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世界宗教源流史》佛教之十六:印度佛教的繁荣与转衰2

佛教之十六:印度佛教的繁荣与转衰2


(2)瑜伽行派的继续发展

瑜伽行学派创立后,由于其思想深邃,又广泛应用因明学的逻辑方法周密论证,所以影响迅速超过中观派,成为佛教中的主流。据玄奘编译的《成唯识论》记载,世亲以后有十家门徒名声显著,他们是:亲胜、火辩、护法、德慧、胜友、胜子、智月、安慧、净月、难陀。藏文资料记载有四家,他们是:安慧、陈那、德光、解脱军。这些人构成了早期瑜伽行派的骨干,从不同方向上发展了瑜伽行派的思想。其中,尤以难陀和陈那最为著名,难陀的学派坚持世亲旧说较多,所以被称为" 唯识古学" ,陈那的学派比较注重创新和发挥,所以被称为" 唯识新学"。

难陀的身世不祥,只是窥基的《成唯识论述记》中提到,他曾注释过《三十唯识颂》和《瑜伽师地论》。难陀的" 唯识古学" ,对瑜伽学派的重要发展在于,他对八识诸主体又作了进一步的分析,分成" 见分" 和" 相分" 两种,认为是主体能力" 见分" 去取认识对象" 相分" ,而" 相分" 说到底还是由" 见分" 创造的。如眼中所见的" 色" ,即是由眼识自身创造的。这样就为" 唯识无境" 说提供了更进一步的证明。由于难陀认为" 相分" 无另外的" 行相" ,并非实体,所以他的理论也叫做" 无相唯识说"。

陈那是南印度人,大约生活在公元5 世纪末和公元6 世纪上半叶。他是世亲以后瑜伽行学派较有贡献的思想家,不仅发展了唯识说,而且把因明学用于佛学理论,对印度古逻辑学也有很大提高。他认为识体的" 见分" 具有派生" 相分" ,并以" 行相" 形式反映" 相分" 的能力,所以" 相分" 也是一种实体。他的学说被称为" 有相唯识说"。另外他又提出:识体除见、相二分外,还有一种" 自证分" ,即直觉亲证作用以及由此而形成的结果,从而形成了" 三分说"。陈那的理论被称为" 唯识新说"。

陈那的弟子护法也是南印度人,在那烂陀寺出家,据说二十岁就当上了住持,可见其聪慧早成。护法在陈那" 三分说" 的基础上,又提出了" 四分说" ,他认为见、相二分只属于心体的外层关系,心体深层还有一种关系,即以" 自证分" 为对象的认识活动,称为" 证自证分" ,用以亲证" 自证分" 的功能。这样" 深化" 对人类思维结构的认识,便陷入了烦琐哲学而不可自拔,如此细分下去,还可以有" 五分说" 、" 六分说" ,以至无穷,是一种" 恶的循环"。佛教理论这样发展下去,便越来越脱离群众,成为寺院中少数贵族僧侣的玩物。护法还以坚持" 种姓不变说" 而著名。他认为作为人成佛根据的" 种子" 是稳定不变的,无论小乘种姓还是大乘种姓,是生来注定的。这种思想显然是印度种姓制度的产物,护法传给弟子戒贤,戒贤又传给了玄奘。不过这种理论在中国却没有多大市场。

公元7 世纪,戒日王执政,对于佛教给予了更大的关注,适逢玄奘取经赴印,目睹了当时的盛况。以后,印度便陷入了连年的战乱之中。

公元8 世纪波罗王朝建立,印度出现了局部的安定。佛教又获得了一段难得的发展机遇。波罗王朝的统治者嫌那烂陀寺还不够宏伟,又在恒河南岸小山上修建了超行寺。在超行寺中,已经是以密教为主了,但作为密教的理论基础,大乘瑜伽行派和中观派理论继续存在,并有局部发展。

7 世纪以后瑜伽行派的代表人物是法称和月官,不过他们的主要理论贡献都是在因明学的方面,因为唯识学当时已经烦琐得不能再烦琐了,再细加一些区分,也不过是玩些概念游戏。

(3)中观派的流衍与变化

笈多王朝和波罗王朝是印度佛教的鼎盛时期,不仅有瑜伽行派的产生,而且原有的大、小乘流派也有相应的发展。与无著大体同时的佛护,与世亲大体同时的清辩,是中观派里较为有名的思想家。佛护作《中论注》,目前有藏译本保存。他改变了龙树、提婆" 只破不立" 的传统,提出了所谓" 应战" 的方式,即" 就敌论随言出过" ,根据对手的言论推论发挥,致其荒谬,最终驳倒论敌。清辩的思想比佛护更为广阔,著作也较多。他将因明学的方法引入中观体系,用以说明自己的观点。同时他运用传统的" 二谛" 说驳斥瑜伽行派的" 三自性" 理论。他认为遍计所执和依他起是一体的东西,都是染,只有圆成实才是净。他与瑜伽行派的争论使两家在有无、净染问题上的差异明晰了起来。清辩在那烂陀寺与瑜伽行派进行了长达七年的辩论,争论是应以中观无自性理论讲中道,还是以唯识说讲中道,当时的印度无人能够裁判其是非。玄奘到了印度,作《会宗论》三千颂,调和了两家的争论。

7 世纪以后,中观派的代表人物是月称和寂天,都是南印度人。当时密教已经发达起来,使他们的思想中不得不具有相当的密教色彩。同时他们的思想对密教也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在藏密经文中,保留了他们不少著作,所以在藏传佛教中,显教理论方面,中观派的影响超过了其他各派。月称反对清辩把因明学的方法引入中观派,认为" 因明立量" 必须以概念的相对稳定为前提,这就是对" 自性" 的承认,有违龙树怀疑一切,破除一切的" 无自性" 理论。月称主张恢复传统中观理论的面貌,坚持只破不立。寂天坚持中观无自性的说学,批判瑜伽行派以" 识" 为实有的观点。总而言之,瑜伽行与中观两家之争,突出了有、无之辩。

8 世纪对大乘学说产生实际影响的人物是寂护,他是东印度人,早年在那烂陀寺出家,曾担任主讲。他远承清辩、法称的思想,以中观思想立论,但又吸取瑜伽行派的观念,明确把瑜伽行派的学说纳入中观派之中,人称" 瑜伽中观派"。这样就使大乘佛学出现了一个合流的倾向。他用" 唯识无境" 说来发挥中观派的" 无自性" 主张,因为一切唯心,所以才有诸法性空。寂护后来去西藏传法,为藏传佛教的形成做出了贡献。他又把莲花生介绍到西藏,斗败了本教巫师,确立了佛教的地位。

他的大弟子莲花戒也去了西藏,通过与禅宗的激烈辩论,把禅宗赶回了内地,使中观派理论在西藏显宗理论中占有无可比拟的地位。不过在印度,大乘佛学先是分成两家,此时再合一,从理论自身的运动轨迹看,已经达到了它的尽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