面具一样的作用。又有成千上万的人被冻死。完全想象不出的景象在冻结的贝加尔湖面上出现了:一个将军的妻子要在冰上分娩,却没有一个可以过去帮忙的人,人们步伐沉重,脸上毫无表情地从她面前走过。将军用自己的身体挡出一道隔墙,原本为的是不让人看到妻子分娩的样子,可他真的像一面墙一样一动不动地冻僵了。将军的妻子和就要出世的孩子一起冻死了,不多一会儿,所有的人都冻死了……暴风雪终于平息下来,死一般的寂静笼罩了四周。一切都过去了。悲伤、痛苦、叹息、低语、憎恨、愤慨,一切都同25万灵魂一起消失了。贝加尔湖上的25万具尸体在第二年夏天湖面解冻以前,一直那样躺在那里。坚冰解冻的时候,这个可怕的、惨不忍睹的场面,静静地从视野中消失,沉入了深深的湖底。高尔察克此时已成为英国人、法国人以及捷克将军日·盖达及哥萨克头领谢苗诺夫等人的障碍。他们都想占有那列装有黄金的列车,谁也不顾这位最高执政官的死活。

12月,依照法国将军热南的命令,高尔察克的列车被扣留在下乌丁斯克。新的俄国临时首都伊尔库茨克爆发起义,政权转移到社会革命党和孟什维克组织“政治中心”手上。法国将军和捷克军团与这个“政治中心”做了笔交易,他们出卖了高尔察克,以换取他们安全离开俄国的保证。1920年1月,最高执政官高尔察克以及他的内阁总理B·佩佩利亚耶夫被捕。从莫斯科“契卡”(肃反委员会)来的人对他们进行了两周的审讯。莫斯科来电指示:“秘密处决。”2月7日清晨,红军战士把高尔察克和佩佩利亚耶夫带到安加拉河的一个冰窟前。行刑人员建议给高尔察克蒙上眼睛,他拒绝了,但请求满足他最后一个愿望—让他抽根香烟。烟卷刚刚烧完,枪声就响了。随后尸体被抛入冰窟。 这位北极考察家、海军上将便去作他的最后一次冰雪之旅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