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今天要给大家讲一件非常离奇的事情,至于有多奇怪,简直就是堪称现实中的电影桥段...

就在前几天,曾任日产汽车会长的戈登在受到起诉并遭到政府近乎“软禁”的状态下,藏身于一个乐器箱子内,成功突破了日本的海关,逃到了海外,上演了一场“新年大逃亡”。

藏身乐器盒中上演国际大逃亡,日产前CEO把整个日本司法界都耍了

这一场大戏可谓是把整个日本司法界都给涮了一把。

那么,为什么这个名为戈登的男人要用这种近乎电影一般的手段“逃”出日本?戈登究竟做了什么才被近乎软禁的扣留在日本?说到底这个戈登究竟是什么人呢?

戈登是什么人?

藏身乐器盒中上演国际大逃亡,日产前CEO把整个日本司法界都耍了

说起日产汽车公司,估计对汽车稍有了解的人都不会陌生。但声名大噪的日产汽车公司却在上世纪末曾面临过濒临倒闭的大危机。而将日产从这场危机中解救出来的,就是这个男人,戈登。

出生于黎巴嫩,长于巴西,在法国读书,会说四国语言,这就是戈登。

1999年,日本日产汽车公司面临连续七年亏损濒临破产的边缘,而戈登所代表的雷诺则与日产签订协议,以交换持股的方式结成了同盟,戈登也借此登上了日产的TOP之座。

藏身乐器盒中上演国际大逃亡,日产前CEO把整个日本司法界都耍了

为了彻底复兴日产,戈登开始实行自己的[日产复兴计划]。但其实质其实也只是大量的关闭厂房与裁员,减少采购成本等等,但这一措施也确实有效,戈登仅仅花了两年就将日产“救活”了。

从此日产进入了稳定发展的阶段,而戈登也坐稳了自己在日产的位置。

虽然这一切听上去就像是一个外国企业家拯救濒临破产的日产的感动故事,但其实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贵为日产会长的戈登在后来因为数项指控而沦为了“阶下囚”。

戈登的"失脚"

藏身乐器盒中上演国际大逃亡,日产前CEO把整个日本司法界都耍了

被逮捕的戈登

据传由于日产内部举报,曾任法国雷诺,日本日产,三菱汽车会长的戈登在2018年11月19日抵达东京以后,一下飞机就遭到了东京地检特搜部的逮捕。

戈登被起诉的罪名分别是,担任日产会长期间严重违反信托,虚报收入,将个人财产损失转移至日产,挪用日产资金为自己购买房产,债券,股票等。

而戈登这一被逮捕就在监狱里整整蹲了108天。

19年3月6日,在戈登向日本检方缴纳了10亿日元巨额保证金以后,暂时获得了人身自由。

但其在4月4日再次遭到了逮捕,同月25日,再有一次缴纳了5亿保证金后再度保释。

藏身乐器盒中上演国际大逃亡,日产前CEO把整个日本司法界都耍了

虽然前后共缴纳了15亿日元的保证金,但这时候的戈登却仍旧处在检方的监视之中。

戈登所持有的三本护照全部都在律师手中,被禁止出国,禁止与妻子见面,只能待在东京的家中,甚至有日本警方贴身监护。

虽然名义上是自由的,但对于戈登来说,只有坐等2020年四月的审判这一途。

戈登的“神操作”

藏身乐器盒中上演国际大逃亡,日产前CEO把整个日本司法界都耍了

戈登表示“我要开始我的表演了”

然鹅,像戈登这样一个混迹多国无数年的老辣商人自然是不会坐吃等死的。

就在2019年的年底,全日本都沉浸在跨年的喜悦之中的时候,戈登把自己藏在乐器盒子呢,用一本假护照和变装,跑路回了自己的老家,黎巴嫩。

2019年12月,圣诞节前夕,一只交响乐乐团进入了戈登位于东京的宅邸之中。

虽然圣诞节请乐队来家中表演在西方文化中是十分常见的。但这只乐队却不是普通的乐队。

据说这只乐队的所有人都是前特种部队成员,是戈登的妻子通过自己兄弟的人脉募集到的专业人士。

而他们真正的目的,就是从严密监视的日本警方手中救出戈登。

藏身乐器盒中上演国际大逃亡,日产前CEO把整个日本司法界都耍了

戈登和妻子

演奏很快结束,乐队成员就像来的时候一样,收拾好自己的乐器,带着大大的乐器箱子,出了戈登的宅邸。

但出乎意料的是,这时戈登已经藏身于其中的一个乐器箱内,跟着乐队一起开始了“逃亡之旅”。

整个过程中负责监视的警察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对劲。

带着装着戈登的乐器箱子,这些“乐手”开车狂奔,避开了监视众多的东京,来到了位于大阪的关西国际机场。

之后,戈登便大摇大摆的用一本伪造的护照通过安检,上了一架私人飞机,直接飞往了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之后又转机飞到了黎巴嫩的首都贝鲁特。

回到了老家,见到了自己的妻子和家人以后,戈登完成了这场堪比大片的“国际大逃亡”。

后知后觉的日本政府

藏身乐器盒中上演国际大逃亡,日产前CEO把整个日本司法界都耍了

戈登的律师表示“我都惊呆了”

就在戈登跑路以后,首先收到消息的自然是黎巴嫩的媒体。黎巴嫩的共和国报在30日率先报道了戈登跑路回到了黎巴嫩的新闻。

随后这件事情又被英国,美国等各大报纸争相报道。

但被戈登涮了一把的日本,却是在31日的凌晨6点多才知道,戈登已经从自家的眼皮子底下跑路回家了...

戈登也在31日的中午正式发表了一项声明:

“我人就在黎巴嫩,但不是畏罪潜逃,而是要躲避日本政治和司法的迫害。”

其称自己在日本受到了司法不公平且非人道的对待。

“我将不再在一个受人操纵的日本司法系统中作为人质,那里实行有罪推定、歧视猖獗、基本人权被剥夺,公然无视日本的法律义务以及国际法条约。”

之后日本检方也发出声明,将会没收戈登缴纳的15亿日元保证金并取消其保释。

但人家已经跑路了,加之黎巴嫩与日本并没有签署引渡条约,戈登在黎巴嫩本地更是人气很高的“民族英雄”,日本政府今后若想要通过交涉让黎巴嫩政府引渡戈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藏身乐器盒中上演国际大逃亡,日产前CEO把整个日本司法界都耍了

所以不论是怎么看,戈登上演的这场戏剧性的“大逃亡”已经成功了,顺带着还让日本司法界颜面尽失...

藏身乐器盒子逃出日本政府的重重监视,这样的壮举够戈登吹一波的了。

至于成功跑路回到黎巴嫩的戈登今后会与日本上演怎样的纠葛,就是今后的瓜了。

藏身乐器盒中上演国际大逃亡,日产前CEO把整个日本司法界都耍了

觉得我很6的话欢迎转发!

赞赏

0人赞赏过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