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世界宗教源流史》佛教之十六:印度佛教的繁荣与转衰1

佛教之十六:印度佛教的繁荣与转衰1

公元5 世纪正值印度的笈多王朝盛世,当时国家统一,政治相对安定,社会生产顺畅,人民生活稳定。笈多王朝本以婆罗门教为正统信仰,不过对其它宗教也采取了宽容的政策,允许多种信仰并存,自由辩论之风甚盛,为佛教在全印的普及创造了必要的条件。同时,笈多王朝的正勤日王和戒日王,对大乘高僧世亲非常礼敬,并大力支持扩建那烂陀寺,把那烂陀寺建成了全印,乃至全世界的佛教中心。

传说那烂陀寺是笈多王朝帝日王时期所建,规模宏大。《大唐西域记》载:玄奘访印时那烂陀寺有常住僧人4000人,游学人员6000人,分别属于不同的宗教流派。由于王朝政府对寺内僧人给予了优厚的待遇,使他们有条件安心治学,相互辩论切磋,推动佛学理论发展出一个极盛的局面。在那寺诸派中,以无著、世亲创立的大乘瑜伽行派最为发达,而大乘中观学派因其刺激也有了相应的发展。

(1)瑜伽行派的创立及其主要观点

大乘瑜伽行派传说由弥勒所创,留有" 弥勒五论" ,其中《瑜伽师地论》是该派的主要经典。由于佛教神灵谱系中的" 未来佛" 称弥勒,所以此" 五论" 是佛教徒自神其说,还是历史上真有一人也叫弥勒,一直存疑。

瑜伽行派的确切创始人是无著(约公元400-470 年)和世亲(约公元420 年-500年),为兄弟二人。他们出生在北天竺富娄沙富罗国的一个婆罗门家庭,同时从一切有部出家。不过他们不满足小乘佛学,经弥勒指点改信大乘,以后又创建了自己的学派。无著和世亲二人著作很多,有" 千部论主" 的美誉,目前在汉、藏文译著中,无著的著作留有三十余部,世亲的著作留有五十余部。他们的著作中最具典型意义的有:《显扬圣教论》、《顺中论》、《金刚经论》、《大乘庄严经论释》、《辨中边论释》、《金刚经论释》、《摄大乘论释》、《二十唯识论》、《三十唯识论》等等。由于该派重视宗教实践,特别是禅定,并从婆罗门教借鉴了瑜伽修习方法,故他们的学派被称为" 瑜加行派"。又由于他们宣扬" 万法唯识" 的主张,所以也称其派为" 法相唯识宗"。还因为他们对大乘空宗学说有所批评,主张阿赖耶识为" 实有" ,亦称" 大乘有宗"。佛教哲学的根本是论证"万法性空" ,但不同的流派有不同的方法。

大乘空宗从" 二谛" 说入手宣扬" 中观" 思想,让人们在" 真谛" 、" 俗谛" 之间" 不着两边" 又" 不离两边" ,从而体会" 空" 的感受。而无著等人则以为空宗的看法易于偏向" 恶趣空" ,所以他们要讲" 有" ,即人的" 识" ,称为" 唯识无境"。他们抓住了人类认识过程中主体与客体这一对矛盾,认为不是认识主体" 识" 依赖客体" 境" ,而是客体的" 境" 依赖主体的" 识"。为了树立这个唯心主义的命题,他们对人的认识能力、感觉过程、心理现象进行了细致的分析,从而创立了" 八识" 说,成为该派理论的要点。八识指: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末那识、阿赖耶识。前五识各有其感觉器官,即眼、耳、鼻、舌、身,分别来感受色、声、香、味、触五种" 幻觉"。第六识指人的正常思维,必须面对各种感觉,方能产生综合作用。第七识称末那识,起思维度量作用,"恒审思量" 连接前六识与阿赖耶识,以阿赖耶识为认识对象,有自我意识的含义。瑜伽行派认为,阿赖耶识是一切识的最终依据,是前七识活动的推动者和支配者,各种感知器官活动的结果,都含摄于阿赖耶识之中,谓之" 熏习"。无著等人将思维对感觉的统摄作用,说成是阿赖耶识对外部世界的创造作用,似乎客观世界就如此被头脑创造了出来。所以他们得出结论:" 三界唯心,万法唯识。"

瑜伽行派从" 境无识有" 的立场出发,对宇宙万有进行了考察,提出了" 三性" 说:

①" 遍计所执性":这是一种虚妄的实在,本来万物都是虚假不真的,可有的人却周遍计度,认其为实。如将一条绳子看成了蛇,是一种迷误。

②" 依他起性":遍计所执的幻相,是由"因缘" 而起,所以称为" 依他起" ,也无真实自性,只是" 识" 的流转。

③" 圆成实性":这是一种绝对实在,不依缘而起,而是依赖自身并在自身中存在,圆满真实。

人的思维如果顺着" 依他起" 去思考,便是" 遍计所执" 的虚妄,可是按照佛的指引,去除虚妄,即可实现" 圆成实性" ,也就是达到了" 真如佛性"。为了描述一个完整的宇宙图式。瑜伽行派将小乘一切有部的五位七十五法演变成五位百法。即心法8 种,指精神现象;心所法51种,指心的附属现象;色法11种,指物质现象;不相应法24种,指非精神、非物质的现象;无为法6 种,指不生不灭的超世间现象。由此构成了一幅无比烦琐的世界图象,其艰深晦涩程度超过了佛教的其它任何流派。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