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抗美援朝纪实]志愿军跨过鸭绿江(1)

1950年10月15日,彭德怀参加完中央政治局紧急会议后返回沈阳。

10月16日,彭总在安东召开了兵团师以上干部会议,分析了当前国际形势和朝鲜战场的情况,传达了党中央政治局和毛决心出兵支援朝鲜作战,以及整个作战方针和原则,并明确指示我军10月18日或19日一定要出动。

10月18日,彭总又奉命乘专机返回北京,临行前向兵团领导同志再三嘱咐,不要动摇犹豫,坚决按计划准备过江。

10月18日21时,毛下达了第13兵团于10月19日晚开始跨过鸭绿江的命令(这个命令是彭总代毛起草的)。

10月19日上午,彭总乘专机回到安东,正好朝鲜人民军次帅朴一禹(朝鲜人民军只有金是元帅,下有三位次帅,朴是其中之一)急急忙忙地过江来要求见彭总。

10月19日,彭德怀刚刚到达安东,金的特使朴一禹就赶来了。他第一句话是:“彭总司令,你们出兵的日期定下来没有?”

彭德怀说:“就在今天晚上。”

朴一禹听见这个回答时的心情是很难用语言形容的。其时北朝鲜首都平壤已经陷落,其党政机关人员正向中朝边境方向撤退,政府决定把首都临时移到江界。

至于下一步的打算,朴一禹无法回答,或者说:北朝鲜领导层现在没有任何具体的打算。

朴一禹还转达了金首相邀请彭总迅速入朝相见,以共商作战大计。

彭总当即决定10月19日午饭后,要朴一禹同志立即陪他过江,去会见金首相。

彭总临行前,彭总对围成一圈儿的13兵团领导说:

“昨天晚上我又同毛详细研究了渡江问题。从今晚起,在安东和辑安两个渡口,部队利用夜色掩护,秘密渡江。”

“现在美军和伪军兵分两路,中部隔着狼林山脉和赴战岭山脉,两路失去联系,无法协同作战。”

“美帝国主义目中无人,太狂妄了!他们分兵冒进,犯了兵家大忌。我们一定要利用敌人的骄横麻痹,出其不意,打一个漂亮仗!"

邓华抓紧时间简要地给彭总汇报了渡江计划,邓华说:“除42军16日晚先渡江外,今晚开进计划是40军开始渡江2个师,即118和120师。明晚军部和119师渡江。21日晚炮42团及军后勤渡江。”

彭总严肃地点点头说:“这是从安东吧?”

邓华说:“是的,是的。从长甸河口,39军117师今晚渡江,明晚全师进至朔州以南向泰州前进。军主力先车运安东,22日晨1时开始尾随40军自安东渡江。”

彭总点点头,大眼睛盯视着邓华。

邓华说:“炮司、炮1师欠1个团,24日晚渡江,沿义州邑、朔州向温井前进。”

“42军方向呢?”彭总问东线渡江情况。

邓华说:“16日晚部队开始渡江,中间,按兵团命令又停下来,今晚继续渡江,21日晚渡江完毕,向预定位置前进。先头师过江后,已与朝鲜人民军联系上了。”

彭总问:“38军呢?”

邓华说:“38军21日晚车运辑安。”

彭总说:“通令各部务必严格遵守与掌握渡江时间。夜行晓宿,早晨5时前要全部隐蔽完毕,渡江后,各部队一律采取夜行军。严防有的部队出现差错,影响大局。”

邓华说:“已经向各军提出了要求。”

彭总点点头,对各位兵团领导说:

“我军渡江后,要决心控制龟城、泰川、球场、德川、宁远、五老里一线为基本防卫阵地,以小部队向南延伸。”

他走到地图前指着地图说:

“39军主要控制龟城、泰川一线地区。40军主要控制宁边、球场、宁远一线地区。42军主要控制社仓里、五老里一线地区。38军集结于江界、辑安地区机动。炮司集结在温井、北镇、熙川地区。”

“此次入朝,是在新的条件下,与新的敌人作战,部队的精神压力较以前各次战争为大,情绪也不如以前饱满。”

“各部队要加强政治教育,要认识此次出国作战的重大意义,要用算账的办法把敌我力量和我军必胜的条件让战士和干部都明白,克服对美帝力量的过高估计。”

“军委要求,我入朝部队,必须前面顶住敌人,保持阵地,稳定形势,加紧装备,准备反攻。”

“作战方针是,以积极的阵地战与运动战相结合,以反击、袭击、伏击来歼灭和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

彭总目光炯炯地注视着在座的兵团领导们,又说:

“根据目前敌人进展情况来看,敌人还未发觉我军的行动,敌人可能继续冒进。”

“可能出现三种情况:一是敌人先我到达预定地区;二是我刚到敌人即来;三是在行进中遭遇。”

“无论是哪种情况,都有利于我造成从运动中歼灭敌人的机会。各部队要以战斗姿态前进,随时准备包围歼敌。”

“各军各师都要针对可能出现的三种情况定出战斗计划,争取初战必胜!"

“入朝作战的头一仗很重要。打好了,我们可以站稳脚跟,稳定朝鲜北部战局,也给友军收容整训时间。”

彭总对邓华说:

“要给各部队打招呼,必须服从命令听指挥。命令什么时间到什么地点,必须严格执行。让插到什么部位,不可延误!”

“我们基本的战术仍然是大胆迂回包围,穿插作战,断敌退路,歼灭深入袋形之敌。”

“各部队都是老部队,对我军的战术是熟悉的,要求各部队都按照作战方案放胆深入。如果下面不太积极,指挥上布置得再好,有什么用?我就惦记着这个问题。”

邓华说:“彭总说得对,尤其是我军第一次出国作战,山多林密,道路不熟,这个问题必须强调,十分重要。”

彭总指指邓华和洪学智说:

“形势危急啊,我得马上入朝。你们几位把部队入朝后作战具体任务、集结地点以及可能出现的情况,再仔细研究一下,在出发前电告各军、师首长和我。另外,部队过江一定要切实组织好,一定不能出半点纰漏,明白吗?”

邓华肃然答道:“明白了,彭总,你放心吧。”

彭总神色凝重地注视邓华、洪学智等人,双手抱拳,说:“同志们,再见!”然后,他一个转身,跃进吉普车,叫道:“开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