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国民党高级军官,是非常迷信的。

一,在淮海战役第一阶段,黄百韬举棋不定,在向徐州靠拢,还是就地抵抗?这时候,有一名师长,因为如果走,向徐州靠拢,则他就要守卫土山。而土山是关云长被围投降的地方,太不吉利。所以他不主张守卫土山,而是利用原来邱清泉修好的现成工事,守一下。黄百韬对于这位彪悍的师长,也不敢得罪。再加上蒋介石来电,要固守待援,所以在碾庄,固守。其实如果继续向徐州靠拢,或许会好一些?

二, 在第二阶段。黄维守不下去,坐坦克逃跑,在坦克上跑了一夜,也没有突围,最后翻了坦克,掉到了小河沟。被俘。他认为已经逃出战场四十里地。其实,他被吓坏了,这一夜,他实际上仅仅跑了二公里。老百姓嘲笑他,还是犯了兵家大忌,在黄沟翻了坦克,看起来是命不好。黄维翻到了黄沟。

三,囚字 和困字。 杜聿明的部下,姓尹,来到总部,发现问题:为什么总部在大院子里有一颗大树,四面都是围墙,这不就是一个困字吗?怪不得几个兵团被包围。于是乎杜聿明下令锯掉了大树。

但是,这时候又有人发现,把大树锯掉了,但是人还是得住在里面,这不就是一个囚字吗?

四,悍将胡链。 胡链在陈官庄,拖着负重伤的身体,居然逃了出来。后来在台湾的晚年,他一直在研究一个字:即繁体字的集。双堆集,是他的不吉利之地。他自叹,土木不及一粒粟。粟裕让国民党噤若寒蝉。土木指国民党的土木系,即蒋介石——陈诚的嫡系部队,打不过粟裕,刘伯承。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