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原标题:任正非:还没有美国大公司洽谈5G 自身一票否决权不会轻易使用 11月6日,华为公司总裁、创始人任正非在深圳与前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主席、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创始院长Kishore Mahbubani,智能工厂工业4.0精神之父、德国生产自动化教授Detlef Zuehlke展开“咖啡对话”,主题为《数字主权从对话到行动》。

任正非表示,美国停止对华为供应肯定是有影响的,但是在海外人们还是能接受华为手机,Mate 30系列就没有谷歌系统,但是销售量现在还是很好,说明人们还能接受目前的这个状况。华为调集了一些优秀的科学家组成团,杀一个回马枪,他们原来是准备探索未来世界的,现在把手机存在的漏洞先补好,恢复以后将来还是具有竞争性,现在还在努力之中。

“美国是处于世界科技顶峰,类似地理上的珠穆朗玛峰。中国现在还是比较落后,还在山脚下,喜马拉雅山顶的雪水融化,也会灌溉到山脚的庄稼,种出来的稻子,美国也可以分享利益。当美国不把这个水流下来的时候,山下可能会打井,取水来灌溉庄稼,其他国家肯定会行动起来替代美国的雪水。”任正非说。

任正非表示,虽然美国的力量很强大,但客户的信任其实更强大。

“最近,到华为参观的客户增加了69%,绝大多数客户来看华为是不是还活着,看上下班的班车是否有很多人,看我们的生产线是不是24小时开工。客户来了,付钱、交流,就是想让我们多发点货给他们。我们没有想象的危机出现,以前客户是将信将疑的,华为怎么能活下来?现在看,我们没有美国的零部件也活得很好。但我们还是希望中美合作共赢。”任正非说。

此前,任正非表示,要把5G卖给美国公司。任正非认为,被许可的这家美国公司应该在全世界与华为竞争,不只限定在美国这个市场范围,可以在全球范围。

但对于目前接触的进展,任正非表示,只要有人愿意,我们会找投资银行来做中介,讨论这个交易合作,眼前还没有。

此外,现场也有记者问起任正非在管理时是否会使用“一票否决权”。

“虽然我拥有否决权,但是这是悬着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不能轻易落下来,落下来会伤到人。我有意见的时候会跟大家商量,不会随便使用。”任正非说,其实他的一票否决权在2018年就结束了,但为了警惕出现一哄而起的情况,用投票来否决公司的重要决定,所以做了保留。

同时,这个否决权是拥有“继承权”的,以后人选不会由任正非的家人继承,而是从退出董事会、监事会的高级管理者中选举出来,轮流共同管理,他们的任期也很短。不过,因为有否决权,使得公司内部有了一种平衡,公司的发展总体是很健康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