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从去年12月持续至今的“新冠肺炎”疫情仍然持续,虽然距离疫情传播的拐点还有一小段时间,但全国除湖北外的确认和疑似病例新增数量已经连续两周持续下降。此次疫情不仅给民众心理带来恐慌,也影响了今年一季度的经济发展,易评君衷心希望我国早日战胜狡猾的新冠病毒,各领域工作尽快重回正轨。

从国际上看,疫情发生后,有数十个国家的政府、企业以及国际组织向中国捐赠了医疗物资和资金。这些捐赠在一定程度展示了国际社会击败疫情不分国界的人道主义精神,也反映了上述国家与中国的真实关系。疫情期间部分国家的举动表明,这些关系有的经住了考验,有的不太牢固,也有的表里不一真假难辨。易评君从国家交往视角解析部分国家的对华行为,有助于破除观念误区,了解真实的国际关系。全文约5000字,阅读时长预计8分钟。

在“新冠病毒”的传染性和危害广泛被国内民众熟知的一月下旬,美国俄罗斯和朝鲜最先做出反应。1月22日前后,由于担心新冠病毒扩散,朝鲜主要针对游客关闭了中朝边境,1月28日美国政府首次通过航班撤离200多名美国在华外交人员,同时美国主要航司还暂停了往返于中美之间的航班。紧接着,在2月5日,美国再次派出包机从中国中部地区撤走数百名美国民众。俄罗斯则在1月31日关闭了16个中俄边境口岸,俄总理米舒斯京表示,为防止新冠病毒传播,他签署了关闭俄远东地区边界的命令。俄朝等国在关闭边境的同时,也向中国表达了政治支持,而美国则开了“坏头”,撤侨并暂停航班往来的举措被其他国家所效仿。由于1月下旬时值春节期间,上述国家的举动未在国内引发大的反应。

进入2月份,国际社会针对新冠疫情的反应逐渐进入国内民众视野,率先赚取眼球的是日本。这不是说日本第一个向中国提供当时紧缺的医疗物质,也不是说日本的援助规模最大,而是说日本的援助举动“效果最好”。2月初,日本汉语水平考试HSK事务局向中国湖北高校捐助了包括2万只口罩和一批红外体温计。在纸箱的标签上,写了“山川异域,风月同天”8个汉字。随后,日本舞鹤市向友好城市大连捐赠的医疗防护物资上书写了王昌龄的诗句——“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紧接着,日本湖北总商会等四家机构联合捐赠的医疗物资也贴上了“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的诗经经典诗句。

在疫情期间,日本地方政府和民间团体通过高频率、小批量的物资援助,展现了中日之间割舍不断的悠久联系,这种友谊经过汉语诗歌美化后,火遍了中国互联网。与地方政府和民间团体的慷慨相比,日本政府的举措就逊色许多,主要体现在公务员薪资每人扣除5000日元(折合318元人民币)支援中国,另外日本自民党号召397名议员从3月份薪资中每人募集5000日元,总计12.6万人民币。上述援助集中于2月初,也就是日本国内的新冠病毒感染人数较少,安倍政府相对乐观的时期。待“钻石公主”号停靠横滨港,船上3700多人出现累计600余例感染,连登船处理事务的官员也被感染后,日本才空前提高了警戒程度。

在日本国内疫情扩散且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的情况下,中国也向日方提供了核酸检测试剂盒。中方用善举回报了此前日方的援助,但并没有在包装盒上书写日本诗歌。此外,“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等感动无数人的经典诗歌被贴上援华物资包装盒,其倡议也来自华人团体。

日本地方政府和民间组织援助物资箱上的“中国诗歌”

从时间上看,韩国曾在1月下旬即向中国派遣了首批援助物资,目前已连续运送四批救援物资。伊朗捐赠的首批100万个口罩也早在2月1日就曾运抵北京(目前共援助两批,300万只医用口罩)。巴基斯坦于1月底宣布支持中国后,花费数天时间筹集物资,于2月初运来了30万只医用口罩、800套防护服和6800副护目镜。

2月4号,欧盟成员国组织了12吨防护物资发往中国,欧委会承诺将继续提供支持。几乎同一时间,俄方也向中国送来了政治支持,以及前两批次的撤侨飞机。虽然2月5日抵达中国的伊尔-76带来了5名俄方医疗防疫专家和部分医疗设备,但这两架隶属于俄罗斯国防部的运输机主要承担撤离130名侨民的任务,真正的援助来自于第三批。2月8日,俄紧急情况部的伊尔-76飞机搭载了183立方米人道主义救援物资抵达中国,这批物资除了防护装备外还有药品。这批物资几乎塞满了伊尔-76的货舱,俄方善举在国内掀起了第二轮热议浪潮,有自媒体赞誉俄方飞机放下物资就跑,是个不会写诗只会默默援助的“铁憨憨”。

