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兵说 2019-11-10 10:06:17

作者:风影

声明:兵说原创,抄袭必究

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我军东西两线数十万大军突入越北,战场广袤复杂,战场形势瞬息万变,发生了许多动人的战争传奇。其中有许多真实的战争故事,精彩和传奇程度远远超出战争影视剧导演们的艺术构思。人们常说“艺术源于现实,但高于现实”,事实上,艺术从来都是在现实的后面亦步亦趋,气喘吁吁。

比如东线41军121师361团8连班长陈书利带领不同建制6名失散战士,在越军狼窝生死突围的故事,就充满了传奇,可以说是一部现成的电影剧本,无需不懂战争和军事的蹩脚导演费尽心思去构思和想象。

7名失散士兵,越军狼窝战斗5天5夜,朝祖国方向突围

121师誓师大会

陈书利是1956出生,湖南衡南人,1977年入伍,个高,结实,皮肤古铜。参军前,陈书利当过民兵,是一名好射手,入伍后经过严格训练,成为一个百发百中的神枪手,被任命为班长。

在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中,他所在的41军121师的主要任务,是纵深穿插高平,阻断越军南逃和太原的越军北援,保障广州军区主力全歼高平之敌。这个师在穿插高平中,遭遇千难万险,部队以百折不挠、战胜一切的决心,坚决完成了任务。随121师穿插的41军政治部副主任宋子佩在《生死28天》一书中,翔实记述了极为珍贵的细节,其中也特别提到了陈书利。

7名失散士兵,越军狼窝战斗5天5夜,朝祖国方向突围

41军121师对越作战示意图

(一)7名失散战士组成战斗小队,被越军包围

1979年2月21日晨,大雾笼罩山谷。陈书利所在的361团在向纵深穿插时,遇到了敌人的阻击。陈书利和副班长韦程儒带领全班,与其他连队的部分人员担任阻击任务。大部队前进后,陈书利和韦程儒与连队失去了联系。

俩人且战且走,却始终没能找到连队,途中却遇到了同样因失去联系而独立行军作战的另5名战士。这5个人来自4个不同的连队,过去互不相识,分别是黄志荣、熊武俊、马战社、陈武贤、胡青祥。7人聚在一起,一致推举陈书利担任指挥员,组织大家继续战斗。

7名失散士兵,越军狼窝战斗5天5夜,朝祖国方向突围

战后陈书利

大雾渐消,四周山头显出了轮廓。这时,他们发现已被越军包围。敌人居高临下,向他们猛烈射击。陈书利当即让大家隐蔽在公路边的水沟中,一边还击,一边向前爬行。

但他发觉这样下去不行,因为水沟太浅了,而敌人所在的山头离得又很近,停留在沟里时间一长,必然加大伤亡。他当机立断,带大家迅速撤到公路西边稻田中的一座房子里。

这是一座三排房子联在一起呈“凹”字形的房屋,看起来是个仓库。“凹”形开口一面朝东,东面100多米外,有2座石山,南面300多米外,有一座土山。这几个山头的敌人,不断地向房屋射击,密集的子弹打得瓦片纷纷掉落。

从枪声判断,敌人有不少轻重机枪,而陈书利等7人,一共只有1支冲锋枪、2支半自动步枪和9枚手榴弹,而且7人中有3人负伤,有四天四夜没有合眼、两天两夜没有吃热饭了。在这一险恶形势下,如果应对不当,7人很可能全体牺牲甚至被俘。

伤员胡青祥很焦急:我宁死不当俘虏,要死也不死在敌人手里。说罢,他掏出手榴弹,准备拉火。

陈书利一把按住他:“不能这样!我们还有3支枪,9个手榴弹,1000多发子弹。要死也要拼一回,打死一个够本,打死两个赚1个!你看这些敌人都是民军。只要干掉他们几个,就能顶住。至少,我们要坚持一个白天,晚上再突围!”

