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抗美援朝故事]温井会战

志愿军首战告捷后,志愿军40军长温玉成就想趁热打铁,下定攻击温井的决心。他立即草拟了电报,让军作战科参谋吕效荣亲自送到志愿军司令部去。

黄昏,两水洞的枪声刚刚沉寂下来,部队还在打扫战场。一辆吉普车从北镇方向飞驰而来。直接开到了118师前线指挥所,原来是志愿军的韩先楚副司令员带着作战部的参谋人员来传达彭总的命令:立即攻击温井,围歼敌第6师第2团的残余部队。韩副司令员传达了彭总的命令,并直接指挥118师向温井逼进,同时命令120师从南面对进合击,于当夜24时向韩国第6师第2团发起攻击。352团攻下温井西南山,353团攻下温井西北山。358团和359团从东南方向攻击前进。于10月26日凌晨3时许攻入温井街里。

两水洞伏击战打残了韩军第6团,韩军残敌吓得呆若木鸡。石顺天少校的第1营在温井,为情况的急转直下而不知所措,赶紧构筑阵地。第2团团长咸炳善向代师长宋锡夏报告了中国军队出现的情况,但宋代师长不相信,认为这是咸炳善在为失败找借口。接着,丢弃了装备的李上尉2营回来了,温井一下子被紧张、不安和恐怖的氛围包围了。

守卫温井的韩军第2团,第2营和第3营已经被打残,只剩石顺天少校的第1营,而第1营官兵的心理明显动摇了。此时乌云密布,冷气逼人,暗夜来临了。夜幕中第2团的官兵们忍受着周围的寂静和寒冷,紧握着枪,任何细碎的声音都会让他们打个哆嗦。

10月26日,温井的韩军第2团一边收容败兵一边通宵构筑阵地,等待第19团的增援。第19团应当在第8师进至熙川之后赶到温井。

凌晨3点半前后,随着包围温井的军号声,志愿军的手榴弹雨从黑暗中落了下来。温井瞬时笼罩在烟火和爆炸声中。韩国第2团陷入了混乱状态,官兵无心抵抗,都在寻求退路。第2团想选择温井东侧的龟头岭作为据点,派去的尖兵带着悲腔回来报告说那里已经有敌人了。第2团更加混乱了,丢弃了装备慌乱着向山中逃去。团长咸炳善也狼狈后撤,在路上碰到了作为障碍物横在当中的燃料槽罐车,想也不想,下了吉普点燃了槽罐车,结果槽罐车发生了爆炸,咸炳善被烧成重伤送往球场洞。

韩军第2团在绝望中瓦解了,人们随便向山中四处逃散。美国公开史料曾就这件事写道:“韩国第2团在同中国军队的首次遭遇战中,缺乏击破敌人的意志和决心。有90%的官兵遗弃装备四处逃散的事实就证明了这一点”。韩国第2军军长白善烨得知第2团战败后,即命令熙川的6师第19团主力和先遣的第8师第10团主力,向温井进攻,夺回第2团遗弃的装备,同时命令第8师主力紧急北上。

敌第6师第7团已于24日从温井北上,经桧木洞、古场洞直逼鸭绿江边的楚山。彭总当即决定118师撤出温井,回师楚山,配合50军148师歼灭韩军第8师的第7团。120师和119师仍留原地,准备迎击前来策应和援救第7团的敌军。在温井地区展开一场围歼战。

27日,韩国军第6师和第8师各两个营由熙川和球场西进,企图重占温井,接应由楚山回逃的第6师第7团。彭总命令40军就地围歼来援之敌。韩先楚副司令员亲临前线,直接指挥部队分割包围敌人。歼灭温井地区韩军的战斗在10月28日相继打响了。

