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宗教源流史》佛教之八:大乘学说的兴起1

《世界宗教源流史》佛教之八:大乘学说的兴起1

佛教之八:大乘学说的兴起1

一般认为大乘学说在南亚的发展大致可以划分为三个时期:公元1-5 世纪为早期大乘,集中阐发" 假有性空" 的理论,逐步形成由龙树、提婆创立的中观学派;5-6 世纪为中期大乘,以无著、世亲创始的瑜伽行派为代表;7 世纪以后为后期大乘,此时义学衰微,密教起而代之。早期大乘学说不仅是整个大乘学说中堪称精华的部分,而且在北传佛教的形成与发展中具有至关重要的地位。

(1)走出印度与早期经典

阿育王(公元前273-前232 年)不仅将全印度统一起来建立了中央集权的大帝国,而且在宽容各教的同时特别崇信和扶植佛教,被佛教徒尊为" 法阿育王"。阿育王的在位时间与令民" 以吏为师" 的秦始皇差不多同时,而且即位之初为了统一印度,也是专横暴戾,苛政酷刑,传说曾设" 人间地狱"。但是刑罚本身却不是意识形态,法必须与一种精神或理想的道德秩序相结合,才能够在社会化的同时内在化,才能够真正地实现统一并维护统一。

阿育王是在战争挫折中意识到这一点的,公元前261 年,他在征伐羯陵迦(今奥里萨)时遇到顽强抵抗,双方死伤惨重,使他怀疑武力的效果并开始有意识运用宗教维护统治的作用,提出" 达磨的征服乃真正之征服" ," 依法胜,是最胜" ,而达磨的实质乃是" 除邪恶、多善良、发慈悲、乐施舍、重诚实、贵纯洁" 等一系列的道德规范。正是为了达到" 心治" 的目的,阿育王每年向佛教僧侣施舍大量金钱,广建佛塔,提高佛教的社会地位并促进其发展。

在阿育王时代,佛教借强大的国威沿东南与西北方向顺利传播,如今日的克什米尔、白沙瓦、斯里兰卡、海得拉巴,马来半岛、尼泊尔、乃至埃及和希腊," 王使所到之处,皆归顺王所宣示之法;王使未到之处,闻王如法之教敕及其教法,皆依法行之,可将来当行之"。约在公元前2 世纪上半叶,佛教传入有许多希腊移民和马其顿移民、有一些希腊化城市且由希腊人统治的大夏(即巴克特里亚)。然而大夏的国力强盛的状况转瞬即逝,至公元前2 世纪中叶,大夏已被大月氏取而代之;如同历史上反复出现的那样,作为征服者的大月氏被为其征服的大夏文化所征服,佛教作为大夏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自然地被大月氏继承。公元前1 世纪,大月氏人不仅已经信奉佛教,而且开始向外传教,据史载,公元前2 年大月氏王使伊存曾口授《浮屠经》给东汉的一位博士弟子。

佛教在西北方向的传播并未以大夏为终点,而是继续向西北传播,先传至安息(即帕提亚),又从安息传到康居(咸海与巴勒喀什湖之间)。安息的疆域在公元前1 世纪时西部已达小亚细亚、叙利亚和巴勒斯坦,东部已占据印度的西北部,由于缺少文献,很难描述佛教在安息究竟具有怎样的地位。

但是公元148 年游学洛阳的安世高是安息国的太子,这表明该国王室与佛教关系密切,其次,安世高在洛阳首开汉译佛经之风,其所介绍的禅慧并重的" 禅数" 之学,属于上座系说一切有部。

佛教向东南方向的传播,自阿育王时代起,就以斯里兰卡为南传佛教的" 主要基地" ,并通过海路继续向东南方向传播,远及爪哇,但速度缓慢且史料不多。上座部得到斯里兰卡国王的支持与保护具有较大势力,然而大众部的案达罗派在斯里兰卡也有一定影响,经过几百年的发展演变,斯里兰卡佛教形成了大寺、无畏山和祗陀林三大派别。

总之,从阿育王到前1 世纪,在二百余年的时间里,佛教僧侣的足迹已达到西亚、中亚、东南亚和南亚的许多地区,佛教开始成为世界性宗教。佛教与以后产生的世界宗教不同,它没有发动过宗教战争,它的传播主要靠和平的方式。它揭示人的诸种痛苦,并提出解脱的方案,容易拨动人们某些普遍存在的心绪;它提出的善恶报应,最受统治阶级的欢迎;它有很大的包容量,允许吸收各种异说,可以适应古代不同的民族和社会条件,并满足他们的原先或缺的需要。

佛教在传播过程中自然会受当地民族文化的影响而发生某种变化,在诸多变化中必须提及的是公元前1 世纪斯里兰卡的佛典流传已由口诵改为文字记载。尽管到5 世纪时才正式形成律经论三藏和藏外四部分的编纂方法,但将口头传承的佛典用僧伽罗文音译后刻写在铜片或贝叶上,确是一种创造和飞跃。

(2)大乘之兴

佛教就其早期形态而言,是主张出世的宗教;然而它的供养者、特别是它的扶持者,却是世俗人和世俗界的帝王,并借助了阿育王的政治力量才得以迅速地向恒河流域之外传播开来且与当地民族文化相结合。在这种张力中佛教必不可免地要发生分化,公元前1 世纪印度佛教进入部派时期,从上座部和大众部先后分裂出来的教派已达18部或20部;说一切有部、经量部、法藏部、化地部、饮光部主要分布在印度西北地区;正量部、犊子部、法上部、贤胄部、六城部主要分布在印度西南部和西部沿海地区;大众部、一说部、说出世部、鸡胤部(牛家部)分布在从中印度到西北印度一带;制多山部及从它分裂出来的东山部、西山部等南方大众部分布在南印度地区被统称为案达罗派;在南印度和斯里兰卡还有方等派和大空派。

各部派在教义、仪规方面的分歧很多,但根本的分歧在于保守传统祖训,还是顺时应变。有相当的僧侣" 愈益走向人世间。他们使自身的生活世俗化,并接受在俗(在家)的男女为信徒,同时积极参与或干预社会现实生活,力图使所有的人都接受他们的观点"。这种思潮从公元前1 世纪到3 世纪,在南方的案达罗王朝、北方的贵霜帝国、以及恒河平原的吠舍离等地同时涌现,说明这是社会发展作用下的一种必然趋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