7名失散士兵,越军狼窝战斗5天5夜,朝祖国方向突围

陈武贤,1958年生于广东陆丰

(二)打死一个够本,打死两个赚1个!

老兵就是老兵,班长就是班长。陈书利几句话,让伤员们打消了气馁,人人决心与越军拼死一战。接下来的战斗,比任何我们看到的虚构战争大片都要精彩!

在陈书利的指挥下,7人守在“凹”形房子的底部,即西边一幢房子里,这幢房子的南半截,只有屋顶没有墙,里面堆放着很多袋化肥。陈书利带着大家,用一袋袋化肥垒起一座3米来长的椭圆形工事。他提醒大家务必节省子弹,等敌人靠近了再开火。

雾气消散,晴日当空。敌人发动一次又一次冲锋,都被战士们击退。有3个敌人从西北角的小桥上摸过来,陈书利早看在眼里,用冲锋枪瞄准了敌人。当第一个敌人爬到小桥中间,他一个点射,“砰”,将这个敌人打死。

7名失散士兵,越军狼窝战斗5天5夜,朝祖国方向突围

战场资料照片。七勇士深入狼穴作战,不可能留下照片,后面未标注释的图片,均为战场资料照片

第二个敌人想过来拖同伙的尸体,陈书利早有所料,又是一枪,这个敌人应声栽下了桥。刚爬上桥头的第三个敌人,慌忙掉转身子往回跑,陈书利又一个点射,这个越军翻倒在桥头上。

上午11点许,正面的越军在机枪掩护下,兵分多路包抄过来,子弹像冰雹一样打在房顶的瓦片上,哗哗作响。有股敌人冒死打通了北房连接西房的墙,冲进了西房北半边的3间房子。这时,陈书利和战士们在南半边利用化肥袋垒的工事,与敌人仅一墙之隔,而这道墙只是糊了一层泥的藤条篱笆。一串串子弹穿过来,打得化肥袋冒白烟。

战士胡青祥被敌人射来的子弹擦破了太阳穴,鲜血直流。陈书利看了,怒从心中来,喊道:“同志们,狠狠地打呀!”经过猛烈还击,墙那边的敌人“哎呀”乱窜,一直打得对面再也没有枪声和人声。

敌人一次又一次的冲锋被击退,陈书利的心情并没有多少喜悦。受伤的胡青祥流血过多,晕了过去,这已经是7个人中的第四名伤员了,而且伤员们的伤势都不轻,黄志荣和熊武俊中了2发弹,马战社被炮弹崩烂了一个膝盖。怎么才能把战士们活着带出去?包括自己在内,只有3人没负伤,要越军重兵包围下要带走4个伤员,谈何容易。陈书利感到担子很重,却又不能对大家说。

他正琢磨着天黑怎么突围,突然传来一阵猛烈的爆炸。陈书利一看,屋顶被炸出脸盆大的两个窟窿。原来,敌人硬冲不行,居然调来了一门60迫击炮。随后,又一发炮弹打穿了房顶,在化肥袋工事上爆炸,一时间,弹片、瓦片、竹片和泥土、化肥满屋飞,浓烈的硝烟和化肥味,呛得大家喘不过气。战士们擦了擦眼睛,拍掉身上的化肥和灰土,严阵以待迎击敌人。

这时,对面山上的敌人用汉语喊:“你们被包围了,快出来投降!”又用越语喊:“亚利里亚利(快出来投降)!”战士们一听,气得要回骂越军,陈书利摆摆手,示意大家不要回话,以让敌人产生错觉,认为战士们被炮弹炸死了,让敌人靠近了再开火。

7名失散士兵,越军狼窝战斗5天5夜,朝祖国方向突围

敌人等待了一会儿,没听到屋里有人声,遂从山上冲了下来。战士陈武贤耐不住,举枪要打,陈书利挥手拦住,低声道:“别忙,放近一点。”

