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国家公祭日到来之际 为了“历史记忆、和平发展、共创未来”,我们推出 《湖湘的“南京大屠杀”》一书,以此悼念南京大屠杀中的死难者和湖南及全国所有在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战争期间惨遭日本侵略者杀戮的 死难同胞(包含慰安妇、细菌战和毒气战受害者)。

(6-乙) 另类的“南京大屠杀”:大瘟疫和细菌战

为什么说日军在湖南广泛发动了细菌战?

唐华元

当年日军的档案和细菌战战犯的供词(摘录)

1.1949年12月(苏联)伯力法庭审判材料中说:(第731部队)1941年夏季派出了第二次远征队到中国内地去……(领队人太田大佐曾向石井报告说)“在常德城及洞庭湖一带居民点上空,撒播过大量染有鼠疫的跳蚤。”

《伯力审判:12名前日本细菌战犯自供词》,吉林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第396-397页。又参见《1949:伯力大审判——侵华日军使用细菌武器案庭审实录》,解放军文艺出版社2005年版,第184、340页。

2.1993年发现的日军侵华期间原日军参谋本部作战课参谋井本雄男中佐《井本日志》,记录了731部队进行细菌战的活动情况,其中载有1941年11月4日日军一架97轻型飞机,由航空班班长增田美保驾机“将(鼠疫菌蚤)容器箱投落在洞庭湖上”的绝密内容。

5.原日本关东军防疫给水部(731部队)队员田村良雄1954年9月8日笔供:“1940年7月上旬至11月上旬之间,我是少年队员,和另外120名一起,参加了由大佐川岛清为总指挥的细菌大量生产队。”

“1940年9月初旬至11月初旬之间……由于大量生产细菌,将制成的伤寒病菌,发疹伤寒病菌、鼠疫病菌、脾脱疽菌,合计270公斤,用飞机运到南京及华中地区,由关东军防疫给水部本部,派往远征华中地区的柄泽十三夫率领的一个队,使用这些细菌进行了谋略,杀害了华中地区的中国人民。”

中方佐证:据岳阳市档案局《岳阳自然灾害史》记载,1940年秋气候酷热,湘阴、岳阳、临湘、平江等县鼠疫、霍乱流行,蔓延迅速,患病者达1万人以上,仅湘阴县即达3600人,死者亦不少。同年,华容县城天花病流行,病死者极多,北河渡堤边新冢累累,后来人们称这一带为“天花坟”。

6.时任汉口第11军军医部军医少佐部员的榊原秀夫,1954年6月29日笔供:“1942年1月,长沙进攻战结束后,我从岳州乘飞机护送重症患者到汉口时,在岳州飞机场,从某一空军大尉那里听说,石井来到汉口。”

这一笔供有几点值得注意:

一是日军患者应该是级别较高的军官或其他特殊的人员,因为一般的日军患者恐怕无需这么高级别的军医护送,也无需用飞机来护送。

二是“重症患者”,病情特殊,不是枪伤之类,而可能是带有很大危险性的急性传染病,需要快速、慎重处理,以免在日军中扩散。

三是患者的病因与细菌战有关,可能是第三次长沙会战时受到感染而引起的。这种日军发动细菌战也让自己人尝到苦果的事,出现过多次。榊原秀夫的这一行程,很有可能隐藏着日军在第三次长沙会战时发动细菌战的诸多秘密。这一行程也应该与1644部队岳阳支部有联系。他应是这次细菌战的直接指挥者和参

与者,他隐瞒了自己的犯罪事实,但还是露出了马脚。

作者 唐华元 82岁

现任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学会常务理事、副秘书长。湖湘文化与抗日战争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华园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理事长、中共支部书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