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抗美援朝纪实]回忆跨过鸭绿江(1)

——日记和回忆录摘录

一踏进安东市,首先感到了紧张的战争气氛。大马路上各式各样的车辆在匆忙地奔驰着,神色惶惶的市民们,扶老挈幼地奔向市北郊区。佩着红布臂章的人民纠查队员们,散布在街头上紧张地指挥着市民们搬家。我们看见一个老大娘领着孩子伫立在街头,不住地回头望着,显然她已经把隔岸新义州的大火和自己的家屋联系起来了,她在自言自语地叨叨着:“这可怎么了啊!才消停了多一会儿……”

我们刚刚住下,就有一位老大爷跑到我们炊事房里,要把自己圈里养的一只大肥猪以最便宜的价钱卖给我们——安东市的人民,首先感到了战争的威胁。

今天,鸭绿江南岸的新义州,被美军的飞机炸成了一片火海。燃烧在朝鲜国土上的大火,映红了鸭绿江的流水,浓烟弥漫了鸭绿江的上空,遮天的灰烬,飘落在安东的市街上,飘落在我们祖国的大地上。

隔着鸭绿江,我看到了一幅令人发指的情景:那些无辜的朝鲜和平居民,从冲天的烟火里逃出来,扶老挈幼地奔向鸭绿江边,他们以为自己离开那座飞机轰炸目标的燃烧着的城市也许会安全一些。

对这些老远望去一眼就可以看出是些手无寸铁的难民,那些盘旋在他们头顶上低飞得几乎掠动江边树梢的野马式飞机上的飞行员们,当然会比我们隔江看得更清楚一些,但是他们却并不因为这是些毫无抵抗能力的妇孺老弱就放过他们,而是疯狂地追逼着他们进行低空扫射。

我清楚地看见一个怀抱孩子的妇女,刚刚跑到江边,飞机已经狂嗥着俯冲下来,她再也没有地方可以躲闪了,在绝望的惊惶中,她用手臂掩住了孩子的耳朵和眼睛,纵身投进滚滚的江水里……

就在这一瞬间,我虽然还没有看到美军凶恶的嘴脸,但对他们残忍的心肝却完全看清楚了。我已经明确地意识到,我们面临的这帮敌人,是一伙怎样的毫无人性的家伙。

祖国,我们亲爱的祖国!战火已经烧到您的身边,敌人想把战争的灾难重新加在您的身上。但是,您的儿女们是不会容许敌人侵犯您一根毫发的,我们已经来到了鸭绿江边,我们将以强大的武装来保卫您,我们誓把这些将杀人的血手伸向鸭绿江的来犯者,扑杀在国门之外!

(保卫干事 秦福田)

早晨,太阳刚露出脸,大批的美军飞机就在鸭绿江上空出现了。随着沉雷似的巨大轰鸣,从新义州腾起的爆烟,霎时间弥漫了整个鸭绿江的上空,遮蔽了初升的太阳。

空袭警报还没有解除,敌机仍在我的头上嗡嗡地响。我躺在山坡上的防空坑内,默默地观看着这一切,忍不住心中的激动,就在日记本上写下了这样的誓诗:

谁能忍看太阳黯淡无光,

谁愿意美丽的安东和新义州一样?

鸭绿江也失去了往昔的平静,

汹涌的浪涛仿佛为愤怒所激荡。

雄壮的号声回旋在长白山上,

热血沸腾在战士们的胸膛。

我再一次深吸一口祖国自由的空气,

怀着激昂的感情走向战场。

我即将奋勇地渡江赴战,

在祖国面前先留下我庄严的誓言:

此去我决不吝惜自己的鲜血,

不打败侵略者我决不回还。

(战士 王斌)

苍茫的暮色里,我们这支高射炮队行驶在安东的大街上。混凝土的街道上遗留着美国飞机轰炸的弹坑。百货公司的橱窗撤去了往日的华丽的陈设,在大玻璃上贴起横七竖八的白纸条子。街上行人停住了脚步,亲切地注视着我们,眼睛里含着无限的期待和信赖。

一个年轻妇女,脸紧贴着怀里的小宝宝;孩子伸出白胖的小手向我们招呼。这个城市对我们来说是稔熟的,可是,往常走在熙熙攘攘的街上,谁也没去注意这些;现在,仿佛他们每一个人都和我们熟识,都和我们自己家里的亲人一样。我竭力想把他们的面容、衣貌都深深地镌刻在脑子里,不管走到什么地方,也不要忘记他们。我们是背负着祖国人民的希望前去战斗的。

夜渐渐沉下来,城市实行着灯火管制,街道上黑洞洞的,使人越发感受到战争空气的重压。我们沿着一段平坦的马路,按照指定的路线向渡口行驶。

在我们炮车的两旁拥挤着很多部队,有扛着六○炮和轻机枪的步兵,有骡马挽拉的炮兵,马匹披着暗色的伪装网……这么多部队齐头并进,却听不到半点喧闹的声息。

汽车正通过由一所所草屋夹持的狭长街道。忽然有人低声嚷道:“要过江了!”我们不约而同地从车上探出头来。司机同志用大灯晃了两下,“嘀嘀——”地响了声喇叭,意思是让别人为车子让路,但旁边一个步兵同志,立即轻声喝道:“老百姓都睡得好好的,你想把人家惊醒啊?”

实际上,安东市的人民也彻夜未眠。今晚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候,他们在目送着自己的子弟们,跨过鸭绿江,迎着对岸熊熊的火光,走向保卫祖国的战场。

(文化教员 亢君)

突然,从车门缝里闪过一盏绿灯,接着列车慢慢地停了下来。谁也没吭气,也没开车门,一阵寂静以后,车站上有人大叫道:

“同志们,站上有开水,多喝一点祖国的水,前边就要过江了!”

这不是命令,也不是号召,可是全车厢的同志,连那些睡得正香打着鼾声的人们,也都惊起来了。站上的服务员同志递进了一大桶开水,队长把一碗碗开水递到每个人的面前。我本来不想喝,可是我心里想到“祖国的水”,就默默地接了过来,咕噜噜一口气喝了下去,也不顾烫了嗓子。

“还要吧?”队长接过我的茶碗问道。

“嗯,还要!”

我又喝了一碗,肚子真有些胀了。

刚喝过水,火车就开了。我忽然觉察到车轮声怎么变为“空空洞洞”的响声了呢?这大约是在过桥吧!我想看一看鸭绿江是什么样子,可是刚站起身来,车轮却又变成“戚戚卡卡”的声音了,接着,火车慢慢地停了下来。

我从车门缝里向外窥望着,希望能看到江边的水堤或者是桥头的房子,但是什么也没看见。只看见近处一幢断墙上伸出一根弯弯的扭曲着的钢筋,地上到处都是成堆的瓦砾和黑洞洞的土坑。

“炸弹坑!”不知谁在后面惊叫了一声。

“到了!”大家不约而同地齐声叫出来。

朝鲜和祖国截然两样。

(文工队员 江唳)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