20多个越军端着冲锋枪,猫着腰,朝房屋跑来。80米,50米,30米,眼睛鼻子都看得一清二楚了,陈书利喊了一声“打”,陈武贤、韦程懦立即向敌人猛烈射击,一下子放倒了七八个越军。后而的敌人见势不好,连滚带爬退了回去。

近战不行,越军又开始炮击,屋架吱嘎吱嘎乱晃,形势十分严峻。被炸烂了膝盖的战士马战社掏出一枚手榴弹,对战友们说:“不能再待下去了,你们不要管我,赶快突围吧!我决不当俘虏。”

陈书利一把抓住小马的手,接过手榴弹:“不能这样!我们要和敌人打到底,人人都要回去!”

7名失散士兵,越军狼窝战斗5天5夜,朝祖国方向突围

反映七勇士英雄事迹的连环画《威震峡谷七勇士》

(三)生死突围:我把每个人的名字写上,将来要让祖国知道,我们没给祖国丢脸

陈书利问:“谁是党员?”“我是!”“我是!”八班副班长韦程懦和重伤员黄志荣举起了手。

“我是团员!”其他4人举起了手。

陈书利说:“好!不论是党员还是团员,越是在危急情况下,越是要经得住考验。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要和敌人血战到底。”听了他的话,大家热血沸腾。陈书利在化肥堆里拣到一片灰黄色的烂纸,掏出笔说:“我把每个人的名字和单位都写上,如果我们都光荣了,将来要让祖国知道,我们是为祖国血战到底,没有给祖国丢脸!”

写好7个人的姓名和单位,陈书利将纸条装进上衣口袋。此时,人人都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又跟敌人展开了激战。这一天,他们一共击退了敌人10次冲锋,光房屋周围和桥上的敌尸就有32具,其中有15具是陈书利打死的。

他们终于熬到了黑夜,而越军也很清楚我军显然会在夜晚突围,又再次向房子炮击。一发炮弹落在陈书利附近,弹片击中了他的左腿,鲜血直流。他打开急救包包扎好,又检查了自己的子弹,只剩86发。再看战士们的子弹,也不多了。他对战友们说,现在天已经黑了,我们看不到敌人,再守在这里,对我们很不利,必须马上向河对岸图围。

7名失散士兵,越军狼窝战斗5天5夜,朝祖国方向突围

他先向东面的墙根处扔了3颗手榴弹,又用冲锋枪打了几梭子弹,把敌人的注意力引向东面。随后,带大家从房子后面绕到西边。然而,敌人用轻重机枪封锁了小桥和道路,他们只好摸黑涉水过河,登上了一座山头。大家往西一看,山下隐约是个村庄,有狗在吠,还有好许多手电在乱照,显然是越军在搜索。

为缩小目标,便于行动,陈书利决定分组突围。腿上和身上都负了伤的重伤员黄志荣,由陈书利照顾,其他5人,按身体强弱、伤势轻重分成两组。

陈书利和黄志荣在乱石和杂草中摸黑走着,天亮时分,发现竟然走进了越南的特工窝。远远看去,越南特工多的三四十人一股,少的十来个人一股,在山下各村庄之间来回搜索,最近的时候离他们隐蔽的草丛只有二三十米。陈书利和黄志荣静静地伏在草丛中,敌人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

等到傍晚(2月22日),陈书利和黄志荣朝着北边行走。他们不认识路,但知道只要往北边走一步,就离祖国近了一步。

由于已经断粮三天没吃东西,饥饿和疲惫让他们头晕瘫软,昏昏沉沉,一躺在地上,就不想起来。陈书利的伤口剧烈疼痛,意识到这样下去,不可能回到祖国。他喊黄志荣:“快起来!我们搞点吃的,这样躺下去,就睡死了!”

黄志荣有气无力:“荒山野岭,到哪搞吃的,我一点劲都没有了。班长,咱们还能回国吗?”