伊朗和巴基斯坦的援助物资

继日本和俄罗斯的善举在国内互联网上掀起浪潮后,美国带动了第三次热议浪潮。2月5号,美国驻华使馆发文确认,美国务院与美国企业和民间组织已经运送救援物资抵达中国。2月8日,蓬佩奥不无得意得宣称,美国务院协助完成了向中国人民捐赠近17.8吨医疗物资的运送工作,还将从现有资金(关键词)中拿出1亿美元支持中国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这些捐助物品体现了美国人民慷慨捐助的精神,美国是目前全世界提供捐助最多的国家,今后仍然如此。”

上述国家仅是向中国提供帮助国家和国际组织的一部分,也有国家提供了政治支持但援助行动还在路上。例如印度,印度早在1月份即通过世卫组织和外交途径表达对中方的支持,但迟至2月19日,印度驻华大使唐勇胜(Vikram Misri)才表示“已看到中国抗击疫情的决心,愿给予帮助。”在此期间,印度黑客还攻击了中国部分医疗系统的网络,给特殊时间的两国关系添了阴影。

对比上述国家的举动,我们不难看出,从实际援助的反应速度上,韩国、伊朗、日本、巴基斯坦动作最快,考虑到自身困难和国家实力因素,伊朗和巴基斯坦的援助最能证明他们与中国友谊的坚固程度。毕竟巴基斯坦自身实力有限,且刚刚遭遇蝗灾和其他疫情,而伊朗则面临美国全方位的严厉制裁。对比韩日两国官方机构以及企业界举动,可以看出韩国明显更胜一筹。韩国不仅援助的物资批次多,捐赠资金也远超日本,不完全统计显示,截至2020年2月2日,188家外资企业捐赠10.96亿元,美国、中国香港、印尼、韩国、英国的企业捐赠额暂居前列,韩国企业的大额捐赠包括中国三星3000万,现代汽车和SK集团各1500万元。捐赠资金最多的日本企业是本田公司,捐赠了1000万元,丰田则捐赠800万元。然而,“会写诗”的日本被国内部分网友津津乐道,而其他三国却少有被提及。

俄罗斯紧急情况部送来的第三批物资是主要援助行为

其次,对比美俄的举动,我们更容易看出国际关系的复杂性,这种举动再次说明国家交往并非单一的黑白两色或敌友两分。如果说美国于1月28日率先撤侨开了坏头,属于“缸底”,那么俄方在1月31日关闭远东边境口岸的行为类似于“锅底”,谁也不笑话谁黑。由于新冠病毒的特性尚未被人类完全了解,加上该病毒强大的传染能力,他国在疫情面前优先考虑本国安全并不难理解。美俄两国不约而同地采取了撤侨、暂停部分签证政策、暂停航班往来等措施,再次证明“国家间交往优先考虑本国利益,先利己再利人”现象的普遍性。此外,在现代国际关系理论中,考察评价国家行为的标准有许多,但唯独没有道德。对于深谙国际秩序变迁的美俄两国而言,其对外行为甚少考虑道德因素。

在利己方面美俄半斤八两,那么援助力度是否也相差无几呢?从物资援助来看,俄罗斯第三批飞机也就是紧急情况部所属的伊尔-76飞机搭载的救援物资代表了俄方的主要援助力度,183立方米物资基本塞满了机舱,重量接近20吨。而美国务院牵头协调的物资为17.8吨,从重量上看俄方略胜一筹,且俄方物资为官方筹措,美国这边则主要由企业和民间组织提供,美国务院起了“代表”美国人民的作用。不过,资金援助逆转了美俄对比,在蓬佩奥宣布美国从现有资金拿出1亿美元支持中国抗击新冠病毒之前,美国企业就捐助了数亿元人民币。仅上海美国商会的不完全统计,有来自金融、医疗保健、制造、消费产品和服务等领域的60多家美国会员公司捐赠了款项或设备,价值达到2.7亿元人民币,共有9家公司捐赠了至少1000万元人民币,惠氏、通用电气和雅培分别捐赠了2700万元、2000万元和1800万元。这些资金体现了美国企业的善意,也显示了中美经济界对于延续彼此合作的期待。美俄在此次疫情期间的表现与中俄合作着眼大局,微观层面尚需加强,而中美交往小处有“人性”战略竞争不放松的现实背景基本一致。

美国企业界捐助物资和资金较多,美国政府的捐助还在路上......

