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八路军出关第一支部队

抗日战争的历史脚步走到了令人难忘的1945年。

1945年8月8日,苏联外长莫洛托夫召见日本驻莫斯科大使佐藤尚武,宣布:“自明日(8月9日)起,苏联与日本处于交战状态。”两小时后,苏联红军攻进中国东北,重创自诩常胜的日本关东军。

8月9日,毛泽东主席发表声明:《对日寇的最后一战》号召中国抗日军民举行全国规模的大反攻。

8月10日,八路军总部发布大反攻的命令。8月11日8时,朱德总司令先后发出了向东北进军的第一号、第二号命令,其中:“现驻河北、热河、辽宁边境的李运昌所部,即日向辽宁、吉林进发。”

8月12日,冀热辽解放区党政军首脑在丰润城北13公里的大旺庄召开紧急会议,讨论执行总部命令的具体方案。出席会议的有冀热辽区党委书记、军区司令员兼政委李运昌,副司令员詹才芳,参谋长彭寿生,政治部主任李中权,行署主任张明远,副主任朱其文,区党委常委苏林彦,十四军分区政委李子光,十六军分区司令员曾克林等。会议决定:成立以李运昌为书记的东进工作委员会,抽调整个兵力三分之二的八个主力团、一个营、两个支队,一万三千人;抽调三个军分区司令员、四个地委书记及地方干部两千五百人,共计一万五千五百人开赴东北。

八路军出关第一支部队八路军出关第一支部队

冀热辽军区司令员兼政委李运昌

八路军出关第一支部队

冀热辽军区 副司令员詹才芳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八路军出关第一支部队

冀热辽军区 参谋长彭寿生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八路军出关第一支部队

冀热辽军区政治部主任李中权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西路,十四地委书记、十四军分区政委李子光,十四军分区司令员舒行率领11、16团2000余人,于19日出关入兴隆、隆化、围场、滦平、丰宁诸县。8月23日在承德与苏军会师。

八路军出关第一支部队

冀热辽军区十四军分区司令员舒行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八路军出关第一支部队

冀热辽军区十五军分区司令员赵文进 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中路,由十五军分区司令员赵文进和地委书记宋诚率领11、15团约3000人,于8月17日出喜峰口向热中热东挺进。26日进入平泉,解除伪满军第十九旅武装。而后兵分两路:一路向宁城、赤峰、乌丹进发;一路向建平、凌源、朝阳、新惠进发,收复8个县城,沿途生俘日满军5000余人,在赤峰与苏军相遇。第一关就是通过苏军的哨卡,因为语言不通,不准前进。先头部队的连指导员灵机一动有了主意。他急忙从背包里取出入党申请书来,上边印着无产阶级领袖像。他举到苏军哨兵面前请他看。苏军士兵一眼就叫出他们的名字来: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对下一个毛泽东他就不认识了,左看右看,正看倒看就是认不出来。八路军指导员说,他叫毛泽东。斯大林是你们的这个,他树起了大拇指。又说,毛泽东就是我们的这个,他又树起大拇指。

苏军士兵似乎明白毛泽东是马克思家族的成员,不是伪军满军日军,对八路军有了一点好感,就放他进了赤峰,把他领到一个大房子的苏军司令部,一位留胡子的上校军官,带着一个女中文翻译,盘问八路军,他们之间一点点地接近,一点点地沟通,苏军军官逐渐明白八路军就是共产国际的一个分支领导的部队,是抗日的,是他们的战友。于是接管了赤峰,受到人民的热烈欢迎。

东路,由冀热辽军区司令员李运昌亲自率领。十六军分区司令员曾克林、副政委唐凯率12、18团,卢龙、昌黎、抚宁联合县支队和朝鲜义勇队约4000人,组成第一梯队。先头部队横扫山海关外围,8月29从义院口、九门口出关,占领绥中,在前所车站与苏军会师。也是因为语言不通,产生了误会。八路军一位文艺工作者急中生智,坐在风琴边如同蜻蜓点水弹奏一曲列宁推荐的歌曲??《国际歌》,带头领唱: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八路军全体将士都高唱: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从来就没有救世主,

不靠神仙皇帝……

那些来自列宁故乡的士兵,敬慕列宁伟大的人格,牢记列宁的教训:“一个有觉悟的工人,不管他来到哪个国家,不管命运把他抛到哪里,不管他怎样感到自己是异帮人,语言不通,举目无亲,远离祖国??他都可以凭《国际歌》熟悉的曲调,给自己找到同志和朋友。”

《国际歌》创造了奇迹。他们都放下武器,挽着手臂,与中国同志合唱起《国际歌》来: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纳尔一定要实现。

在翻译的介绍下,八路军同苏军热情地握手,庆祝两军会师。顿时,“苏联红军万岁!”“斯大林万岁!”“毛主席万岁!”“乌拉!乌拉!”声响成一片。 八路军控制了辽西走廊。李运昌率第二梯队三个主力团,一个特务营约5000人向东北挺进。