陈书利鼓励说:“只要我们能站起来,挖点草根、野菜吃,就能继续走,找到部队。”

他们艰难地爬起来,到处寻找能吃的东西,胡乱挖了些草根、野菜。一边吃,陈书利一边问黄志荣:你是哪个连队的?怎么会掉队?

7名失散士兵,越军狼窝战斗5天5夜,朝祖国方向突围

黄志荣说:我是九连的,谁愿意掉队!遭敌人阻击时,我负伤了,又饿又紧张,走不动啦!我不去连累别人,自己在后面慢慢走,后来就找不到部队了。

陈书利说:我们都负伤了,只要想着祖国,就一定能找到部队的。

随后,他们强忍疼痛下山,找到一片已经挖过的红薯地。陈书利让黄志荣原地休息,自己土里翻找红薯,好不容易找到一根仅有手指头粗的红薯。正在此时,黄志荣听到不远处有人讲话,意识到是越军。他立即轻声叫“班长,班长”,但陈书利被敌人炮击时,震聋了耳朵,没有听见。情急之下,黄志荣抓起一块泥块砸向陈书利,自己迅速跳到隐蔽处。

黄志荣砸来的泥块,给了陈书利警示。他转头一看,发现4个越军距他只有十五六米,已来不及躲。

不得不说,陈书利的运气极好,越军虽然发现了他,但没有立即开枪,而是突然问口令!神枪手陈书利的功夫再次救了他的命,越军话音刚落,他已出枪、开火,当场击毙3人,又一个箭步钻入树林,往山上跑去。这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

不远处的敌人听到枪声,蜂拥而来。陈书利爬到山上,急中生智,把一块松动的岩石推向山下,让敌人误以为他往滚石方向撤退,趁机往相反方向转移。

这次意外遇敌,让陈书利与黄志荣失散,陈书利孤身一人翻过了小山,又登上了一座高山。当他穿过树丛下山时,突然一脚踩空,跌入一个岩洞。陈书利昏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他被岩洞中的水浸醒。他睁开眼睛,四周黑黝黝,一点光亮也没有。用手一摸,右腿泡在水里,身上也湿漉漉,已经麻木。静静躺了好久,他才明白自己掉进了岩洞。寒意袭来,他几次想翻动身子,却无力翻动。之后又昏昏迷迷了许多,才苏醒过来,突然感到腿上压着什么,一摸,冲锋枪!他心里非常高兴:有枪,就还能战斗,就还有生机!

7名失散士兵,越军狼窝战斗5天5夜,朝祖国方向突围

战斗英雄陈书利素描

(四)身处绝境,勇士写下对祖国、对军队的告白

陈书利抓起冲锋枪,吃力地拽着树枝和藤条,爬出了洞口。这时,天已黎明(2月23日),他发现四处都有越军活动,又找了一个山洞隐蔽起来。手持冲锋枪,警惕地注视着洞口。

陈书利忍着饥饿和伤痛,熬过了白昼,又等到了黑夜。他知道再等下去,只有死路一条。他站了起来,爬出洞口,折了两根小树枝当拐杖,把冲锋枪挂在脖子上,迎着北斗星,一步一步向北走。

天亮后(2月24日),他躲过了一股又一股越军,最后藏到一块大石头下面的草窝,开始了一个难熬的白昼。

他静静躺在草丛中,凝望祖国的方向,一时思绪万千:难道就这样落到敌人手里?我们的部队在哪里?我还能回到祖国、回到家乡吗?

