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雍正王朝》中,太子胤礽简直就是愚蠢的存在,上搞不定皇上,下干不过兄弟,最终经历两立两废后,被永久圈禁。而最终导致他被废的原因是谋反,所谓谋反大罪,罪不可赦!而他之所以要谋反,就是因为自己跟任伯安的书信落到了康熙帝手中,而康熙帝发明诏回京,要找太子胤礽兴师问罪。那么我们不妨做一个设想,假如太子胤礽没有谋反呢,他还会不会被康熙帝废掉呢?

雍正王朝:康熙帝为何要复立太子胤礽,为什么最后还要逼他造反?

一、

太子胤礽能不能保位,关键不在于他,而在于康熙帝:

可以说康熙帝最开始那是相当的信任太子,即使开篇朝堂之上,因为国库空虚谴责太子的时候,也把其他阿哥带上了:

“玄烨把国事交给太子……还有你们这些阿哥们协同办理,现在弄成这个样子,我们还谁都不知道!”

面对老四胤禛赈灾顺利,太子胤礽也是明朝暗讽,说他不够仁德,由于当着三位上书房大臣的面说的。所以康熙帝不得不转移话题,讲到沙琪玛好吃,硬给岔开了话题。

老四胤禛的儿子弘时病了,也是康熙帝提醒太子胤礽要去关心一下兄弟们。结果这太子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反而是老八胤禩没有嘱咐,自行前往探望,还守了一夜。

甚至于,太子胤礽为了补上自己欠的户部欠款,不惜卖官,康熙帝知道后也不过是摇摇头,咬咬牙也默许了。

康熙帝第一次对太子胤礽失望,就是在追缴户部欠款这件事上,他问太子:

“朕不明白,欠债还钱,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干起来就这么难办?居然还有人以死抗争,我大清的官员都穷到这份上了?”

结果太子胤礽就理解成了这个账不能再追下去了,于是他又开始打老四胤禛的小报告:

“皇阿玛圣明……要说弄到今儿这个局面,只怪四弟做事太操切了,再加上他举荐的那个田文镜……”

二、

大家注意,这时候的康熙帝是十分厌烦的:

“你是太子,底下人做得不对,你说说嘛。”

这句话要好好地理解一下,可不是说让太子胤礽去管老四胤禛哦,而是去管一下阻碍田文镜的,阻碍老四胤禛追欠款的人。

大家想一下,康熙帝为了让老四胤禛追缴户部欠款,已经死了一个魏东亭。不要以为魏东亭是老四胤禛逼死的,实际上就是康熙帝默许他死的,这个问题我们之前分析过。

另外那些老臣康熙帝也掏出自己内库银子替他们还了,老三胤祉也替还了,只要再搞定那个老十,追缴户部欠款的事就成了。

可惜太子胤礽理解错了康熙帝的话,跑过去阻止了老四胤禛继续追缴欠款:

“这件事情本来我是不管的,这么一件简单的差事,朝廷派了一位郡王,应该是完全能够办得好的,可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我就不得不管了……”

关键是缓期交欠款这条命令是谁下的?

可不是康熙帝哦,而是太子胤礽:

“当然,我还没有向皇上请奏,我相信,以皇上的圣明一定会恩准!”

是的,康熙帝此时还是宠爱太子胤礽的,虽然他的表现让老四胤禛功亏一篑,让这个差事彻底破产。但他还是默许了太子胤礽的行为,同时还把老四胤禛敲打一番,批评他一向以精明自诩,却漏掉了三条大鱼。

而对太子胤礽的失望之意也跃然脸上:

“这就是我大清将来的皇帝吗?”

三、

等到了刑部冤案的时候,康熙帝更是失望透顶,再加上佟国维那一番投鼠忌器的描述:

“臣担心一层一层彻查下去,会牵扯到朝廷的根本,投鼠忌器又将无功而返。”

康熙帝自然知道佟国维所言的寓意,但是被将在了这里,不得不表态,无论查到谁,绝不姑息!

但事后,康熙帝就有点后悔了,毕竟是当了几十年,培养了几十年的太子啊,所以他心里更愿意让老四胤禛来审案,谁知道被老四胤禛玩了一招冰火两重天,风寒了。

后来老八胤禩把肖国兴口供连夜提交给康熙帝,康熙帝是迷茫的,是不知所措的,无奈之下找到了张廷玉。张廷玉何等聪明,一把火把奏折烧了,康熙帝自己都拿不定主意干掉太子胤礽,我何必去惹这个骚:

“臣并不知道有这么个奏折。”

康熙帝最终决定还是保住太子胤礽,但是太子胤礽确实是病了,同时病了的还有老八胤禩,那些虎视眈眈盯着太子位的人:

“你说你的儿子病很难好了,我看是我的儿子他的病也是很难好了!”