119师首先围歼立石洞的韩第6师19团一个营。由355团担任主攻。他们四面开火,多路强攻,迅速把韩军压在狭窄地域。韩军拼命突围,东闯西撞,处处碰壁。后来韩军发现东南方向山上火力比较薄弱,便集中残余兵力,发起了拼死冲击。那里是志愿军2营营部,只有少数勤杂人员。教导员见敌人来攻,便把通信员、电话员、卫生员、联络员都组织起来,准备阻击敌人。并让司号员吹号调邻近的4连来支援。4连连长急令1排抢占山峰,保卫营部,堵击敌人。2班长王君贤首当其冲,端着冲锋枪,带领全班与敌人展开了爬山竞赛。爬过两道山岗,距离营部还有30多公尺远,发现山坡上黑压压的一片敌军,正向山上猛扑。最前面的敌人距离山顶只有100多米远了。情况十分紧急!王君贤看清了地势,立刻带领全班钻松林,抄近路向前飞跑。钻出树林,接近山顶,发现还是敌人略微占先。有两个敌人已经爬上山顶,王君贤端起冲锋枪,搂了一梭子,两个敌人应声倒下了。后面的敌人见势不妙,都缩回头,钻进山腰的树林和草丛里。2班全部汇合在山顶,1排长也带着3班上来了。敌人不甘失败,又拼命向外突了两次,全被2、3班合力击退。毙伤敌人十六七名,使2营营部转危为安。而后团营指挥部又发出了最后总攻抓俘虏的命令。

部队像潮水般从四面八方压下来,这一仗打得干脆利落,不到两个小时,敌人就被全部歼灭了。打死打伤的无法统计,光是俘虏就抓了230名。

356团1连在立石洞遭遇战中,占领了公路旁边的一座长满松林的小山,扼制公路,阻敌增援。这里地势平缓,徐佩林副营长不顾一夜行军的疲倦,巡视督促干部战士们构筑工事。徐佩林是119师的著名战斗英雄。他把连排干部们召集起来,讲明情况和任务。叮嘱大家:“火力不要过早暴露,等敌人靠近了再打。守阵地的主要一招全靠沉着。”敌人的大炮开始了向山头排射,而后步兵便发起试探性进攻。1连3排坚守前沿阵地,把敌人放到跟前突然开火,打退了敌人的第一次进攻。徐佩林又来到前沿阵地,鼓励同志们说:“你们打得很好,就照这样打.狠狠地用火力杀伤敌人!”

天刚亮,敌人一个加强营在4辆坦克,2辆装甲车,5架飞机和多门大炮的掩护下,又开始了进攻。炮弹忽前忽后地开花爆炸,阵地上硝烟弥漫。徐佩林活跃在前沿阵地上,鼓励大家:“沉住气,隐蔽好,保存自己,消灭敌人。坚决守住阵地,不让敌人上来!”突然一发炮弹打来,他的腿部挂花了。鲜血顺着裤角流下来,浸红了鞋袜。他咬紧牙忍着痛,一声不吭。身边的通信员看到他负伤了,劝他下去包扎。他悄声地对通信员说:“不要声张,别让营长和教导员知道。”然而,营里还是知道他负伤了。张营长在电话里劝他下去休养。他焦急地请求说:“我要坚持指挥1连完成这次阻击任务。请转告团首长放心,有我在就有阵地在!”在打退敌人的第3次攻击中,徐佩林颈部又受了伤,耳朵也被震聋了。他在血泊中还坚毅地命令着:“一连长。重新好好组织一下,准备打退敌人的第4次进攻。”当战士们把他抬上担架时,他在伤痛的昏迷中还嘱咐1连同志:“坚决守住阵地……”在战斗英雄徐佩林的鼓舞下,1连打退了韩军一个加强营在飞机、大炮、坦克配合下的4次进攻。完成了阻击韩军援兵的战斗任务,保证355团歼灭了韩军。

