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世界宗教源流史》佛教之十八:中国隋唐佛教的繁荣

佛教之十八:中国隋唐佛教的繁荣

隋唐是中国佛教发展的鼎盛时期,高僧、大德求法、译经、撰述、传教活动十分活跃,教义哲理有重大的创造和飞跃,并且形成了中国化的佛教流派。从世界范围讲,佛教的中心已经转移到了中国。

隋唐佛教繁荣局面的出现,首先是和统治者的倡导、扶植分不开的。一个宽松开放的文化环境,对于儒、释、道三教的发展都有巨大的好处。

其次,佛教的传入和普及固然与魏晋南北朝时期社会的动乱有关,但真正高潮的出现,还有赖于国家的安定和繁荣。过时贵族和平民才有可能给予僧侣更多的布施,使他们有充裕的物质条件营造塔寺,刻印经籍,探讨玄理。

最后,唐代佛教的繁荣也是和佛教徒长期辛苦经营,创造积累分不开的。

总之各种因缘和合,孕育了隋唐两朝发达的佛教文明。

中国封建社会是高度中央集权的,各种宗教都是君主治国的工具,帝王个人的意志,可以决定一门宗教的荣辱兴衰。一般而言,隋唐两代大多数帝王都推行三教并奖,三教并用的政策,但在执行过程中又有畸轻畸重的情况,导致三教地位的此起彼伏。

隋文帝杨坚诞生在寺院之中,自幼由尼姑智仙抚育长大,因此对佛教有着特殊的感情。他掌权以后,立即着手复兴因北周武帝" 灭佛" 而残败的佛教。他广建寺塔,普度僧尼,大办佛事,使佛教迅速恢复到南北朝的高潮水平。有资料表明,杨坚一代共度僧50余万,建寺3793所,抄经46藏,造石像106 ,580尊,佛教事业由此走向繁荣。

唐太宗李世民本人是正统的儒学信奉者,自称:" 朕今所好者,惟在尧舜之道,周孔之教。" 但他作为一名成熟的政治家,从利用宗教的角度出发,给予佛教很大的扶植。他在旧战场建寺七所,度僧3000人,超度双方亡灵。玄奘西行求法归来,太宗组织了隆重的欢迎仪式,在长安慈恩寺为玄奘建立了有3000人的译经场,使其得以高质量地新译、重译了75部,1335卷佛经。唯识宗在唐太宗的支持下,最为流行。不过,由于唐朝是李氏王朝,出于神话其统治的需要考虑,太宗把道教置于佛教之上。

武则天执政时期,把佛教崇拜推上了一个空前的高潮。她想当女皇帝,但中国传统文化是重男轻女的,她只好把目光转向了佛教。据《旧唐书》卷六载:"载初元年(公元690 年),……有沙门十人伪撰《大云经》,表上之,盛言神皇受命之事。" 其经文中有一段," 尔时众中,有一天女,名曰净光,……佛言天女,舍是天形,即以女身,当王国土,得转轮王。" 由于佛教为武周革命提供了充分的证据,所以女皇下令:" 以释教开革命之阶,升于道教之上。" 武周一代大兴佛事,其糜费令人发指。她崇信华严宗创始人法藏,赐名" 贤首" ,经常请其入宫说法,因此华严宗在中唐盛极一进。禅宗北派领袖神秀也得到了女王极高的礼敬," 肩舆上殿" ,武则天" 亲加跪拜,时时问道" ,虔诚之情无以复加。

唐宪宗在位,崇佛、媚佛的突出事件就是迎佛骨入京。传说凤翔县法门寺的佛骨有灵,塔门三十年一开," 开则岁丰人泰"。宪宗决定迎佛骨入宫供奉三日,然后送诸寺巡回供奉。据《旧唐书.宪宗纪》:佛骨到京之日," 王公士庶竞相施舍,惟恐弗及。百姓有破产充施者,有烧顶、灼臂而求供养者。" 崇佛活动过分狂热,就会从维持封建统治的助力变成破坏力,从而遭到正统儒家的反击。韩愈从维护封建纲常的角度痛陈崇佛之弊,在《原道》一文中阐述了儒家道统对巩固君主统治的重要意义。他认为佛教是夷狄之法,应当" 人其人,火其书,庐其居,明先王之道以道之。" 但是韩愈一道《谏迎佛骨表》不仅没有降低宪宗的崇佛狂热,反而被贬潮州。

隋唐佛教的迅猛发展,导致了许多社会问题。寺院经济的快速发展,造成了僧侣地主阶级与世俗地主阶级的矛盾;佛教徒的豪华生活,至使沙门腐败现象的产生;沙门干政引起了士大夫阶层的不满;佛教一支独秀,引起了道教等宗教的嫉妒等等。这一切矛盾,终于在唐武宗朝酿成了一次严重的宗教迫害事件——"会昌灭佛"。唐武宗灭佛既有社会政治、经济方面的考虑,又有个人好恶方面的原因。他迷信道教金丹成仙之术,幻想长生不老。道士赵归真、刘玄静利用了他的这种心理。鼓动他下了灭佛的决心。会昌五年(公元845 年)灭佛,毁大、中寺院4600所,小庙4 万余处,强令僧尼还俗260 ,500 人,解放寺奴15万人,没收大量良田,收缴无数金、银、铜佛像及器皿。

会昌灭佛的第二年,唐武宗服食道士进贡的金丹中毒身亡,他的儿子宣宗继位,马上着手恢复佛教。但是经过这一番沉重打击,佛教中依靠大量诵经、拜佛吸引信徒的流派再也无法复兴,只有"不念经,不坐禅" 的简单法门——禅宗得到了恢复,中国佛教从此走上了世俗化的道路,再未出现理论的高潮。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