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

2月18日10时58分,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一周前,他刚刚过完51岁的生日。这是疫情发生后,第一位因新冠肺炎去世的医院院长。日前,总台央视记者专访刘智明生前的同事。“医护人员”“收治患者”“三天三夜”“注意防护”“愧疚”……这些同事口中常常提及的关键词,组成了刘智明的战“疫”故事……

送别!刘智明

刘智明院长走了!

△刘智明/资料图

2月18日下午,在同济医院中法院区外,运送刘智明遗体的车辆缓缓驶离,妻子蔡利萍追着殡仪车失声痛哭。几名身穿蓝色防护服的医护人员在车旁难掩悲痛。

刘智明的突然去世,让他的家人、同事陷入巨大的悲痛中。曾和刘智明并肩作战近六年的武昌医院党委书记王力霞痛言“我失去了一位好兄弟”。

如今,每当经过刘智明的办公室,武昌医院党政办主任李秀荣总觉得他还在,“我觉得他并没有走,感觉他还在办公室工作”。

三天三夜!用生命守护生命

1月21日,武昌医院被确定为首批七家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之一。刘智明去市里开会接到任务要接收499名新冠肺炎病人,人数仅次于金银潭医院,而武昌医院只有三天的时间来完成院区改造和病人的转运。

武昌医院是综合型医院,短时间内按照传染病医院要求改建,时间紧任务重,难度极大。刘智明带领职工改造病区,腾挪病房,最终按时将东、西两个院区按照要求分区,并迅速成立医院医疗救治指挥部和10个工作组。

王力霞:他从不推诿,特别是在这样关键的时候。三天时间,我们将院内499个非肺炎病人转出去,还要把医院按照要求进行区域划分。他三天三夜就没有休息。

为保护医务工作者,大到物资筹备,小到班表排序、一餐一饭,刘智明都要一一过问。“千万不能让一个医护人员倒下”,这是他常挂在嘴边的话。

张卫东是武昌医院120急救站的站长。疫情发生后,120的出车量是平时的一到两倍。刘智明多次督促急救站进行物资和人员的整合,以便医务人员得到充分的休息。

张卫东:1月25日早上,刘院长一早上就给我打电话。他说为了保护医务人员,不能让他们太疲劳了,打疲劳战,很容易免疫力下降,很容易感染。

从25日到现在,我们120急救站的医务人员,没有一人因为工作倒下,这是院长对我们的极大保护。

然而,鲜有人知道,此时的刘智明已住进ICU。1月24日,他的CT结果显示,肺部严重感染,随后的核酸结果确诊为阳性。

病房里,他“干着急帮不上忙” 在ICU里,刘智明从院长变成患者,可救死扶伤的职责和使命却没有放下。在病房里他不停地接打电话、回复微信,一会儿问病人收进来了没有,一会儿问院内感染防控做到位了没有。同事提醒他要好好休息,他却说:“干着急帮不上忙,若是别的病,我一定挺住和大家并肩战斗。”

得知自己确诊后,他挨个打电话给每一个接触过的同事,逐一询问大家是否健康。他说,万一别人有事,他会很愧疚。王力霞:他得病后,经常跟同事发短信,提醒他们一定要高度注意。张卫东:我当时就眼泪流出来,我说刘院长您已经在住院了,您还在关心我们。我没说什么话,就两个内容,第一个我保证完成您交给我的任务,第二个您千万千万要保重身体早日出院。竭力迎战!化悲痛为力量 刘智明的妻子蔡利萍,是武汉市第三医院光谷院区重症病区护士长。丈夫感染后,她曾想过赶过去照顾病重的丈夫。然而,刘智明每次的回答都是“不要”。他心里明白,妻子也在一线,把她留在岗位上,会给更多的人带来生的希望。

△蔡利萍与丈夫刘智明微信聊天截图

2月14日,刘智明病情突然恶化,被转入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进行抢救。

△刘智明接受治疗

直到2月18日上午,抢救无效不幸离世。“我们全院员工都想去送他最后一程,真的想去,但是我们知道这里还有工作。我们没有办法,只能在这里坚守。”武昌医院管理党总支书记郑凤霞说。“我们一定要化悲痛为力量,不遗余力地打胜这场战役。”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