120师集中全力阻击和围歼窜至龟头洞的韩军第8师第10团的1、3营和韩军第6师19团一个营。龟头洞是温井以东群山之中的一块盆地。由熙川至北镇的公路,横穿这块盆地,是敌人妄图重占温井接应7团必经的途径。120师首先在龟头洞阻击敌先头部队,吸引敌人。待敌后援部队进抵预定地域,便突然展开迅猛围攻。担任正面攻击的359团,打得英勇顽强。炮弹不断在该部指挥所的附近爆炸着,政治委员马顺天就在这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沉着地指挥部队。突然,一颗炮弹飞过来,落到政治委员的旁边。在那里等待着命令的小号兵杨福有,连忙跳起来扑到马政委身上,炮弹爆裂开来,撕破了杨福有的皮肉,政治委员却没被炮弹擦着一点点,马政委赶**出救急包给小杨扎上伤口,向前移动了几步,继续指挥作战。又有一颗炮弹带着难听的啸音飞过来,马政委的警卫员小鄂又同样卧倒在政委身上,炮弹落得稍远一些,他们只是受了震动,都没有负伤。两个小英雄就以这样的自我牺牲精神爱护着他们的指挥员,在敌人的炮火威胁下,保证了部队的指挥。团指挥部都遭到如此激烈的炮火轰击,部队的艰苦鏖战可想而知。激战五小时,俘敌300余名,缴获各种炮60余门,汽车100余辆。

当时,359团政治处的朝鲜族宣传干事高永杰可成了大忙人。抓到俘虏后,团首长就责成他去讲优待俘虏的政策和释放伤病战俘。那天纷纷扬扬地下着大雪,这是志愿军入朝后的第一场雪,马尾松枝上披上白雪更显得青翠葱绿。在村边山坡的树林里,集中了好几百刚被俘获的伪军官兵。看到他们瑟瑟缩缩、战战兢兢的样子,真是既可怜又可气。高永杰对俘虏说:“我军一贯优待俘虏,尊重俘虏人格,不打不骂,不搜腰包。”交待了政策,然后便当场宣布,凡是负伤和有病的都立即释放,你们愿意上哪就上哪去。高永杰告诉他们我军出国仓促,医药不足,不能给你们很好地治疗。你们可以回去广泛宣传我军优待俘虏的政策,告诉伪军兄弟,不要死心塌地地为美、李卖命。竟然费了不少口舌,才把这些伤兵动员走。

当晚20时,120师首长命令358团从左侧迂回敌人。部队前进速度较快,23时许,团前卫连驱逐了古浦元的敌军警戒,攻占了243高地。五连把轻重机枪运到山头上,向着逃窜的敌军扫射,把他们压到一条山沟里团团围住。战斗组长龚绍祥带领一个小组向前搜索,迎面碰到十几个敌人探头探脑地想从沟口向外逃窜。他立即投出一颗手榴弹,炸倒一个敌人。其余的人吓得龟缩到沟里,战战兢兢尖声尖气地一齐喊着:“共产军万岁!”可就是畏畏缩缩犹犹豫豫,迟迟不肯出来交枪。

就在这时,五连在路口捉到了一个韩军营长。他们当官的比当兵的更怕死。吓得哆哆嗦嗦地把两只怀表和一把钞票塞到指导员梁延有的手里,说着不生不熟的中国话,请求饶命。梁指导员立刻把怀表和钞票还给他说:“我们是中国人民志愿军,优待俘虏,缴枪不杀。我们只要你们的武器,不要你们私人的财物。不搜腰包,尊重人格,不歧视不侮辱被俘的官兵!”这位营长居然被感动了,用惊奇的目光看着梁指导员,不知说什么好。梁指导员让他告诉那些被围在沟里的散兵,我军优待俘虏,让他们出来投降。这位营长欣然同意了,来到沟口,站在高处用朝鲜话高喊起来:“弟兄们,赶快出来缴枪吧!中国志愿军纪律严明,优待俘虏,尊重人格,缴枪不杀。他们不搜腰包,刁;要个人财物,我把表和钞票送给他们,他们都立刻还给了我,共产党说话算数,大家可以放心,赶快出来吧!”听了他这——番话,被围在沟里的80多个韩军都乖乖地放下武器,举起双手走了出来。

当战士们押解这些俘虏往回走时,其中有几个会中国话的,还不大放心地问:“你们是不是真的不杀俘虏?”“这还能假吗?”战士们和蔼地回答说:“优待俘虏,不搜腰包,是我军的纪律、因为你们和我们都是受苦的穷人。你们是受了美帝和李承晚的欺骗和逼迫才出来当兵,打仗,当炮灰的。并不甘心替他们卖命,所以我们宽待俘虏,要给你们讲清道理,消除敌意……”他们马上把这些话翻译给不懂中国话的伙伴们,有的连连点头,有的还竖起拇指,大家都放心了。