称誉天下第一关的山海关所处军事要冲的地势,是挺进东北的八路军必经之地。但,赖在山海关的日军拒绝投降,阻挠八路军东进。

日军不投降就消灭之。李运昌下决心打下山海关,他听取了曾克林关于打山海关的作战计划汇报之后指示:“力争敦促山海关之敌无条件投降。万不得已需要攻城时,尽量保护这座历史名城和城内老百姓的安全。”

八路军与苏军联合作战,从南、东、北三面包围了山海关,黄昏打响,晚9时结束战斗。歼灭日军一部,其余携家属向秦皇岛码头逃窜。生俘伪军警政府官员数千人,缴获迫击炮50门,轻重机枪70余挺,长短枪3000支,子弹10万发。

1945年9月6日,延安出版的《解放日报》头版头条消息称:“华北军事要冲山海关,即沦陷敌手13年之久的榆关镇已为我军光复。”

李运昌所部即将到达山海关时,苏军部队长率十几名卫兵乘敞蓬汽车迎接于石河边,李运昌乘苏军的汽车进入山海关。当晚,李运昌举行宴会,招待苏军指挥官,对苏军帮助八路军攻打山海关表示感谢。苏军部队长对八路军坚决勇敢,动作迅速的战斗作风表示赞许。双方互相举杯敬酒,为斯大林同志的健康,为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的健康干杯。气氛热烈友好。

李运昌于翌日凌晨,继续挥师东进。在铁路工人的援助下,组装了一列奇特的列车,八路军乘火车一路无阻地前进。沿途人民群众欢呼胜利,日伪军望风披靡。接管了绥中、兴城、锦西重镇。9月4日开进锦州,满军2个旅及警察队约7000人投降。在通化消灭3000顽抗的日军,在辽阳消灭拒不投降的满军一个团。从本溪逃往平顶山的千余日军被八路军消灭。在辽阳奉集镇的日军机场约40架飞机及空地勤人员向八路军投降,连山关、凤凰城的日军航空大队地勤人员向八路军投降。伪保安队1500人被八路军包围,解除了武装。

八路军出关第一支部队

冀热辽军区十六军分区司令员曾克林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9月5日,曾克林率部开进沈阳南站。在八路军到达之前苏军已经占领了沈阳。八路军的到来,他们感到突然,经过交涉解除误会。八路军整队下车,动作迅速,军容整齐,以四路纵队雄赳赳地出现在沈阳街头。在日伪统治下生活达14年之久的沈阳市民涌上街头情不自禁地挥洒热泪扬手臂呼口号欢迎祖国自己的队伍。沿途民众越聚越多,成千上万的市民潮水般地簇拥着八路军的队伍前进。壮了军威国威。

9月14日,李运昌进驻沈阳,受到苏军和沈阳市民的热烈欢迎。苏军派出300人组成的仪仗队,夹道欢迎李运昌等人。还拍了八路军挺进东北的记录片,在长春的苏军电台广播了八路军接管东北的消息。

李运昌接管东北之后,抓紧人民政权建设,扫除伪满势力,剿灭土匪。派出部队向吉林、黑龙江进发,接受日军投降,肃清日军残余,在南满战役一战消灭日军残余一万人。出关八路军越战越强,迅速壮大,控制了东北局势。

八路军出关战斗中,苏军给于极大的支持,把日本关东军最大的军火库交给八路军。这个军火库能装备60个师,致使先机挺进东北的八路军得以即时装备。

苏军派代表去延安递交照会,中共东进工委派曾克林随机赴延安汇报。

上午10点,一架标着红星的苏军飞机在延安上空盘旋几圈,安全地在东关机场着陆。迎面走来接应的中共中央办公室主任杨尚昆、八路军副总参谋长伍修权,他们亲切与苏军卫斯列夫大校热烈握手拥抱。引其上车开进王家坪中共中央所在地,稍适休息。朱德总司令即刻接见苏军代表。

卫斯列夫递交了照会。朱老总欢迎苏联代表来延安访问。卫斯列夫代表苏联元帅马林诺夫斯基飞来延安与总司令阁下会谈。

卫斯列夫说,红军统帅部转告朱总司令,红军不久即将撤退,届时中国军队如何进入满洲,应由中国自行解决。我们不干涉中国内政,中国内部问题由中国自行解决。

老总说,苏联红军进入满洲,打败日本关东军,帮助中国抗日,我很感激。也理解红军统帅部的抉择。

卫斯列夫说,马林诺夫斯基元帅让我转告总司令,他不论对总司令个人,不论对八路军均抱深厚的同情。

老总说,请转告我本人对马元帅的敬意。

卫斯列夫巧妙地传达叫人抓不住把柄的信息,老总揣摩那是在红军统帅部的眼里,不只有《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规定的一军(国民党军)接收满洲,而是中国两军机会均等。

