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宋鲁郑]

台湾选举,最重要的外部因素就是美国和大陆。大陆自不必说。美国则是由于历史原因,其在台湾有特殊利益,双方也一直存在特殊关系。根据芝加哥对外关系委员会每四年一次的民调“舆论态度和对外政策”显示,65%以上的美国民众认为台湾对美国具有重要的利益。政界和民间对台湾的立场高度一致。以美国的个性,有如此重大利益的地方怎么可能袖手旁观呢?

已退出民进党的台湾民意基金会董事长游盈隆就认为“美国因素”一直是影响台湾选民投票行为的重要因素,尤其是中产阶级选民,“美国支持谁,谁就当选,不支持谁,谁就落选,没有例外。”游盈隆以2012年选举为例,美国支持当时的国民党“总统”候选人马英九,于是狠狠修理民进党“总统”候选人蔡英文,但他也承认当时这种干预的方式“较迂回、间接、不着痕迹”。但“今年则大不同”。

然而美国对台湾选举不同于以往的干预,是不是就表明其两岸政策的改变呢?

美国对台“新政”意在针对大陆崛起

1979年中美建交以后,美国对台战略和政策逐渐建立起四大支柱:三大联合公报和《对台关系法》。其含义非常明确:保持现状并维持和平,对台湾的主权归属问题保持模糊策略,既奉行一个中国政策,又从来没有公开承认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这个立场直到冷战结束后都没有改变。

然而随着中国的崛起,美国对华政策开始由“接触—遏制”转向全面竞争甚至对抗。2018年10月8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在智库哈德逊研究所的演说指出:过去17年来,中国国内生产总值成长9倍,摇身一变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2018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约13.5万亿美元,占全球生产总值的比重是16%;而美国则约20.5万亿美元,占全球比重24%。比经济规模更惊人的,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速度。1990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占全球生产总值的比重是1.6%;2000年是3.6%;2018年则高达16%。英国智库经济与企业研究中心最近预测,到2032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将超越美国。 其恐惧之情溢于言表。

于是在这种情况下,面对中国的崛起,美国逐步推出亚太转移战略、TPP、借口朝鲜核试验而在韩国部署萨德,直至发展到今天的贸易战、科技战以及某种程度的货币战。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亚投行,则被美方认为中国要重起炉灶。

针对台湾,美国的动作更是频繁。最近两年,美国国会相继推出一连串所谓“友台”法案,包括“台湾旅行法”、“2019国防授权法”、“亚洲再保证倡议法”。尚待完成立法的还有“台湾再保证法案”(2019年5月7日,美国众议院全票通过。目前等待美国参议院的立法程序并协调出两院统一的最终版本。)以及参议院、众议院外交委员会无异议通过的“台北法案”。

“台湾旅行法”扬言,要求美国政府派遣高级官员访问台湾,并邀请台湾高级官员访问美国;不再把所谓的“台美”官方关系视为禁忌。“台北法案”要求美国行政部门以积极行动支持台湾当局与世界各国建立“正式以及非正式的外交伙伴关系”。这项法案甚至称,针对损害台湾“邦交关系”的国家,在符合美国利益下,美国可以考虑降低对其经济或外交往来。用一句话说,“台北法案”的立法旨意,就是美国国会想用美国的国内法帮助台湾当局维持并增进所谓的“外交关系”。“亚洲再保证倡议法”以及“台湾再保证法案”的主旨,都是要求把台湾当作美国印太战略的伙伴,要求美国坚守“台湾关系法”和“六项保证”,并定期检讨和强化台当局的防卫能力。

应该说,从本质上讲,美国这系列法案更多的只是象征意义,级别升高但绝不突破官方承认的红线。至于以经济手段制裁与台湾“断交”的国家,更是意义不大。一是以这样的理由干涉他国内政在国际社会上很难从道义上被接受;更何况美国早就和中国大陆建交。二是美国一方的经济因素根本无法和大陆相比,中美围绕亚投行的博弈就以美国惨败而告终。

其实在“台北法案”出台前,美国和台湾当局都已经尽其所能防止所谓的“邦交国”转向,美国更是对个别国家公开警告,但根本没有作用,所罗门群岛和基里巴斯依然与台湾断绝“邦交关系”。

不过从本质上讲,美国的这些法案针对的还是大陆,为了遏制大陆崛起,确保东亚地缘政治格局不受冲击,而不是对台政策的变化,只是由此也表明,台湾作为棋子的作用日益上升。

美国的两岸政策并没有改变

第一,从根本上讲,美国现行的对台模糊战略符合其自身利益,可以在两岸都保持主动,对任何一方随意索取,令自己获利巨丰。这也是为什么2000年民进党首度上台之后,美国明确反对其改变现状、挑衅大陆的政策。简而言之,目前美国既不支持“台独”,也不支持统一。即使中美关系不断变化,但美国对台政策依然保持稳定。

第二,美国在台湾拥有决定性影响力。一是无论是国民党还是民进党都“亲美”,陈水扁曾直言:台湾地区领导人是“奉美国之命治台”的“美国代理人”,其实是“美军官员”。二是无论谁的政策偏离美国的即定轨道,它都轻易可以纠错。陈水扁时期,美国可以通过安排其过境美国的差别待遇来表达自己的立场或施加压力。

第三,大陆对台政策调整,无论哪一个政党更加依赖美国。

大陆进入新时代以来,其现代化接近完成,同时台湾综合实力日趋下降并对大陆的经济依赖加深,此时大陆对台政策开始发生变化:反“台独”,强调促统。

这一形势的变化,不仅引起民进党的强烈反应,也令国民党高层心怀忧惧。两党中的部分政治精英,都对统一及其顾虑甚至有所排斥,因为统一会损害他们的利益。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美国似乎也没那么担心哪个政党胜选。

最后,如果公然干预一个所谓“民主”社会的内部选举,并不利于美国在全球的形象,也不利于其价值观推广,而且还有可能导致败选的一方倒向大陆。?

以不同以往的形式干预台湾选举,美国下一步棋想怎么走?

国民党初选政见会 图片来自台媒

当然,虽然美国公开表示从不介入台湾“大选”,但旁观者都清楚看到美国更希望民进党执政。因为民进党反对“九二共识”,国民党则主张“一个中国”。如果国民党执政,两岸关系改善,对美国的安全和“外交”需求下降。

另一方面,美国为了避免台当局过于转向大陆,其政策相对没那么严苛,也就是说国民党执政,台当局对美国还能有一定的讨价还价能力。但如果是民进党执政,两岸关系紧张,台湾地区的安全和“对外关系”完全依赖美国,任由美国任索求。只是这个区别并不会影响到美国的对台政策。

虽然中美关系当下发生变化,但台湾作为美国的旗子、用以遏制中国大陆的作用迅速上升,美国对台当局的支持也会逐渐加码。但由于维持现状的模糊政策符合美国战略利益,同时由于不管哪个政党上台都不敢对之忤逆等等,所以不管华盛顿以何种方式影响台湾选举,但其两岸政策并不会改变,最多不过是新瓶装旧酒:形式变了,实质则依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