最后,尽管美日俄等国确实在中国抗击病毒疫情方面给予了协助,但国内互联网上先后三次热炒相关话题还是夸大了事实,易评君将三波炒作的自媒体分别称为“日粉”“俄粉”和“美粉”(或基于观念或掺杂利益)。生活中,人们形成了自己特定的信仰、价值观和思维定式,这些成为个人“处理、分辨和理解复杂和不确定环境的最基本工具”,指导人们处理信息,是解释、预期或预测他人行为的基础。知觉因素对人们接收和看待外界信息有着重要影响,人们经常下意识或不自觉地践行认知相符机制。这种机制简单来说就是,当人们接受到信息或刺激时会将其与头脑中已有的记忆进行比较,人们的认知结构趋于相符或平衡,当认知结构处于平衡时人们会感到惬意,当新信息与旧记忆不相符时,人们会有一种维持原有认识的倾向,从而使原有认识不断自我证实。为防止认知混乱,有选择性的认知成为不自觉的手段,比如信息方向选择;信息关注选择(只关注与原有认知一致的信息,若不一致则视而不见);信息解释选择(把含糊信息和不一致信息扭曲解释)等等。

对比日本与韩国等其他国家的捐助行为,会比较容易得出相对客观的结论,之所以“会写诗”的日本在国内被追捧,很大程度上是部分自媒体以写诗来唤起国内民众对于汉语言文化的自豪感,“日粉”突出关注日本的所作所为,自然刻意忽视同一时期其他国家的行为,这波操作让“出了5分力的日本赢得了10分的效果”。在信息加工上,有偏好或者扭曲性解释成为通行做法,例如对于民间与政府间行为不加区分,将日本民间团体的善意加持到日本这一宏大概念,忽视了日本政府其实做的并不太多,同时对美国企业和民间组织的善意吝啬不已,不愿将这种善举加持到“美国”这个复杂的主体概念上去。国内部分自媒体把俄方亲昵称为“铁憨憨”也只是选择了俄方第三批次援助的举动,忽视了俄政府在关闭边境口岸、限制赴俄签证和航班,甚至一度打算遣返其境内确诊的中国民众(后改为治愈后由个体自行决定去留)的行为。

上图为美国空军WC-135W侦察机抵近台湾海峡, 下图为春节期间美军濒海战斗舰在南海执行所谓“航行自由”行动。

从综合信息里提取一点,不一定代表所有事实,如果再有选择地加工这一点点信息,那得出的结论离事实就更远了。当蓬佩奥宣布美国务院从现有资金拿出一亿美元支持中国战“疫”时,被抑制许久的“美粉”终于忍不住将“最慷慨的美国”送上了热搜。这些人没有注意到美国企业在蓬佩奥“官宣”前的善举,也不太熟知美国务院下辖的国际开发署(USAID)的行为套路,自然也就不太清楚这一亿美元的“猫腻”了。

美国国际开发署承担了绝大多数对外非军事援助职能,与美国防部管理对外军事援助一道构成了美国对外援助的整体。作为外交部门的组成机构,USAID的宗旨是为了“促进美国的国家安全和经济繁荣,展示美国的慷慨大方”。因此,它的诸多行为不仅反映,而且直接服务于美国的地区和全球外交政策,例如过去两年在委内瑞拉进行“人道主义援助”就是USAID的重要工作。回到具体援助项目,卫生与人口是USAID九个主要关注领域之一,其他领域还包括农业、商品援助计划、经济增长、教育、人道主义援助等。卫生与人口领域又细分为艾滋病防治、流感和其他新兴病毒威胁、孕产妇和儿童保健、给水和卫生等。从2018年的预算分配来看,卫生是第二大支出项目占据近40亿美元(绝大多数用于艾滋病防治),USAID从2020财年的现有资金里拿出一亿美元用于抗击新冠病毒问题不大。不过,从援助方式上看,美国对外援助几乎没有直接给钱的历史记录,通常做法是国际开发署在美国寻找外包团队执行相关项目,或者在美国国内采购等值的产品、服务、技术然后将这些物品/服务转交给受援国。因此,蓬佩奥承诺的一亿美元并非通常理解的资金援助,由国际开发署出资采购等值的美国药品、专利技术/研究成果或成立病毒研究机构的可能性最高。所谓美国援助最慷慨是指美国企业和民间组织积极协助,而美国政府的援助还在路上。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