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澳大利亚帕卡潘亚尔的陆军坦克博物馆里,陈列着一辆63式装甲车。这是在1972年的越战后期,澳大利亚情报部门在南越军队帮助下,从战场上获得了两辆中国制造的装甲车辆,其中一辆是59式坦克,另一辆就是63式。澳大利亚为了弄到这两台车辆绞尽脑汁,而澳大利亚对63式的测试也是西方国家中最详细而认真的一个。

63式在澳大利亚——澳大利亚陆军对中国63式装甲输送车的测试与评价

美国军用车辆保护协会2013年出版的会刊——《陆军车辆》杂志刊登了一篇题为《The YW531 APC in Australia》的文章,详细记述了这辆63式来到澳大利亚和接受测试的经过。正如本刊在2013年10月号的63式装甲输送车定型50周年纪念中所说,澳方误用外贸型63式的代号为这辆车命名并写入正式文档,至今没有改正。

1972年,澳大利亚皇家装甲兵少校吉姆·艾利斯第二次来到越南。他在一个美国-南越联合军事组织工作,称为联合物资探索中心(CMEC)。由于吉姆会说越语,因此他多数时候是和南越军人一起工作。CMEC的总部位于越南胡志明市新山一机场,但他们的主要活动于越南广治省附近的战区。吉姆回忆说,自己“直接受命于联合情报组织,任务从南越陆军司令部通过保密线路发来,但后来就是澳大利亚大使馆的军事顾问团直接下令了。”军事顾问团给吉姆发去一份长长的“购物清单”,上面列着澳大利亚所需要的装备。

63式在澳大利亚——澳大利亚陆军对中国63式装甲输送车的测试与评价

吉姆弄到这辆63式的时候,西方对它的称呼相当混乱,譬如K-63、M1967、M1970。西方最早确认63式的存在,是在1969年11月的地拉那(阿尔巴尼亚首都)阅兵式上。西方国家对63式有很大的兴趣,因此澳大利亚要保住它并不容易。吉姆说:“就凭我一个人,要为澳大利亚保住这辆车并且运回国,是不可能的。我得到了澳大利亚驻越部队总参谋长的帮助,他直接致函南越政府讨要这批装备,试图从政府间层面施加影响。但南越军官们往往把缴获物视为私有财产,哪怕南越总统下令都不见得有用。不过俘获这辆63式的南越部队师长曾经访问澳大利亚指挥学院,当时我是学员。因为是少数能和他说越语的澳大利亚人之一,他还能记得我。”当年的私交让吉姆最终得手,南越士兵帮助他运走了这批战利品,用一条驳船载着,沿河而下来到后方。澳大利亚军官们立刻着手恢复车辆的行驶能力。

1972年9月1日,南越政府在岘港正式向澳大利亚政府移交了这批装备。运抵墨尔本西北郊的澳大利亚陆军工程设计评估中心后,63式接受了4个阶段的评测。抵达之初,澳大利亚技术人员先对车辆状况做了分析,设法把它恢复到可以使用的状态;然后进行了发动机性能测试;然后是车辆性能测试,包括浮渡、涉水行驶、越障能力;最后是检查各部件状况,形成评估结论。

虽然这辆63式可以行驶,但情况并不好。车左前侧的浮箱在战斗中损坏了,车体和左油箱上都有弹孔。必须予以修理或者更换零件,才能进入测试。车舱内外的灯具也都需要更换。澳技术人员自制了一些遗失的零件,例如侧裙板、动力舱盖、乘员舱地板和机枪手座椅。车上原配的中国造A-220型电台和A-221车内通话系统全都遗失了,只能换上澳军的相应型号。

63式在澳大利亚——澳大利亚陆军对中国63式装甲输送车的测试与评价

从构造和复杂性来看,63式还比较原始。6缸柴油机的体积很大,达到了1208立方英尺(0.0198立方米),位于车体中部。动力通过多片干摩擦离合器传递到车体前部的变速箱。变速箱有5个前进挡。中置发动机把车舱分成了两部分,前面是传动舱,左侧是驾驶员、右侧是电台操作员。后面是载员舱,载员舱中部是12.7毫米机枪手的座椅,另外还可以容纳12名全副武装的士兵。载员舱内的士兵通过车尾的平开门进出。发动机右侧是大型油箱和置物架。左侧是一个狭窄的通道,其中设置了步兵指挥员的座椅。乘员都有自己的顶舱盖,载员舱上方有两个长条形的顶舱盖。车内后方两侧各有一个60.5加仑(0.23立方米)的油箱。其越野行程可达280千米,在二级公路上的行程为接近400千米。63式可以浮渡,用履带划水即可在水中前进和转向。

澳方对63式的行驶试验在维多利亚州摩尼格塔的试验与验证场进行。这处设施始建于二战期间,至今仍在使用。其中设有多种地形的模拟设施。63式的测试从1973年下半年开始,澳方还用一辆M-113A1作为对比对象。这辆M-113A1的生产编号134498,1969年11月到货,加装了澳大利亚制式的枪塔并进行了一些改进,第二骑兵营曾短暂地使用过这辆M-113A1,此后一直封存,1973年6月才移交给陆军工程设计评估中心。因此可以认为是一辆新车。

澳方在测试报告中将63式称为“C2”,M-113A1称为“C3”。两车在摩尼格塔试验场的小河里进行了涉水试验,在深水池里进行了浮渡试验,还进行了越垂直墙、越壕试验,测试了最小转弯半径,最大爬坡度、最大侧坡度试验、越野试验,以及最高和最低速度试验,拖曳能力试验,抗翻滚试验,不同地形上的加速性、制动和燃料消耗率试验。

相对于M-113A1,63式的体型更大,载重能力更强但内部空间不足。两车的速度性能接近。63式的通过能力优于M-113A1,在越壕、越垂直墙、侧坡行驶能力方面都更加出色。但以西方的标准,63式有一些不可接受的地方。转向制动装置暴露在车舱内,导致灰尘、电火花和烟雾,尤其是在粗暴驾驶的时候。加上发动机和传动装置噪音太大,澳方试验人员抱怨车内环境“糟透了”。

63式在澳大利亚——澳大利亚陆军对中国63式装甲输送车的测试与评价

澳方认为63式的防护能力薄弱,主要是因为其车舱的通风窗和散热器通风窗需要手动调节。一旦打开,散热器和车舱就暴露在空爆弹药的破片杀伤之下。由于履带外边缘超出了车体宽度,并在此处设置了薄钢甲裙板加以保护。而在M-113A1上,履带外部在装甲盒以内。被南越军队击毁的63式上,无一例外地发生了裙板损坏的情况。而澳方搞到的这辆63式上,裙板彻底遗失了。澳方认为,如果设计师加宽车体覆盖住履带外缘,还能起到扩大车内空间的作用。

与M-113A1的液压作动跳板式尾门相比,63式的平开式尾门笨重而低效。英国的FV-432输送车也采用了类似设计。因此澳大利亚陆军在1962-1963年的选型中放弃了FV-432。

测试表明,63式用较为原始的技术达到了可以接受的性能,是一种实用的车辆。在测试期间,澳方并不拥有完备的备品备件和专用工具,但凭手头的设备就完成了各个科目,证明了63式采用了简单的技术。例如刹车片是用铸铁制成的,测试中需要更换时,用一根短铸钢管就能自制。63式固然没有M-113复杂先进,但缺乏训练的士兵在没有充足后勤保障的情况下也能有效操纵它。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