直到热河狩猎,康熙帝一直以太子病了为由,不让他出来见蒙古王公,并让老八胤禩接替自己招待贵客。由此可见,他此时已经心生替换太子胤礽的想法,只是还没有到达临界点。

随后便是鹿园事件,再到八大山庄被围事件了,实际上张廷玉已经告诉康熙帝,调兵手谕是假的,但是康熙帝还是废掉了太子胤礽。

四、

这次废掉太子,是不是康熙帝真心的呢?

是的,确实是康熙帝真心的,为了防止太子的老师一时接受不了,他在京城门口还把王掞拉上了车。但是朝堂之上,太子老师王掞还是将了康熙帝一军,这是他万万没想到的事:

“臣以为太子虽有错,错不在太子一人;太子虽有过,过不至于废黜……时至今日,将所有过失归于太子一身,这是不教而诛!”

如果当天不是张廷玉聪明,及时提醒了康熙帝,很可能他就中了王掞的计谋了,最终不过是把王掞打回家,让他子女好好看着他了事。

因为康熙帝太过爱惜自己的羽毛,太多爱惜自己的名声,所以王掞的话也深深烙在他的心里。再加上举荐新太子一事上,并没有达到他满意的效果,反而注意到这个皇子们的拉帮结伙,以及无所不用其极。

于是复立了太子胤礽,当然并不是再给他机会,而是让他再当当挡箭牌,以保他心目中的储君顺利即位。

所以,他当时对王掞是这样说的:

“朕只要将来,人家不骂朕是不教而诛的无道昏君,就心满意足了。”

也就是说,他复立太子胤礽,仅仅因为担心自己的名声会受到影响,毕竟八大山庄被围事件,确实不是太子胤礽一手策划的。

但是康熙帝甘心吗?

五、

他当然不甘心啊,既然不甘心,那么他就得想办法再次废掉太子胤礽。

在再次废掉太子胤礽之前,他做了几件事:

首先就是分裂了八爷党势力,把老十四胤禵单独拎出来,让他到兵部管事。老四胤禛升职成领侍卫大臣,可以自由出入康熙帝寝室,从弘历骑着他的脖子写字那一幕就可以看出。同时老十三胤祥也掌管刑部,为后来太子胤礽的落马做好了铺垫。

既然复立了太子胤礽,本应该继续巩固他的权力,而康熙帝适得其反,偏偏再次给他分了权。

做完这一切之后,康熙帝选择了再次南巡,不要以为他真的是巡视国家去了,实际上就是等着太子胤礽出错,以便干掉他。

于是就有了后面一系列的事情,甚至于年羹尧血洗江夏镇,他会不知道?

别忘了年羹尧血洗江夏镇之前见了谁?没错,张廷玉,而张廷玉就跟在康熙帝身边,年羹尧来拜见了自己,随后就发生了江夏镇血案,这里面没有关联,谁信?

直到后来老十四胤禵寄来了太子胤礽跟任伯安往来的书信,康熙帝说了什么,他说的是:

“看起来胤禵也学会用心思了!”

这正是康熙帝缺什么,老十四胤禵就送来了什么,有了这封书信,康熙帝就有信心逼反太子胤礽。但是他还是得撇清自己的关系,表明自己是无辜的,所以他才问张廷玉:

“如果朕再次废了太子,那么千秋万代之后,史书会怎么评述?”

等得到张廷玉默许的态度后,康熙帝大悦,连下两道密诏。让老四和老十四暗中监视京内和京外的军队动向,同时自己下明诏回京路线和时间,剩下的就等太子胤礽上钩了:

“那么列祖列宗在前,千秋史册在后,就都怨不得朕了。”

所以,太子胤礽反也罢,不反也罢,是逃不过再次被废这个结果的。而康熙帝想废掉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只不过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理由罢了。

就算这次绕过了太子胤礽,那么后面有怎样的圈套等着他,还不知道呢……

所以说,太子胤礽,做到这个份上,憋屈啊,难怪他自己也哀叹:

“古今天下,岂有四十年之太子乎?”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