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长白山森林号子是长白山区伐木人抬木时唱的一种歌,俗话叫“号子”。号子是人在抬木时自然发出的呼声,由抬木人的领头人“杠子头”(又叫号子头)来“领唱”,其余的人“接唱”(又叫接号),便于抬木行走时迈步整齐,使木头悠起来,从而平分压力,运走木头。由于森林停采保护和机械化运木使得抬木活动越来越少,长白山森林号子难以得到传承,处于濒危状态,2008年,申报为中国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录。著名文化学家冯骥才说过:“每逢年节,阖家团圆,我知道有一个人却在路上,他就是曹保明,东北的许多文化是被他抢救保护下来的。如果中国多几个曹保明,我们的文化将会保护得多好啊!”。

话说长白山丨曹保明:“森林号子是长白山的魂!”

长白山森林号子是长白山区伐木人抬木时唱的一种歌,俗话叫“号子”。号子是人在抬木时自然发出的呼声,由抬木人的领头人“杠子头”(又叫号子头)来“领唱”,其余的人“接唱”(又叫接号),便于抬木行走时迈步整齐,使木头悠起来,从而平分压力,运走木头。由于森林停采保护和机械化运木使得抬木活动越来越少,长白山森林号子难以得到传承,处于濒危状态,2008年,申报为中国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录。

话说长白山丨曹保明:“森林号子是长白山的魂!”

“哈腰的挂吧,嘿呦!撑腰的起吧,嘿呦!往前的走吧,嘿呦!前边的小心点,嘿呦……”长白山森林号子是包容文学、音乐、行为、喊唱,乃至互相说话方面的生活认同和思想表述等综合艺术成分和文化意义的作品。号子的内容包含了东北民族生存的哲理箴言、民间谚语、歇后语、民间故事、笑话和传说等,是反映长白山区人民群众生活和自然风貌的百科全书。

放下木杠休息时,年届七旬的曹先生激动地说:“抬木头、喊号子,使我心潮澎湃,森林号子把我带回到了最古老的归宿,这个归宿是文化的归宿,同时也是一个人生命的归宿。长白山文化是我心头的情怀,而这种情怀让我找到了家的感觉,50多年来我们的祖国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特别是林业,今天和工人们一起重温过去劳动的场景,让我回到了心中的家园。”

话说长白山丨曹保明:“森林号子是长白山的魂!”

号子体裁既有临时发挥、随时创作的散体,又有几天或更长时间不断使用的复合体,同时也有较长的叙事歌。号子的演唱方式虽然较固定,但唱词格律与押韵方式往往充满多样性,变化无穷。起号和接号,这是长白山森林号子的重要特色。起号人的第一句往往决定这首号子的成功与否和流传能力,这主要表现在起号人的声音和时间上。每首号子的每个号子头起号声调特别重要。号声的大小、高低、粗细、强弱都决定着其他接号人抬木劲头,步伐步态,甚至运送距离和时间的掌握,都是靠号子来控制。曹老师在老伐木工们的陪同下,自东向西,重温着长白山的森林文化,锯、斧子、爬犁、链条、抬木头的杠子等。曹先生一边走一边与老伐木工们谈论着往事。曹先生将整条路称之为“沿着故事走”,他赞叹森工文化园科学、完整的保留和记录下来了长白山的森林文化。曹先生指着一个承载着林木的红色拖拉机说道:“早期长白山人都用马爬犁,根本就没有拖拉机,这是后来林业工人才用的‘铁牛’。但不管是拖拉机还是马爬犁,都需要抬木工人把木头抬出来,只要抬木头就离不开森林号子。”正因如此,森林号子流传了千百年,是最具长白山森林文化代表性的文化。

话说长白山丨曹保明:“森林号子是长白山的魂!”

木垛、磨盘、方形大锯、维修的房间等,每走过一处,曹老师都会触景生情地介绍这些物件在当年的功能:“历史久远的科技,就是人们千百年来创造的经验,凝聚了劳动人民的智慧。”

尤其是森工文化园内抬木人的雕像,造型非常独特,将每个人的表情刻画的极其鲜明和生动,他被雕像上人们的神态等细节所吸引:“ 这些人就是当年长白山人的形象,你看他们每个人都憋足了劲,挺起的脊梁顶天立地。”站在他旁边的马汉老人补充说道:“那时候都是一家人,带着粮食和马的草料,一干就是半年,这就是长白山人最真实的写照。”在这里森林号子铭记着大森林的记忆,凝固长白山文化,这就是长白山千百年来人类采伐过程形成的精气神。


话说长白山丨曹保明:“森林号子是长白山的魂!”

号子头的起号内容使得号子丰富多彩,变化万千。从开始的“哈腰挂”到“撑腰起”、“迈开步”、“往前走”,直到他在抬木途中见景生情,见物比物的表达,不但为大家解闷,还有“指挥”上跳(上跳板)时的注意事项。到了“楞上”(木堆或车上)怎么放木,哪边先落等等,都要由他的“号子”去“指挥”。这使得号子在固定的调律下内容却是千变万化,充分体现出长白山森林号子的独特内涵。改革开放40年来,曹老师用双脚丈量这里的神山圣水,用手中的笔纸书写了100多部著作,穿越时空,记载了长白山的民俗。他说森林号子是长白山的魂。

作者:韩金祥 李少元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