下午,曾克林向中共中央政治局做详细汇报。在延安的政治局委员都到了。刘少奇微笑着亲切地同曾克林握手,示意他坐下说,你从前线回来,辛苦了。

刘少奇接着说,你来得正好,我们很想了解东北的情况。中央曾决定在东北建立根据地,力争控制东北。

彭真说,我们对东北问题研究了好几天,就是不知道东北的具体情况,下不了决心。

刘少奇说,毛主席、周副主席到重庆同蒋介石谈判去了。现在政治局的同志都在这里,你把东北的情况讲讲,越详细越好。

曾克林成了大窑洞里的中心人物,他要开口的时候,政治局委员们都昂首盯着他的嘴,洗耳静听从那里发出的每一个音符。他们的迫切心情难以言表。更加重了曾克林汇报的每一句话每一件事每一闪的思想每一个思辩的哲理都得负责任,都经得起后事的检验。他概括地回顾从冀东抗日暴动到日本投降的简要经历之后,就从接到总部1号2号命令说起,一直说到进沈阳,占热河,进军吉林、黑龙江,剿灭日伪残余势力,部队由出关的1.5万人扩大到12个旅,两个支队,10独立团,约10万人。

政治局委员们最想了解的是我军挺进东北苏军的反应,有人不断地插话提问。曾克林便一五一十地叙述几次与苏军的接触,并从苏军手中接管大批装备,会场上顿时发出兴奋的唏嘘之声,不断地要求再详细些。曾克林一一回答。刘少奇当场表扬了冀热辽部队坚决执行延安总部命令,行动迅速,部队发展很快,争取了进入东北的主动权。他指着墙上的军用地图说,东北交通便利,工业发达,物产丰富。北靠苏联,东接朝鲜,西边是我们的老根据地。有山区,有平原,进可攻,退可守。可以成为我国革命的重要战略地区。

在座的都赞同少奇同志的分析,他继续说,我们的部队开进东北,进去了就有了主动权,就为毛主席、周副主席在重庆谈判创造了条件。我们在东北发展了革命力量,便可有力地支援全国,加速中国革命的进程。抗日战争开始时,毛主席就预料,日本帝国主义是能被我们战胜的,最后胜利一定属于中国人民。现在抗战胜利了,只要我们继续战斗下去,一个和平民主的新中国一定会建立起来。

曾克林应邀与中央首长共进晚餐。吃得简朴,小米饭,南瓜汤。老总对曾克林说,东北人民受了日本侵略者14年的压迫,要使他们感到我们党的温暖,感到我们党和人民军队是他们的靠山,使党的影响深入人心。你们是第一批进入东北的部队,责任更重大。彭总说,你们最先进入东北,立了大功。要在东北多搞点武器,特别是大炮。有了大炮,就有了力量,敌人的防御工事就不顶用了。

中央听了汇报,作出《关于目前任务和向南防御,向北发展的战略方针和部署的指示》,并派出彭真、陈云、叶季壮、伍修权、段子俊、莫春和6人乘苏军飞机去东北。又抽调华东、山东10万部队开进东北,又派高岗、林彪、张闻天、李富春、罗荣桓等重要领导人去东北。

彭真等乘坐的苏军飞机在山海关降落,转乘火车到达沈阳。受到出关八路军的热烈欢迎。彭真、陈云等中央领导同志到达沈阳的消息,一时风传,大家奔走相告,一齐集聚在首长的住所(原伪满市府大楼)前,迫不及待地聆听中央首长讲话。彭真、陈云在阳台上与八路军指战员见面。陈云说,同志们辛苦了。指战员报以热烈的掌声。陈云说:“你们搞得好!你们执行中央的命令坚决勇敢,先机占领了东北,这对中国革命有很重要的作用,中央向你们表示慰问……”

9月19日,中共中央东北局召开第一次扩大会议。彭真、陈云主持,参加者有伍修权、叶季壮、李运昌、朱其文、曾克林、唐凯、段子俊、刘达、段苏权等20人。彭真、陈云传达了中央的决心和战略方针及东北局今后的任务。会后,李运昌向驻沈阳的苏军卫戍司令部通报了东北局到达沈阳的消息。苏军立即报告了莫斯科。于是,在东北局的领导下,全面地开展接管东北,建立革命根据地。至9月底,八路军出关部队配合苏军解放了辽宁、热河全省,以及黑龙江、吉林的南部、东部地区。

山东八路军到达东北以后,10月30日中央电令统一东北军队,八路军的名称改为东北人民自治军,林彪任总司令,吕正操任第一副司令,李运昌任第二副司令,萧劲光任参谋长,伍修权任副参谋长,彭真任第一政委,罗荣桓任第二政委,程子华任副政委。中央电令:成立北满分局,陈云任书记,林枫任副书记。

至此,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军队已经在东北站稳了脚跟。

八路军出关第一支部队

八路军出关第一支部队

八路军出关第一支部队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