他想到了父母和妹妹,想到了开着桐子花的美丽家乡,想到了董存瑞、黄继光,想到了“留取丹心照汗青”和《满江红》。他掏出路上拣到的几张纸,铺在膝盖上,写下了一封遗书。

7名失散士兵,越军狼窝战斗5天5夜,朝祖国方向突围

2016年4月,陈书利回老部队为战士们讲传统

这封在战场绝境下写的遗书,是一位忠诚的勇士,对祖国、对军队的告白。至今读来,依然让人感慨万千——

“敬爱的党,亲爱的祖国和人民:

我现在单枪独人在战斗。饥饿在威迫着我,敌人在追捕着我,死亡时刻在等待着我,但是……我一定战斗到最后一息。只要有一口气,我就要战斗下去,决不当怕死鬼,决不投降,决不给祖国丢脸,一定给我军增添光辉!

敬爱的首长和亲爱的同志们:

情况是这样的,我们19日晚上在一个吊桥遭敌伏击,部队被打散了。我们十几个人跑到809高地山下,由于这里没有我们的部队,又和团队失去联系,加上没有干粮吃,所以,20日晚上我们便往国内撤退。走了一个晚上没有发生什么战斗情况,到21日早上,走到一条大公路,谁也不知道回祖国要走哪条大陆,只是看见公路就走。可是走了几公里,又遇到敌人的埋伏,我们边打边跑,各自为战,没有人组织指挥,伤亡的情况我也不知道,只是拼命地跑过敌人封锁线,最后有几个战士收拢来,一共7个人。

我们钻进房子里,和敌人战斗了整整1天。四连有个兵陈武贤非常勇敢,打死七八个敌人,我也打死敌人20多个。

傍晚我们组织突围,可是现在只剩下我1个人了。首长和同志们,我现在已经4天没吃东西了,还要经常和敌人打仗。假如我牺牲了,我会感到无限光荣,因为我已经打死打伤敌人30多个(注:这一数字是指他进入越南后毙伤越军的总数量),够本了!报仇了!但请你们把我的尸体运回祖国,转告我的父亲,请二位老人不要悲伤,这是他们无限光荣的事,应该感到骄傲和自豪啊!他的儿子陈书利为党为人民献出了一切!”

(五)战友失散,绝处逢生

陈书利把写好的遗书叠好,装进口袋。写完这封遗书,他再无牵挂,以惊人毅力走出了山林。他听着枪声,辨认着部队行军的脚印寻找部队。他突然发现,西北方传来激烈的枪炮声,不一会儿,枪炮声由远而近。他看到有越军在惊慌逃窜,非常惊喜:肯定是我们的部队打过来了!果然,他看到我军一支部队冲到了不远处。

陈书利立即呼喊,果然是友邻部队。友邻部队确认他的身份后,同意让他加入了战斗行列,陈书利又开始了战斗。

一天,陈书利随友邻部队沿公路向茶陵方向进发时,突然听到向南开的一辆卡车上,有人大声喊他。他扭头一看,竟然是陈武贤、韦程儒!

对战场上的军人来说,世间恐怕没有什么事,比战友失散、绝处逢生后再次看到对方还活着,更加让人惊喜和激动了。陈书利欣喜若狂,战友们个个热泪盈眶,激动得久久说不出话。

“其他同志呢?”陈书利问。

“都安全回来了,他们都已经回国养伤啦。”

“你们现在去哪里?”

“回部队去,听说那里还有战斗。”

陈书利非常高兴,立即和友邻部队告别,跳上了汽车,最终追上自己的部队,投入了新的战斗。

7名失散士兵,越军狼窝战斗5天5夜,朝祖国方向突围

121师凯旋回国

5天5夜,7个人,3杆枪,陈书利和战友们深入越军狼窝作战,创造了让人难以置信的战争奇迹。在战斗中,陈书利先后毙敌20人,伤敌2人,陈武贤先后击毙敌19人,俩人双双被军委授予“战斗英雄”荣誉称号。

同时,也请记住其他5位勇士的名字:胡清祥、韦程儒、黄志荣、熊武俊、马战社。

[深耕战争史,弘扬正能量。兵说欢迎各方投稿,欢迎文创作者加入,私信必复]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