担任直插龟头洞的先头部队358团2营6连接近村头时,发现公路两侧都是敌人的炮兵阵地。炮群正昂首向天,喷焰吐火,向我方部队射击。6连立刻决定:副连长王学军带领1排攻击公路南侧的敌人炮群;副指导员毛有余带2排攻击公路北侧敌人炮群。3排随1排跟进,随时准备投入战斗。

1排绕过西面的一座山头,迅速隐蔽地接近敌人炮阵地,已经听得到炮栓滑动的响声,敌人还没发觉。还有些汽车和散兵顺着公路惊慌逃窜。冲在全排前面的3班高才机枪小组,抱起机枪,“哗”地猛扫了一梭子。敌人还不知道从哪打来的枪,晕头转向,手足无措。高才又连打了两梭子弹,掩护1排同志冲过一片开阔地,来到公路边上。敌人被打得混乱了,有些人往公路边一座茅草屋里跑。高才又抱起机枪准备扫射这股敌人。突然从他后面跑来一个穿美式大衣的家伙,紧靠着他架上了一挺机枪。是跑散的敌兵,晕头转向,把高才当成自己人了。高才趁他没有注意,一把夺过了机枪,那家伙吓得一愣,然后转身跑掉了,高才提着两挺机枪,占领了一个小高地,掩护1排逼近敌人炮群。

这时候配属1排的一挺重机枪和炮2班也赶到了。敌人更加混乱了,四五十个步兵,簇拥着十几辆拖炮的汽车,顺着公路边开枪边冲过来。火力凶猛,迅速逼近。志愿军的轻重机枪都向韩军猛烈开火。炮手朱振章来不及架炮,用手扶着炮向筒,实施简便射击。“吭,吭”地一连八发炮弹拦头打去。都在敌人群里开了花。打得敌人丢下炮车,四处乱跑。1排勇士端起刺刀,冲入敌群,展开了一场缴枪和抓俘虏的竞赛。3排随后赶到,也投入了战斗,前后总共不到一个小时,就把敌人公路南面的炮阵地拿下来了。与此同时,副指导员毛有余带领2排也攻入西北面敌人另一个炮阵地。以短兵火器猛烈开火,将韩军击溃。韩军立刻组织起一个多连,疯狂反扑。战斗打得异常激烈,双方来回拉锯。当韩军发起第三次反击时,1、3排赶到支援2排,只用20分钟就结束了战斗。

29日零点30分,敌人两处炮兵阵地均被志愿军占领。6连缴获40多辆汽车,20多门大炮,除了毙伤之敌,还抓了47个俘虏。敌人失去了炮兵的支援,失魂落魄,溃不成军。被志愿军分割包围,大部歼灭。光是358团就俘虏韩军700多人。由于360团稍慢一步没有形成合围,使敌人逃窜一部分。

温井地区的这次战斗,是韩先楚副司令员坐镇指挥,具体实践彭总提出的“分途歼敌”的积极防御战略方针的成功战例。《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史》中记述如下一段话:“10月28日晚第40军主力开始向温井以东龟头洞地域之敌发起进攻,激战至29日晨,将伪第6、第8师各两个营大部歼灭,缴获榴弹炮20余门,汽车60余辆……”

美国记者约瑟夫当时的报道曾写道:“次日清晨(两水洞战斗的次日),中国人沿公路直捣温井,驱逐和击溃了韩国剩余的守备部队。当韩国的另一个团赶来救援时,也与为数众多的中国人相遇,并丢弃了该团所有的车辆和炮兵连。10月28日,韩国军队在该地区又投入一个团。该团的3552名官兵中,仅875人逃了出来。到10月29日韩国军团被迫后撤40英里至清川江。”约瑟夫所说的敌先后投入的两个团,就是韩军第6师和韩军第8师的各两个营。

胜利的消息当即传到北京。毛在10月30日20时拍给彭总和邓华同志的作战电报,首先祝贺了这次战斗的胜利。电文的第一行就写道:“(一)庆祝你们歼灭南八师(及南六师)四个营的胜利。”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